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書】延安日記(135)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3日訊】【編者的話】延安日記》作者彼得•巴菲諾維奇•弗拉基米洛夫,蘇聯人,1942年至1945年,以共產國際駐延安聯絡員兼塔斯社記者身分,在延安工作。作者以日記形式,根據他的觀點,記述了延安的政治、經濟與文化等各方面的問題。全書以抗日戰爭時期中共與蘇共的關系為背景,記述了中共的整風運動、中共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對中共與當時駐延安的美國軍事觀察組織的接觸以及中共與國民黨的關系等問題,均有評述。

延安日記

1945年1月18日(2)

毛澤東寫道,中共領導已決定派遣工會代表團參加將於英國首都召開的世界大會。

工會的全部會員人數達80萬人。共產黨領導希望派遣一個全權代表團到倫敦去。

電報下面簽了個中國字—“毛”。

我認真核對數字和檢查這份致莫斯科的電報的電文之後,深信這是蓄意提供的錯誤消息,是過去幾年內發出的許多類似的電報之一。

我在中共中央主席的電報後面附上了我的意見。我告訴莫斯科,這只是一份表明毛要迷惑聯共領導人的文件而已。

毛澤東並不指望聽取聯共領導的意見。他對此是沒有什麼興趣的,因為他長期從事的,是同進步的世界工聯的綱領不協調的活動。

中共中央主席這次想利用工會大會來達到同抗日鬥爭的利益背道而馳的、國內政策的目標。

中共中央主席一方面這麼幹,另一方面卻又強調,他是在為爭取全民族各種力量的團結而鬥爭。實際上,他是在為分裂國家、引起權力危機賣力。至於把日本侵略者趕出中國的事,他希望由外國軍隊(蘇軍和美軍)去完成。

工會組織的人數是任意確定的。這份電報由政治局委員周恩來起草。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這是他奮鬥幾個通宵的成果。周恩來是大多數對外政策文件的作者。他無保留地支持中共中央主席欺騙莫斯科的方針。

博古告訴我,在電報中加上要派特別信使去印度,打電報給倫敦世界工聯大會組織委員會的,是周恩來。但是,誰都不打算派出這樣一位信使—這是中共領導集體編造的謊言。他們通過了一項秘密決議,將派遣一名代表帶上極為詳細的(不只是關於解放區工會活動的)文件去參加大會。這些文件會在中國挑起新的政治糾紛,又一次動搖事實上已經不穩定的政局,而他們主要的目的,是想通過發表這些文件,迫使蔣介石對將來喪失更多的地盤無可奈何。

顯然,蔣介石是不會同意這樣“團結一致”來抵抗侵略的。因此,倫敦大會將是對抗日統一戰線的又一次打擊。而這一骯髒的賭博,還正是在日軍長驅直入的時候進行的。

周還說,如果代表團(或代表)不能去倫敦的話,就需要採取一切辦法讓康的特務系統保證把文件轉到倫敦去。

毛澤東命令,有關解放區工會的特別政治報告的一切情況,都要讓大會知道。

毛給我電報要我發往莫斯科的日期,同就這個問題作出一系列決議的日期差好幾天。這又一次表明我是對的。這兒對莫斯科的意見都沒興趣。

1945年1月19日

我感到毛對我頗為不滿。這自然是康生攛掇的結果。葉劍英私下表示情報局頭子在對他施加壓力。儘管如此,葉劍英是堅定的。另外,他顯然也很滿意。自從整風進入高潮以來,他同康的關係,說得婉轉點,一直是冷淡的,不過保持禮貌而已。報復的時候到了。葉劍英巧妙地折磨康。康想恢復舊日關係,但枉費心機,這使得葉劍英很高興。真的,僅僅在一年半到兩年之間,這個情報局頭子還在嘲弄著每一個人,並對人執“法”呢。(待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