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檔案】劉少奇之女「叛逃緬甸」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4日訊】劉濤劉少奇與第四位妻子王前之女。「文革」中,在江青的威逼誘迫下,她和弟弟劉丁一起寫了一份揭露父親的大字報。這份大字報為中共批判劉少奇提供了一重型炮彈,至少在心靈上給了劉少奇和王光美沉重一擊。1976年「天安門事件」之後,劉濤和家人從雲南瑞麗江界河「叛逃」緬甸。下面是大陸網上文章揭開了劉少奇之女劉濤「叛逃緬甸」的內幕。

1976年夏天,雲南瑞麗江界河的頓洪傣寨,民兵連長給大夥說允當橋頭賀派寨的樹林邊,有幾個躲太陽的外地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戴著太陽鏡,頂著遮陽帽,還有幾個箱子,幾把雨傘,看樣子可能是地質隊的。

晚上快九點了,民兵岩瑞進來向民兵連長報告:「天黑了,樹林邊那幾個地質隊的人也沒有走,不知是什麼原因,問他們,他們說等一個領導,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喲!」

後來岩瑞去了半個多小時,又和兩個女民兵一起回來了,報告說:「那些地質隊員不在了,只剩下幾張墊坐的廢報紙在地上。」

第二天東方剛剛破曉,幾個女民兵在竹樓下大喊:「連長,不好了,有幾個人在江中拚命往對面的木姐方向游去!」連長馬上命令:「駕船捉拿!」

木姐是離瑞麗最近的緬甸邊境城市,從頓洪過江後,不到一公里,枯水季節有人從這裏涉江越境,但正是風大浪急的雨季,選擇這個時候越境那真是不要命了!

後來這幾人被民兵抓住。船靠岸後,寨子的傣族老百姓都圍過來了,看到還有苗條漂亮的女孩,她們有的竟然流出了同情的眼淚。

該連長大聲地質問:「你們是幹什麼的?為什麼要跑外國?」但越境者閉口不答,只是望著滾滾下瀉的江水在流淚。

最後越境者被送到了當地公安局。當晚12點多鍾,公安局問在當地做採訪的瑞麗縣委宣傳部文化幹事劉鴻渝,說,「你是在參加過「文革」的大學生,有一個叫劉濤,很大的架子,要找華部長,不知什麼人?」

劉鴻渝有點吃驚了聯想,是不是劉少奇的女兒劉濤呀,她和自己的年齡差不多,清華大學畢業,「文革」中她和弟弟劉丁一起寫了一張自己父親劉少奇的大字報,鬧得四處風雲,後來聽說是江青逼他們寫的,但一直未聽到她的消息。

「肯定是她,只有她才敢說要找華部長。」想到這裏,劉鴻渝立刻驚恐地說了:「那一定是劉少奇的女兒,你回去告訴預審股的,肯定不會錯。」

瑞縣公安局立即把這些情況向上級公安部門作了報告,公安部明確指示:對作案人要嚴加看守,不準再審問,保證安全,明天之內把作案人送回北京。

劉濤他們一共有五個人,三男兩女,後來才聽說,被水沖走的是劉濤的公公婆婆,一個是她的丈夫,另一個她丈夫的妹妹。

第二天中午1:30分,劉濤5人被送臵保山飛機場,那裡已有飛機在等候,還站著幾個公安站崗。

偷越國境 判刑兩年

瑞麗公安局後來抓住盈江縣一名姓黃的女人,她承認了劉濤一事和她有關。

原來,劉濤的丈夫通過一位北京知青和盈江蛇頭聯繫,他們原定在和一個從緬甸來的男子接頭,晚上在華僑旅舍住一晚,第二天就專門送他們從沒有崗哨的田間小路出境。

但是,這個接頭男子未按時來,他們在樹林邊,被民兵問過幾次,因害怕就躲進了密林深處;後來男子來了不見人就離去了。劉濤他們在林中被雨水淋了一夜,怕再不走,會被民兵抓走,又誤認為中緬國境線在這裏只有瑞麗江,所以心一橫,就跳下水越境。

後來才知道,落後的緬甸並不是劉濤他們的目的地,他們想要以此為跳板到美國或其他發達國家去。

劉濤當「叛國犯」內幕

劉濤,1944年出生延安,1967年清華大學自動控制系畢業,一個中共國家主席的女兒,水淋淋地被當「叛國犯」從界河中抓起來,這本身就是一個「謎」。

前中共主席劉少奇曾和毛澤東親密無間,然而因為「大躍進」問題,毛劉兩人開始出現分歧,後劉少奇被毛澤東一手整死。經歷了抄家、軟禁、批鬥等,劉少奇在1969年11月12日淩晨6時45分被整死去,死時衣不遮體。

根據劉濤生母王前的口述,1976年清明節期間,參加紀念周恩來活動的人都成了反革命,鄧小平又重新被打倒,劉濤這個所謂「最大走資派」的女兒,「文化大革命」中參加造反運動,在江青的威逼下,文革中劉濤和弟弟劉丁一起寫了一份所謂「揭露」父親劉少奇的大字報。

1968年,劉濤被以「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身份,分配到北京鐵道分局承德車輛段當工人,1976年天安門事件之後,劉濤被誣陷為天安門事件直接參與者,受到追捕,於是,劉濤的丈夫就想到去雲南瑞麗縣越境。

1976年夏天,劉濤被押回北京,在監獄關押2年,1978年,以「偷越國境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1985年公安部聲稱,劉濤在「文革」中,因受到四人幫的迫害,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出走的。因此,原錯定劉濤犯有「偷越國境罪」,予以徹底平反,消除影響,恢複名譽。

1998年,劉少奇百年誕辰紀念會舉行,劉濤又重新回到了大家庭中,年邁的王光美接受了她的加入。

1990年,劉濤在北京鐵道分局北京車輛段退休,現在在北京。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