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欣賞】唐詩《宴梅道士山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3日訊】

宴梅道士山房

孟浩然

林臥愁春盡,搴帷覽物華。
忽逢青鳥使,邀入赤松家。
金灶初開火,仙桃正發花。
童顏若可駐,何惜醉流霞。

【作者簡介】

孟浩然,唐代詩人。本名不詳(一說名浩),字浩然,世稱「孟襄陽」,與另一位山水田園詩人王維合稱為"王孟"。以寫田園山水詩為主。因他未曾入仕,又稱之 為孟山人。襄陽南門外背山臨江之澗南園有他的故居。曾隱居鹿門山。

【字句淺釋】

題解:按詩題一作「清明日宴梅道士山房」。這是一首寫清明日應道士之邀而赴宴的詩。篇中以「愁」字作來龍,以「宴」字作結穴,深得前後相應之妙,處處都在關照道士。孟詩不事雕飾,清淡簡樸,感受親切真實,生活氣息濃厚,富有超妙自得之趣。淡而有味,渾然一體,韻致飄逸,頗具修佛向道之歸隱情趣。

山房:道士的房舍。林臥;高臥林下。搴:揭。帷:簾帳。物華:美好的景物。青鳥:神話中鳥名,西王母使者。這裡指梅道士的使者。赤松:赤松子,傳說中的仙人。這裡指梅道士。金灶:道家煉丹的爐灶。流霞:仙酒名。

【全詩串講】

正當我林泉高臥,愁春將盡而風光不再,因此揭開簾幕,信步窗外,飽覽暮春美景。

想不到竟然有幸遇上青鳥使者,相邀至神境仙家歡快宴飲。

煉丹的爐灶,剛燃起了熊熊烈火,那仙桃樹上,正開滿了灼灼繁花。

倘若仙家之術真能返老還童、朱顏永駐,那就不惜一醉,暢飲流霞仙酒,即使不具回春之效,可也臉色紅潤,乍看有如童顏啊!

【言外之意】

孟浩然的詩,「語淡而味終不薄」。也就是說,讀孟詩,應該透過它淡淡的外表,去體會內在的韻味。全詩從第三句開始,就展現出修道人不同的起居作息與特殊境界,引人入勝,也想一嘗流霞與歸隱生活!

文章來源:《正見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