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中國建設狂潮藏危險 武漢市長“滿城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3日訊】日前,《紐約時報》中文網發文,以武漢為例透析了中國大陸近幾年來,以政府基礎設施建設和房地產行業投入,來做為刺激中國經濟增長的最主要動力的“建設狂潮”背後隱藏的巨大危險,並表示,以及由此而帶來的結果是:“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比外界看到的更混亂,經濟也更脆弱。”

“滿城挖”的武漢被瑞信投資銀行列為中國境內投資禁地之一

《紐約時報》中文網 10月2日報導表示,中國大陸中部城市武漢正計劃新建一整套全程長約225公里定地鐵系統,和兩座新航站樓、一個新金融區、一個文化區、以及一條濱河步行街,據稱該步行街裏的一座辦公樓將“比帝國大廈還要高一半”。而這些市政工程總造價1200億美元。

目前,武漢全城已進入建設狂潮中,雖然一隊隊灑水車不斷給街道灑水,但全城依然塵霧彌漫。於是新近晉升為市委書記的武漢市長被人們稱為“滿城挖”。

報導表示,過去幾年中,城市發展已經使得政府基礎設施建設和房地產行業投入超過對外貿易,成為刺激中國經濟增長的最主要動力。但是,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這些建設狂潮可能會損害中國經濟的長期繁榮。當地政府為建設這些項目大舉借貸,還通過巧妙地做賬來掩蓋借貸的實際數目。

報導分析了武漢的資金狀況表示,武漢從國有銀行貸的款已經高達幾百億美元。而這些貸款的借款方大都是市政府下設的特殊投資公司,因而這些實體公司的債務從不會顯示在武漢市政府的財政收支平衡表上。

這裏就埋下了一種巨大危險:很多貸款的質押品都是價格虛高的當地土地,而如果中國房地產泡沫破裂,地價將面臨崩潰,也就意味著那些貸款很可能都成為“呆賬”、“壞賬”。

據悉,為了減少地方城市債務,中共中央政府早已禁止地方政府通過發行債券來給政府工程融資,甚至還嚴格限制國有銀行貸款給地方政府。然而,不少地方政府仍然通過建立賬外投資公司來繞過中央政府的規定,就象武漢所做的那樣。

紐約研究機構真實資金分析(Real Capital Analytics)的資料顯示,儘管武漢在過去五年中賣出了價值約250億美元的土地,該市在支付項目資金時仍有困難。市政府官員已經宣佈大幅上漲過橋費。面對中央政府減少債務的要求,武漢承諾今年向國家支持的借款者償還23億美元的貸款。

目前還不清楚,武漢的還債手段是借入更多的錢,還是繼續出售土地或其他資產。但舊債未還又添新債的做法在中國地方城市中並不罕見。比如2009年,武漢的大型投資公司,城市建設投資開發有限公司從投資人手中借貸2.3億美元,其中有將近三分之一就是用於償還部分銀行貸款。

儘管一些分析人士預測,武漢的房價即將崩潰,但該市領導的主要希望仍然是房地產價格居高不下。

今年,瑞信(bank Credit Suisse)投資銀行發佈的一項報告更直接將武漢列為中國境內“應避免涉足的十大城市之一”,報告稱該市的住房存量過多,需要八年時間才能將已建成的住宅樓售完,更不要說還有數以十萬計的在建住房。

《紐約時報》表示,中國經濟發展機制是由政治來驅動的。簡單來說,中國地方政府官員要通過短期內的經濟增長來保住職務並獲得晉升機會。

“毫無疑問,今年剛剛從該市市長的位置上晉升為該市市委書記的阮成發,就從‘滿城挖’的名聲當中收穫了政治上的好處。”報導說,“批評並沒有嚇退武漢市委書記阮成發,他發誓將繼續挖下去。他在2月份的發言中稱,如果不加快速度搞建設,武漢的很多問題都解決不了。”

中共政府債臺高築

中共的地方政府早已債臺高築,盡管國家審計署就地方政府借貸行為帶來的危險發出了警告,但北京辦公室發佈報告稱,國家審計署可能還是低估了地方政府貸款對中國各家銀行造成的實際風險。

瑞銀(UBS)投資銀行的最新報告預測,未來幾年內,地方政府的投資公司可能會產生高達4600億美元的壞賬。這占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1%,比美國7000億美元問題資產救助計畫所占的比例要大得多。

哈佛經濟學教授肯尼斯•羅格夫(Kenneth Rogoff)預測,十年之內,中國高漲的房地產泡沫以及堆積的債務就會引起亞洲的地區性衰退,使全世界的增長受到限制。

根據北京的估計資料,去年全國地方政府的債務為2.2萬億美元,數量驚人,相當於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地方政府壞賬造成的衝擊可能會給中央政府帶來巨大負債,而中央政府自己還背負著大約2萬億美元的債務。

美國西北大學研究中國城市債務的政治經濟學教授史宗翰(Victor Shih)認為,北京可能低估了地方城市的負債情況。他稱,2011年初期又有了很多新的貸款,有一些數字還逃過了政府審計,即使這樣,中國地方政府的負債總額仍然更接近于3萬億美元。“大多數借貸的政府企業連利息都還不上”史宗翰教授稱。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