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中國的改革需要和平國際環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8日訊】最近中國官方媒體的改革呼聲愈來愈強烈,多種訊息指出,習近平的神隱,是以退為進,排除改革的阻力,力求在十八大的政治報告中,能有比較鮮明的改革色彩,而不是空談老調,從而恢復民眾政治對改革的信心。然而,外交是內政的繼續,正當大家關注改革議題時,涉及對外事務,仍然傳來不協調的聲音。雖然群眾性的反日運動已經冷卻,但是由政府主導的軍事與政治、經濟領域,反日情緒還很強烈,而且涉及的不是政府對政府,而是中國政府對付日本民間。正是這種盲目排外情緒,導致美國駐北京大使駱家輝的座駕被包圍。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我不相信中國可以有真正的改革。

共產黨的排外思潮,來自據說是西方國家不願意看到中國強大而百般破壞,以此煽動國人的反西方情緒,其實目的就是反對西方的普世價值。其實西方國家不願意看到的是專制中國的強大,如果是民主中國的富強,在國際社會捍衛民主價值,何樂而不為?

19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西方的資金、技術、管理都進入中國,包括日本的龐大低息貸款,這點日本已經有「贖罪」之意。沒有這些,中國能夠崛起嗎?當時中國也有善意的回應,鄧小平修改了「第三次世界大戰不可避免」的理論,並且進行裁軍,向西方國家表達和平的誠意。當時美國相信中國的和平誠意,里根總統在與中國簽署美中第三個聯合公報時,才會答應將越來越少的出售武器給台灣。沒有料到六四屠殺,對自己的人民都大開殺戒,何況對台灣人。

六四後對西方國家仇視的升溫,中國的改革也就停滯。如今中國要再次啟動改革,如何可以在與西方國家的對立中啟動?難道反日可以不反美?日本的安全是有美日安保條約保障,釣魚台不是由日本「竊據」,而是美國交給日本的。

9月下旬在網絡流傳的習近平「失蹤」期間致中央常委與元老的信,不管真假,內容不乏鮮明、精彩的改革觀點,包括人民群眾可以選擇共產黨,也可以要共產黨下台。但是最令人疑惑的有下面這一段,即「不壓制國內民眾的反日示威遊行,但是堅持法制秩序文明理性引導。哪怕出點砸日貨或者其他騷動也不怕,因為民眾的公開矛頭不是對著我們,除非我們愚蠢地把自己胸膛挺上去」。

問題在於,群眾的反日情緒,是自發的,還是官方媒體煽動出來的?為何江澤民與俄國簽署邊界協定,承認不平等條約割讓的150萬平方公里土地,媒體不宣傳,而要宣傳4平方公里的釣魚台?而割讓給俄羅斯土地的資源,尤其是油田與森林,釣魚台比得上少嗎?正是這樣「不怕」,就被野心家利用,不但大搞打砸搶燒,還有便裝公安或武警人員帶頭,為此損失幾十億人民幣,毛澤東的鬼魂還趁機遊蕩,為薄熙來招魂,嚴重倒賠中國的形象,肯定也嚇退外資,因為時值21世紀,中國還有義和團!

如果這是習近平的權宜之計,那麼現在就應該趕緊把政府製造的人為緊張降溫。不幸,排外所到之處,連台灣都被莫名其妙掃到。10月12日的媒體報導,台灣交響樂團原計劃11月2日~6日在上海、無錫、北京舉行演出;入境申請從9月起被提交至中方,起初辦理得較為順利,但10月8日北京市文化局突然通知說,已無限期全面停發與日本有關的工作簽證。

這不是把日本的普通民眾也當作敵人,或者軍國主義者?中日建交以前,中國一直強調要把日本人民與政府區別開來,現在卻把他們等同起來,是中國政府變笨了,還是中國崛起,可以恃強凌弱?胡耀邦擔任總書記期間,邀請3千日本青年訪問中國,以鞏固中日友誼,後來清算胡耀邦時,這居然也是王震、薄一波之流批判胡耀邦的「漢奸」罪名。這兩個人都不會打仗,王震還是種鴉片專家,卻成為抗日英雄,顯然只是以民族主義來掩蓋他們濫權貪婪的卑鄙行徑。

打仗固然無從改革,狹隘的民族主義情緒也不會有民主的改革。現在誰更像軍國主義者?誰在整天炫耀武力、喊打喊殺?不改變這種被虐心理與自大狂,中國不可能進行真正的改革。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