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觀察:人民戰爭汪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03日訊】 (美国之音電)從今年2月以來,一波接一波、一波更比一波刺激的中國政壇醜聞,讓中國和全世界的看客看得著迷。

從今年2月以來到現在的中國醜聞劇的大致情節是:中國執政黨共產黨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和他手下的干將、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及其手下的政府官員,協助和包庇薄的妻子谷開來謀殺一位英國商人,然後薄、王反目,王立軍逃奔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導致薄家醜聞暴露,中共不得不進行對中共政權代價高昂的處理。

*中國歷史大戲*

然而,一百年、二百年過後,對研究中國歷史的人來說,薄熙來,谷開來,王立軍,尼爾•海伍德大概都只是歷史的腳注,真正的中國歷史大戲不是他們,而是中國的網民跟竭力控制輿論的中共政權進行的話語權爭奪戰。

簡單地說,中國的網民正在對中共政權進行一場爭奪話語權的“人民戰爭”。在全世界、全中國的眾目睽睽之下,中國網民或者齊心協力,或者各自為戰,他們對中共當權者萬炮齊轟,萬箭齊放,持續不斷地對中共政權發動強力攻擊。

至少目前看來,面對千百萬網民持續不斷的摧枯拉朽的攻擊,中共束手無策。用中共已故的領導人毛澤東的話說,中共已經“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對這個問題,中共顯然非常清楚,但卻無能為力。

*中共處於困境*

在今天的中國,可以說提起任何一個話題,都可以成為網民攻擊中共政權的一個由頭,一發炮彈,一個跳板,一座掩體,一個出氣口。與此同時,中共政權的應對選擇十分有限。就目前來看,中共應對網民攻擊的選擇大致有四個:

1)僱佣大批所謂的“五毛黨”,即領取中國政府或中共津貼的人以普通網民的身份在互聯網上為當局說話(但這種策略成效有限,因為“五毛黨”工作積極性和創造性普遍不高,而且很容易識別﹔另外“五毛黨”的人數就算是成千上萬,跟上千萬、上億的網民相比也只能是小巫見大巫)﹔

2)責令互聯網公司僱用大批的人刪除政府所不喜歡的網絡言論(但這種策略也成效有限,因為A,政府不喜歡的帖子太多,刪不過來﹔B,話題在不斷變化,中共及其政府下達的刪貼指令不能及時更新變化,等到中共宣傳部門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再下令刪貼的時候,話語權已經被網民佔據,議題已經被網民設置)﹔

3)政府官媒甚至政府也上網,力爭網絡話語權,力爭引導網絡輿論(但這種策略也成效有限,因為政府和中共的官僚性質和不得民心,話怎麼說都讓網民覺得不順耳,覺得氣不打一處來﹔更何況官話總是難以擺脫面目可憎的官腔)﹔

4)動用核武器級別的強力措施,利用禁忌詞黑名單和搜索禁忌詞黑名單徹底封殺一個話題(這種策略雖然比較有效,但對中共的代價也非常巨大,這種局面對中共構成了相當的限制﹔例如,在這種核武器級別的封殺措施之下,中共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一度也成為搜索禁忌詞,不能在互聯網微博上搜索﹔另外,中國網民利用同音詞、迂迴說法避開中共宣傳部門的言論壁壘,也使這種策略的成效大打折扣)

*萬炮齊轟,萬箭齊放*

有關薄熙來事件的網民言論,可以說是中國網民針對中共政權展開人民戰爭的一個典型的例子。

在上星期五中共宣佈將薄熙來開除出中共、開除公職法辦之前,“薄熙來”是中國微博上的一個禁忌詞。中國官方的新華社發佈薄熙來被“雙開”的消息,薄熙來的名字隨即在微博上解禁。中國網民的評論立即如山洪暴發,滾滾而下。

幾乎所有的網民言論,都是向中共合法性射出的利箭,扔出的手榴彈。中共官方媒體試圖也通過互聯網微博引導輿論。但官媒的言論只是成為網民的笑柄、笑料、插科打諢的佐料,只是給網民攻擊中共政權提供了更多的靶子和炮彈。

以下是一些從中國用戶最多的新浪微博上摘選的例子:

“放開那個叔叔啊:轉:薄熙來的罪狀中,其中有一條是他‘用人失察’。 這個罪狀頗有諷刺意味。是的,薄熙來重用王立軍確實是‘用人失察’,但是誰那麼多年來一直在重用薄熙來呢? 那個制度本身是不是就偏愛‘用人失察’?”

“likepc:對薄熙來,應該有一個公開公正的審判,只有這樣,才可以有助於揭露重慶的黑幕,釐清重慶唱紅打黑幕後的種種不法行為。薄熙來一路走來,傷害的不僅僅是黨內的利益,而是無辜的民眾和企業家。對他的處理,不應僅僅是黨內的遊戲。”

“易紹華博士:【反腐拿下薄熙來,必須在政治上斬草除根】高級官員對海外媒體透露,薄熙來在重慶‘黑打’認定了680多個‘黑社會組織’,其中多是合法民營企業家,從中強行沒收了1,700多億的資產,變賣後作為政治活動經費以及供個人揮霍。政治活動包括竊聽、收買海內外媒體、運作和上層的關係”

“鳳鳴荊楚2008:薄熙來先生,4年多時間,把國資從1600億增加到了1萬多億,那些試圖全盤私有化的能幹嗎,央企搞到自己家裏多好啊,我數著衛星玩,他數著電力玩,這個玩石油,那個玩安檢設備,有人民甚麼事。”

(註:為薄熙來辯護的“鳳鳴荊楚2008”在這裡所說的大規模、超大規模營私舞弊的中共高官及其家屬,“我數著衛星玩”顯然是指中國總理溫家寶的兒子、中國衛星通信集團公司董事長溫雲松﹔“他數著電力玩”顯然是指中國前總理李鵬的女兒、中國電力國際發展公司首席執行官李小琳﹔“這個玩石油”顯然是指控制著中國石油能源行業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及兒子周斌﹔“那個玩安檢設備”顯然指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兒子、安檢設備製造公司威視公司總裁胡海峰。)

“紫金梧桐:【楊金德講述刑訊逼供視頻】已癱瘓一年的罪犯楊金德躺在看守所,講述自己被警方刑訊逼供致殘的經過:毆打、罰跪、灌辣椒水、針扎、坐火箭(把啤酒瓶塞進肛門雙腳需騰空)等。‘我怕被狗吃了,還沒人來給我收屍!’楊金德說,大小便失禁,生不如死” “博聯社馬曉霖: 關注薄熙來案件走向和命運的人士們,是否更應該關心這些草民。他真的有可能成為我們。”

非常有趣的是,在眾多關於薄熙來的新浪微博中,還可以看到這樣的一則微博:

“老於1966:《經濟學人》:‘在薄熙來的同仁當中,其他人也做了一樣的事情。但其他人沒有對現有的權力秩序構成挑戰,而薄熙來咄咄逼人的謀求晉升的努力看來卻像是挑戰。假如他在重慶任職期間少出些風頭,他就有可能不會受到密切注意,從而可以安然退休。但薄熙來不想悄悄退場。到頭來他真的是沒悄悄退場。’”

應當說明的是,這段來自英文的《經濟學人》雜誌文筆優美的新聞報導文字,其翻譯來自美國之音的新聞10月1日的報導。

*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

在互聯網世界、在微博世界、中共政權無疑已經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共的話語已經被網民的話語淹沒。這一點中共已經承認。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社社長張研農說,“聽過年輕人的調侃:看半天微博,要看七天(中國官方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才能治癒。”

張研農是在今年4月做出上述表示的。自那時以來,他認為看半天微薄的年輕人需要看幾天的新聞聯播才能治癒,是需要10天?還是4天?這是一個有趣問題,顯然也是張研農不能、不願、或不敢回答的問題。

但是,中共的宣傳機關已經在無意間對外界明確透露出,身處人民戰爭汪洋大海之中的恐懼心理。在中共緊鑼密鼓地準備召開十八大之際,中國官方權威通訊社發出報導,題目是:

“太原警種聯動    打響十八大保衛戰”

在中共執政的中國,中共召開黨代會,居然需要出動各種警察打一場“保衛戰”。中國國內外許多評論人士嘲笑說,中國官方通訊機構新華網播發這種口號、這種新聞報導十分滑稽,顯示了中共與人民為敵,而且是自認為已經處於人民的非常有威脅的包圍之中。

中國官方迄今為止沒有對中國海內外的這種嘲笑作出任何回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