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文睿:莫言和李長春為何都避談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3日訊】莫言在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之後接受了多家媒體的採訪並問答了一些問題。我仔細觀察了莫言的講話,在我找到的資訊中莫言幾乎沒有提到中共,恰恰相反的是,莫言在被問到一些問題時,他好像在刻意回避自己的官方背景,並強調自己是一個敢言的作家,是一個敢於針砭時弊、批判政府的作家。以往中國人在獲得什麼成績之後,如果有媒體採訪,這些人往往都會說幾句感謝政府、感謝黨的話,如果不說反而會被扣上不愛國的大帽子。但是莫言沒有說,中共也並沒因此有什麼特別不滿的表現。

莫言不提中共大家應該可以理解,但是我發現在李長春發給莫言的賀信中也是隻字未提中共,通篇說的都是中國。按說這個時候正是中共為自己塗脂抹粉的大好時機,按照中共的老套路,李長春完全可以說上幾句,比如:在中共的領導下,中國的文學事業如何如何等等,但是李長春就是沒有說。

到了今天,中共這個名詞讓誰聽了都不舒服,任何有一定成就的人如果在公眾場合公開頌揚中共,都只會碰一鼻子灰,自己辛苦努力積攢的名譽也會頓時暗淡許多。尤其是像獲得了諾貝爾獎這樣的殊榮,即便莫言在中共體制佔據了很高的位置,他也應該在這個體制內得到了很多好處,但是此時此刻莫言心裏一定非常清楚:這段時間自己必須和中共劃清界限。

「我相信很多批評我的人是沒有看過我的書的,如果他們看了我的書就會明白我當時的寫作也是頂著巨大的風險,冒著巨大的壓力來寫的,也就是說我的作品是跟當時社會流行的作品是大不一樣的。」這是莫言答記者問的一段話,大家想想莫言這番言論的潛臺詞,他心裏是非常明白國際社會對中共的看法的。這個時候別說是感謝中共,哪怕是他表現出一點點對中共體制的認同,他的諾貝爾獎都會被摻沙子的,今天的中共就是這樣的一個讓人厭惡的角色。

那麼李長春為什麼不提中共呢?這個就是中共的宣傳手段了,中共非常清楚自己在人們心中的那個齷齪形象,如果李長春提中共,老百姓非但不會認為中國人拿諾獎和中共有什麼關係,反而會罵聲一片。如果李長春不提中共,很多人潛意識之中或許會很自然的把中國人得諾獎和中國政府、中共聯繫起來。李長春在賀信裏面說得很清楚:隨著我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迅猛發展,中國文學迸發出巨大的創造活力…,這不是就是暗示這一切都是在中共的領導下實現的嗎?

中共還在控制著中國,媒體還是中共的喉舌,得諾貝爾獎的是中共的官員,但是在這個時候沒有人願意去觸碰中共,我們由此可以想像中共的名聲已經爛到了什麼程度,誰和中共沾邊都會惹一身晦氣。獲得諾貝爾獎帶給莫言的除了幸福之外,或許還有更多的無奈與壓抑,這一切不是因為別的,恰恰就是因為他的中共背景。我沒有看過莫言的作品,因此我也無權評說他的作品的優劣,但是當我得知他是中國作協副主席的時候,我想要讀他的作品的興趣就大大降低了。

時過境遷,現在回想起諸如「黨啊,親愛的媽媽。」之類的歌曲,回憶起電影裏面,人死之前唯一想到的就是要遞上自己的入黨申請書或是交上最後一次黨費之類的場景實在是太可笑了。到了今天中共為了多活幾天自己都不敢過多的提中共這個辭彙了,這是多大的變化啊!中國走向民主的那一天似乎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新唐人首發)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