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罪名留伏筆 胡溫引而不發有玄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9月29日訊】(新唐人記者王海天綜合報導)中共官媒新華社28日發布《關於薄熙來嚴重違紀案的審查報告》通稿后,在各界引發巨大反響,外界觀察家注意到,在《通稿》羅列薄熙來的諸多罪名中,明顯涉及不同的第三方人員,而《通稿》用詞行文亦埋有微妙伏筆。有評論指,薄熙來的罪行顯然遠不止公布的這部分,胡溫之所以點到即止引而不發,意在敲山震虎,或為日後全面清算做鋪墊。

新華社《通稿》埋伏筆 薄瓜瓜或涉案

據新華社《通稿》稱,薄熙來在擔任大連市、遼寧省、商務部領導職務和中央政治局委員兼重慶市委書記期間,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在王立軍事件和薄谷開來故意殺人案件中濫用職權,犯有嚴重錯誤、負有重大責任;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賄賂;利用職權、薄谷開來利用薄熙來的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利,其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財物;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違反組織人事紀律,用人失察失誤,造成嚴重後果。此外,調查中還發現了薄熙來其他涉嫌犯罪問題線索。

觀察家注意到,新華社《通稿》使用了罕見的嚴厲語氣對薄熙來定性為:「造成了嚴重後果,極大損害了黨和國家聲譽,在國內外產生了非常惡劣的影響,給黨和人民的事業造成了重大損失。」

分析說,在薄熙來公布的罪名中,明顯埋有重要伏筆,未來將會有更多重量級人員被牽扯出來,甚至包括薄熙來之子薄瓜瓜。

《法廣》引述前述資深黨內專家的評論稱,薄熙來案的複雜性、嚴重性超過陳希同與陳良宇案,經濟犯罪涉及面將很廣,所以薄熙來經濟犯罪一旦曝光,將「涉及到別的人」。

媒體人石扉客亦發表評論指,《通稿》中已經確定的「徇私枉法」、「濫用職權」罪名,在薄谷開來及王立軍案中其實已有體現。但在「貪賄」罪名中,埋有微妙伏筆。

分析說,「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賄賂」這一句無疑是指控薄熙來本人,隨後「利用職權、薄谷開來利用薄熙來的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利,其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財物」以分號隔離,顯示薄熙來及薄谷開來利用職務為他人謀利的背後,還有「其家人」收受巨額財物,顯然,這裏不用「賄賂」而改用「巨額財物」只能是針對非國家公務員身份的薄熙來之子——薄瓜瓜。

這部分《通稿》已經清楚的埋下一個伏筆:薄熙來夫婦為他人謀利使薄瓜瓜獲得了巨大經濟利益,那麼,這個「他人」是誰?「謀利」的具體內涵是什麼?

海外獨立評論人鄭經緯表示,此前曾有外媒廣泛報道大連屍體工廠與薄谷開來及海伍德均有牽連。如果海伍德是「他人」之一,「謀利」就很難與「活摘」、「販賣屍體」脫鉤,如是,不但薄氏夫婦,連薄瓜瓜亦有可能捲入駭人聽聞的「活摘」罪行。

胡溫留薄餘罪意在敲山震虎

《通稿》還特意說明:「調查中還發現了薄熙來其他涉嫌犯罪問題線索。」這顯然又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伏筆。鄭經緯對此分析說,經歷反覆審查后才公布的《通稿》特意給薄案留這樣一個懸念,必有深意。胡溫可能藉此對江系挺薄餘孽予以「敲山震虎」式的警告,以避免十八大召開前及召開過程中再現大的干擾與衝擊,此其一。

他表示,其二,胡溫很可能藉此將薄案分為兩步走,胡溫首先處置薄熙來為十八大及新班子順利接班掃清主要障礙,下一步清洗捲入「政變奪權計劃」的薄周餘黨由習李接手。這對習近平而言有好處,即通過隱性清洗展示必要的強硬有助於樹立新班子權威、鞏固新班子的穩定運作與政令實施;同時,也可以藉此含蓄卸下部分歷史包袱,避免官場過度震蕩,達到「打了老鼠但不傷花瓶」的效果。

鄭經緯指出,事實上網路已經有跡象將矛頭指向薄熙來的身後。《通稿》將「用人失察」作為主要罪名列入,已有醉翁之意。網路大量評論均表示,王立軍犯法是薄熙來「用人不察」,薄熙來犯法,那些支持、重用他的是否更加「用人不察」?其矛頭直指周永康已是不言自明。

此外,網路亦有爆料稱,被薄熙來一手扶持起來的億萬富翁富彥斌,其背後老闆李長吉即是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兄長,這也是薄熙來出事後,李長春保薄的主要原因。

分析最後說,無論這些「謠言」最終是否會再度被證明為「遙遙領先的預言」,《通稿》預留的伏筆已經事實上將挺薄血債派進行了隱性捆綁,十八大期間,恐難免還将有一番生死惡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