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報章大報“莫言”令人浮想聯翩(組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3日訊】(新唐人記者何雅婷綜合報導)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於北京時間10月11日19時揭曉,中國作家莫言獲獎。海內外輿論界立刻炸了鍋,有人由此對諾貝爾文學獎此表示失望,給予抨擊,而莫言卻立刻得到了中共官方的高調贊許與祝賀,眾多大陸媒體蜂擁而上,從各自的角度和立場來報導這個消息,手法可謂五花八門,令人浮想聯翩,甚至有的版面設計被認為“獨具匠心”,蘊含“言外之意”。

大陸媒體報“莫言”獲獎 版面五花八門

大陸媒體10月12日在其頭版報道莫言獲得諾獎的消息,標題各有心思,部分令人浮想聯翩。

【傳媒老王】在其微博中匯總了眾多大陸媒體報導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版面,可謂五花八門。

最有弦外之音的是《瀟湘晨報》的“中國莫言”,而最獨特最引人注目的當推河南《大河報》的頭版設計:《莫言空前 莫言絕後》

港媒《蘋果日報》評論《大河報》的這個設計稱:“莫言絕後?好毒的標題!”認為這個版面設計把原本表達“來者可期”的意思,“變成了對莫言惡毒的詛咒!”

而最具鬧劇色彩的是著名的中共官媒《參考消息》網站,竟然一度把莫言獲得的“文學獎”寫成了“諾貝爾和平獎”, 約30分鐘後改網站才糾正了這個很容易引起人們政治聯想的錯誤。

眾說紛紜評莫言獲獎

莫言獲獎的消息公佈後,中共官方立刻高調對莫言表示祝賀,而在海內外輿論界卻引起了巨大的爭論,批評者與支持者各抒己見,一時間熱鬧非凡。

支持者認為,莫言獲獎實至名歸,是對中國文學,尤其是莫言代表的鄉土和地域文學的崇高肯定;但莫言獲獎也引起一些爭議與批評,尤其是在異議作家和異議人士中間,很多人認為莫言沒有資格代表中國當代文學的最高成就。

首先是海內外反對中共獨裁的眾多異見人士對此表示不滿,普遍認為莫言只是一個善於打“擦邊球”的圓滑世故的作家,他的作品達不到獲諾貝爾文學獎的高度。

藝術家艾未未表示,諾貝爾文學獎今年的評選標準不如從前,這樣的評選結果是對人性與文學的侮辱,是諾獎委員會的恥辱。

流亡美國的民主運動人士魏京生則對外媒表示,莫言是有文學才華的作家,但他的一些做法令人懷疑,譬如應中共要求手抄毛澤東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魏京生認為,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委們選擇莫言,是因為這樣做“更容易得到共產黨政權的容忍”。

莫言得獎後,他去年11月在微博發布的「贈重慶文友」打油詩在網上走紅﹕「唱紅打黑聲勢隆,舉國翹首望重慶。白蛛吐絲真網蟲,黑馬竄稀假憤青。為文蔑視左右黨,當官珍惜前後名。中流砥柱君子格,丹崖如火照嘉陵。」有網民指莫言歌頌薄熙來,令人惡心。甚至有人因此大罵莫言是個“變色龍”。

網友【333】指責說:一個不敢直起腰的人,不敢為人民說話的人,也能獲獎,說明哪些評委,那個獎不值錢。在一個獨裁的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家,你懦弱可以避開政治敏感話題。但你的人格不配獲獎。文學的中心是人,政治與人無關嗎?說文學是文學,政治是政治,那是放屁,那是腦殘。

網友【bestest】表示: 一個拿女人器官吸引眼球,一個醜化中國農村現狀,一個歌唱“主旋律”的所謂作家,沒有通過其作品反映社會現狀,也沒有通過其作品反映人性,反思人生的作家,居然得獎了。如果站在“主旋律”地角度來說,去年諾獎給了中國“一巴掌”,今年卻“抱一抱”中國!諾獎委員會很懂中國人情世故。喔耶!

有署名【徽鈦郎】者發表博文批評說:“曾經一直覺得神聖的諾獎,如今也不那麼純粹了。”他甚至斷言:“如果茅盾先生、諾貝爾先生今天還活著,看到今天這樣,想必也會氣死的。”

而此前曾經與莫言展開論戰的新銳網絡紅人張一一,甚至曾在其微博上賭氣地表示“莫言獲獎,我就裸奔”。如今莫言真的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張一一是否會兌現其“裸奔”的豪言也成了一個熱門話題。

莫言獲獎雖然在中國人中間引發強烈爭議,但英美評論家卻普遍對其叫好。

據悉,負責評獎的瑞典學院在陳述頒獎理由時說,中國作家莫言以魔幻現實主義將民間故事、歷史記載和當代社會現實融合在一起。

瑞典皇家學院常務秘書長英格倫(Peter Englund)表示,莫言並非政治異見人士,“更像是一名身在體制內批判體制的人士”。英格倫強調,評選出發點是文學價值,不攙雜政治因素,“這並不是說,我們認為文學不帶有政治性……你翻開他的每一本書,幾乎都能看到很多關於中國歷史及當代中國的激進言論”。

莫言本人則在發表他的獲獎感言時,直言不諱地為自己辯解,稱其作品也是“冒著巨大的風險,冒著巨大的壓力”創作的,他表示,他的創作是“不能用黨派來定義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