半壁江山遭水淹 異像頻頻呈天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8月13日訊】新聞週刊(332)近期中國大陸災難頻頻,先是揚州地震,後北京遭遇罕見豪雨,中共首都變澤國,緊接著是雙颱風「達維蘇拉」掃蕩沿海和強颱風「海葵」的無情肆虐。災難之劇,為歷史罕見。正逢中國大陸民怨深重,中共黨內王薄事件引發骨牌效應,政權岌岌可危之際,民眾議論,也許正如中國古代所流傳的,天災預示政權已走到盡頭。

7月21日,特大雷暴雨籠罩北京,長達16個小時的降雨將北京城變成一片汪洋,許多汽車和房屋被大水淹沒,交通大面積癱瘓,暴露出北京下水道工程的劣質.北京周邊城鎮部分路段、橋樑被沖毀,房屋被淹,車輛、人、牲口被洪水沖走。民間認為死亡人數難估計。

對於曾經主辦過奧運的現代化都市北京在暴雨面前的不堪一擊,民眾的聲討在網上比比皆是。

有網民說:水淹首都事件只不過再次驗證某些事實罷了。民憤在慢慢積纍,只不過還沒到爆發的時候。我們偉大的帝都再這麼腐敗下去,離滅亡也不遠了!

據香港《爭鳴》雜誌的文章透露,在這次暴雨中,被中共中央黨、政、軍最高層佔用的中南海出現湖水倒灌,61座建築物被灌水,包括胡、溫、習的辦公室全都被水淹掉,最高水深達1.2米。

網上有文章感嘆說: 北京7.21暴雨,是大自然語言的咆哮——中央血脈極度栓塞,帝都心臟壞死!!!

《紐約時報》引用中國問題專家Sam Crane教授的話寫道:「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有『天命』的概念。而歷史上,自然災害通常被認為是皇帝已經失去統治合法性的象徵,因為一切都是由中國傳統文化中『上天』所決定的。」

繼北京水災後,素有「天下第一關」之稱的山海關也在暴雨中「淪陷」,上萬旅客被滯留山海關火車站,秦皇島市多處出現嚴重內澇和房屋、車輛被淹狀況。

隨著中共高曾3日抵達北戴河,這個海濱渡假勝地也遭受了颱風襲擊,路邊有許多松樹和柳樹被連根拔起。民眾紛紛議論這寓意中共政權也將被「連根拔起」。

雙颱風24小時內同時登陸本是歷史罕見,而8月2號和3號颱風達維和蘇拉分別在江蘇和福建沿海登陸,造成了幾千間房屋倒塌,多人死亡。然而更引人聯想的是,達維颱風造成災難最重的竟是東北的遼寧,即目前正被羈押的薄熙來當年主政之地,全省境內洪水泥石流併發,橋樑坍塌,在這個薄熙來欠下血債纍纍的地區創下近年降雨之最。

然而這場天災似乎還意猶未盡,雙颱風尚未離去,強颱風「海葵」,以16的級風力,從浙江像山縣扑上大陸,給浙江東部沿海造成超過10個小時的強風。所經之處,上海巨大廣告牌轟然倒塌,重型卡車被吹翻路邊,地鐵、高鐵停運。南京大樹被吹倒地,砸倒行人。寧波市地標建筑之一、位於姚江公園內高30米的巨型摩天輪,在強風中攔腰折斷,多個省市變成一片澤國。

橫掃上海浙江之後,海葵日夜兼程直奔安徽,劇烈狂風夾著暴雨進入安徽境內之日,恰是谷開來案9日在安徽省府合肥開庭的前夜。

連英國《金融時報》也刊登文章說,對於中共領導人來說,這場颱風似乎象徵著共產黨因為薄熙來醜聞而引發的巨大風暴。中國共產黨正面臨嚴重危機。

其實,在此之前,今年7月20日揚州發生4.9級地震,為當地70年之最,餘震高達55次。很多民眾只能在露天廣場、街頭過夜避難,人心恐慌。

驚人的巧合的是,揚州是江澤民的老家, 而「7.20」這個日子,正是13年前江澤民開始公開鎮壓法輪功的日子。冥冥之中有甚麼樣的關聯?可謂意味深長。

中國古人講「天地人」三才相應,政通人和則風調雨順,當權者殘暴無道就會天災人禍連綿不絕,民有奇冤必會天呈異像。漢代的《白虎通義》中說:「天所以有災變何?所以譴告人君,覺悟其行,慾令悔過修德,深思慮也。」大意是說:之所以有天災,是為了告誡當權者,要反省自己的行為,懺悔過錯和修補德行。」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君權是上天通過民意授予的。目前正值中共權力交接的敏感期,中國問題專家Sam Crane教授在他的博客中談到:「最終合法性是不能在秘密的交易中決定誰得到甚麼,合法性是建立在人民是如何看待政權的所作所為上的。」

新唐人記者姜禹、吳劍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