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北方香港和北方台灣在哭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9月21日訊】1860年,隨著中英簽署《中英北京條約》,英國割佔九龍半島南端;讓英國的香港殖民地管轄區又大了一些。英國看中香港這個小漁村的天然良港,引進華工,對香港進行了開發。香港逐漸興盛起來。

也是1860年,隨著中俄簽署《中俄北京條約》,俄國佔領包括海參崴在內的烏蘇里江東部領土,同時也包括庫頁島。那時候海參崴和香港一樣,都是沒有多少開發的小漁村。庫頁島也和台灣島一樣,是清朝不太重視的邊陲島嶼。庫頁島和台灣島,是當時中國最大的兩個島嶼。

俄國也看中了海參崴的天然良港,它像英國開發香港那樣,引進華工,開發海參崴。海參崴很快趕上香港,成為繁華的遠東城市。庫頁島也有了很大發展,起碼不輸1895年,被日本佔領的台灣島。和台灣島相同的是,庫頁島的南部在1905年,也由日本佔領了。

海參崴就是北方香港,庫頁島就是北方台灣。但是,卻因為俄國是一個不同於英國和日本的國家,讓北方香港和北方台灣,沒有像香港和台灣那樣回歸中國。

香港在1997年回歸中國了,那是因為英國的國力已經無法維護它們在香港的統治。台灣在1945年回歸中國了,那是因為1945年日本戰敗了。可是海參崴和庫頁島至今未回歸中國,那是因為什麼呢?

自從俄國十月革命以後,列寧為了表示反對殖民主義,同時也是為了打破干涉國對蘇俄的封鎖。曾經發表聲明,要將沙俄佔領中國的領土歸還中國。但是,當1921年以後,蘇俄紅軍在遠東節節勝利。出兵俄國遠東的日本軍,中國北洋軍,美軍和當地的白俄軍紛紛潰逃。蘇俄當然不會輕易放棄它已經控制的領土,中國因為出兵遠東,而被列寧稱為中帝。列寧和他的繼任者斯大林,當然不會把領土交給他們眼中的中帝。

當蘇俄控制俄國遠東以後,當地華工就大量逃離。一方面因為蘇俄實行的對經濟控制的政策,不利於華工在當地發展。另一方面,是蘇俄對華工的迫害。很多華工被以各種罪名迫害。不得不離開俄國遠東。

蘇俄實行的斯大林主義,讓俄國遠東的經濟長期發展緩慢。海參崴已經遠遠落後香港,庫頁島北部也落後台灣島。到1945年,蘇俄佔領庫頁島南部以後,整個庫頁島的經濟就更沒法和台灣島相比。 1949年以後,台灣島經濟發展迅速,和香港,新加坡,韓國並稱亞洲四小龍,在1988年以前,台灣由退居台灣的國蔣政權治理。在1971年以前,國蔣政權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

民主化的浪潮席捲台灣島,也很快席捲了蘇俄。蔣經國和戈爾巴喬夫決定順應民主潮流,進行改革。這樣,台灣島的國蔣時代結束,進入民主化和本土化的李陳馬時代。庫頁島和海參崴,則成為民主後的俄羅斯的一部分。那麼這個時候,香港已經在等待著1997年的回歸中國。

當主張台灣獨立的勢力在台灣興起的同時。俄國的遠東,俄國人正在大量的離開這裡,他們去了經濟條件好些的歐洲。讓俄羅斯的遠東勞動力缺乏的問題更加突出。俄國遠東政府只好引進中國資金和中國勞工。台灣島在快速去中國化的時候,海參崴和庫頁島的中國色彩卻越來越濃。

香港在1997年回歸中國了,可是北方的香港海參崴,卻依然牢固的掌握在俄羅斯的手裡。台灣島雖然沒有和中國大陸統一,但是在法理上還是中國領土,也由中國人管理。可是,北方的台灣,美麗的庫頁島,卻依舊掛著俄羅斯的三色旗。這究竟是為什麼?

有人說,因為俄羅斯國力強大,比英國難對付。我不能認同這樣的觀點。俄羅斯在向民主化過渡的時候,因為政策不當,被休克療法弄的國力大衰。尤其是經濟總量,比起中國差很多。因為缺少資金,俄羅斯的軍費支出也無法滿足需要,軍力的衰弱是必然的。此外,俄羅斯還面臨很多的問題,比如北約東擴,遠東人口空虛,日本的領土爭端,內部的寡頭腐敗。這樣的俄羅斯,只要中國下定決心,政策得當,是完全有可能收復遠東領土的。現在中俄兩國的國力差距,和1997年的中英兩國的國力差距,其實也差不多。

但是中國沒有收回北方香港海參崴和北方台灣庫頁島。不是俄羅斯太強大,而是中國人的思維上,還有「恐俄思維」和「三國思維」。認為俄羅斯太強大,尤其是軍隊太強大。認為在世界出現中美俄大三角的情勢下,較弱的兩方-中國和俄國,要聯合起來才能製衡最強的美國。就好像當年的三國時代,蜀國和吳國聯合抗衡最強的魏國一樣。其實,這些思維都是值得商榷的。

俄羅斯是很強大,但是它絕對無法像冷戰時期的蘇俄那麼強大。中國人曾經把蘇俄稱為老大哥,內心存在「恐俄思維」。這是一種過時的思維。俄羅斯不是蘇俄,中國也不再是落後的中國。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當時蘇俄那麼強大,中國還敢和它鬥一鬥。領導人還敢提出「北極熊佔了我們太多領土」「九個不平等條約無效論」,那麼今天,中國強大了,俄國衰落了,怎麼反倒不提了?

至於兩弱抗一強的「三國思維」也是不對的。並不是最強的國家就是中國最大的敵人。美國最強,但是美國沒有佔領中國的海參崴和庫頁島。我們抗衡它幹什麼呢?由美國來製衡壓制俄羅斯,不是有利於中國收復失地嗎?當年,諸葛亮明知道關羽會在華容道上放掉曹操,還故意賣個人情給關羽,就是想留著曹操的力量壓制吳國。有「三國思維」的人,不要片面理解抗衡的意思。

至於說,靠默默無聞的對俄國遠東進行人口和經濟的滲透,在當地培養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勢力,促成俄國遠東成為親中的獨立政治實體。這是根本不可能的,原因很簡單。俄羅斯人不是傻瓜,他們對華商和華工的限制和打壓就是例子。

當我們為南海那些小島憤怒抗議的時候,當我們為釣魚島那巴掌大的領土和日本猛掐的時候。我們如何解釋我們對俄佔地的不聞不問?貝加爾湖以東地區一二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難道比不上那些沒有淡水的小小島嶼重要?

海參崴哭著說:「我是北方香港,我完全有潛力發展的像香港那樣繁華,難道我真的不如黃岩島?以致於祖國對我不聞不問?」

庫頁島哭著說:「我是北方台灣,我雖然不一定比得上台灣的繁華,但是我可是日本頭上的一把劍。難道我還不如釣魚島?祖國難道把我完全忘記了?或者就因為佔領我的是俄羅斯?」

整個貝東地區哭了:「我有最大最深的淡水湖,有黑龍江和烏蘇里江通向大海,有森林和石油資源,又坐在日本頭上。祖國啊,難道我真的不如那些小小海島更讓你牽掛?」

我哭了,因為我實在無法向弟弟講清楚這樣一個事情:為什麼中國人那麼在乎幾個小小的海島,卻對貝東地區一二百萬平方公里的錦繡河山不聞不問?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