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薄熙來有多少個好妹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8日訊】一種是他的老闆朋友或下屬官員為了巴結他,先誘騙或要脅某位女子,後來送上門來的;一種是他本人主動勾引,誘惑,暗示的,對方出於各種原因同意或半推半就的,由於薄的自身條件特別優越,還有一般貪官不具備的情形,很大一部分的性夥伴是自己主動攀上他的,用吳秘的話講叫「一炮一個准」。

9月28日,曾經位高權重,風度瀟灑的薄熙來終於被「雙開」,官方報導稱,薄熙來「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

外界特別注意到官方用詞寓意深刻,把薄熙來私生活的淫亂故事分為兩類:「發生」與「保持」,通俗地講,就是「一夜情」與「包二奶」這兩大類。這一話 題頓時成為網路熱點。前幾天,我應自由亞洲電臺記者何平邀請,與賀衛方教授,學者高新一起討論了這一話題,何平把它稱為薄熙來話題的娛樂性,這多少表現了人們普遍的「性趣」,帶有調侃和嘲諷的意思,也許高級領導幹部的私生活越隱蔽,老百姓的好奇心越重,流言也會越多,何況薄熙來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其實, 對很多大連人來說,薄熙來究竟有多少個好妹妹,一直是有趣的話題。

拉皮條發了大財

大連服裝節不是薄熙來搞起來的,但卻是由他捧紅的,90年代初,薄由宣傳部長提升副市長,代市長,就把服裝節前加了「國際」兩個字,不僅邀請國內的很多明星到場,也邀請海外的主要是港臺的歌星,影星,名模等雲集濱城,這就為貪財好色的薄熙來提供了獵豔的舞臺,他不放過任何一次群星璀璨,從中選美的佳機,這種情況據我所知,有兩種情形,一種是他的老闆朋友或下屬官員為了巴結他,先誘騙或要脅某位女子,後來送上門來的;一種是他本人主動勾引,誘惑,暗示的,對方出於各種原因同意或半推半就的,由於薄的自身條件特別優越,還有一般貪官不具備的情形,很大一部分的性夥伴是自己主動攀上他的,用吳秘的話講叫「一炮一個准」。

那時,薄熙來一表人才,朝氣蓬勃,在大連一言九鼎,前程無量,那些歌星,舞星,影星,球星對他投懷送抱,趨之若鶩,薄的秘書的電話都打爆了,有的人 達到死纏爛打的程度,令其招架不住,剛開始,谷開來還有點吃醋,但自從「太陽雨事件」之後,就不再管他了,她以「紅杏出牆」做回應,在律師所裏吃「窩邊 草」,專搞「小帥哥」,自得其樂,他們夫婦達成默契,誰也不管誰,於是,薄熙來有了無數個「好妹妹」,有知情者說,多達上百人。

在大連官場,商場,新聞界,有人常談及薄熙來的妹妹,大連人喜歡臺灣歌星孟庭葦的歌,借一句歌詞說,「勃起來」到底有多少個好妹妹?不知道有多少,反正比歷任官員都要多,多得像星星,永遠數不清,但是,妹妹的特點是共認的:大都是名人和美女,他的幾任秘書都為他拉皮條,先是車克民,後是劉某某,然後是吳文康,車秘書嘴緊心靈,安排最周全,他不僅給主子約名星,安排床鋪,還精選安全套,做事之前要檢查房間安全,測試有無針孔式攝像機,完事要善後,奉勸 和威脅女子閉嘴,也常花錢打發耍賴的潑婦,等等,所以,從未出過被政敵偷錄偷拍的事,而吳秘書不同,他也膽大心細,但滿嘴胡咧咧,一邊幫助薄聯繫「情 況」,一邊背後亂講,有時薄的情人太多,忙不過來,他也從中劫一炮,事後還振振有詞地說,他是「傻大個」,「小弟弟」太小,官場人聽了,一笑置之。大連人 開放,不以情人論短長。有時吳也花錢擺事,幫助薄安撫了不少糾纏不休的妹妹。

吳和車都有經濟頭腦,「拉皮條」賺了大錢,因為上有所好,下有所送,許多老闆知道薄貪財好色,就主動介紹美女和名星給他,薄過著封建帝王三宮六妾的生活,那些輕浮的美女為了上位,也有求於他的秘書,使用各種手段打通關系,久而久之,人們都知道了,見怪不怪,錢色攪和在一起,出了很多故事,薄熙來秘書 把這事當成無本之利,多年下來也發了大財。吳文康貪污受賄上千萬,車克民的私人名下房產也數千萬,而且也仿照薄熙來包養眾多情婦,有的是公共情婦,和薄一起用,薄也不在乎,笑著說,俺們都是連襟。車克民仿照薄找小姐離了婚,而吳則是「家裏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免得家人盯著,他索性把妻小安排到美國定居,薄說這樣最好。

有人真的愛上了他

據報導,9月28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薄熙來的情色、貪腐檔案擺在與會者面前,在這些檔案中,記載了薄熙來和多名電視臺女主持人、影星的性關係,其中包括央視多位著名女主持人、大連和其他幾家電視臺的多名女主持人、多位著名影視明星。

據我所知,薄熙來幾乎囊括了所有的當時正紅的電影電視明星,這種說法確有,但有點誇張,不過他不放過任何一個「打炮」的時機,每年服裝節過後,大連 都留有一個常設機構,用於下一年度的同樣活動的組織和策劃,一些急於出名的女子,為了出名和露臉,或為了賺錢,也主動巴結薄熙來,因為他不飲酒,不打牌, 不吸煙,也不愛賭,就是好色,而且喜歡性欲強的美女,故正中下懷,薄玩了成百上千的名星,有一回服裝節的幾個女主持,都被他幹到床上去了,其中兩個還爭風吃醋呢,薄有點煩惱,說,女的就這麼騷啊,都給我滾!她們聽了不敢再鬧,因為一年一度的名利場,可不能錯過,何況每回荷包都裝得滿滿的。

知情者說,有一個原籍山東的名星,和薄熙來好了幾回,起了感情,真的想嫁給他,就在床上運動之後,又哭又鬧的,非嫁不可,薄熙來沒辦法,又哄又騙的,也搞不定,還是吳秘書出面,設圈套,把她與另一導演的醜聞錄下來相威脅,又給了一筆錢,此事才了結,那名星還出版了一本書,描寫了他們的感情生活,委婉地講了心路歷程,許多大連知情者讀過該書都說,好感動啊,可惜薄熙來是陳世美,連李雪峰的愛女都不放在心上,就別提那些水星揚花的明星了。大連人罵人 狠,說薄熙來「拔吊忘情」。

富麗華有一個淫窩

薄熙來「泡嫚」比較小心,雖然依靠家庭背景,他有侍無恐,但也低調行事,他一般在週六或周日,獨自一人,夾個黑色皮包,行色匆匆地去大連富麗華酒店某房間,那是大連市商委下屬的公有制的五行級酒店,他任命總經理一棰定音,過去是張某橋,後來是田某某。不僅因為其婦是商委主任劉某,而且他還在市政府辦公廳工作過,是薄信得過的下級,他對薄言聽計從,官員們常說,誰不知道「勃起來」啊,給他找女人是工作最重要的一部份,於是,田經理給他精心安排了標準間,不豪華,也不招眼,但金屋藏嬌,不是女公務員,就是歌星,影星和名模,大連金石灘服裝模特學校的校長于某就是其中的一個,每週一換,薄市長笑著說,這是「每週一歌」,薄熙來是來唱歌的,如果趕上忙,田老闆就電話問,今天不唱歌了?。。。。。。

每當去富麗華酒店,薄絕對不坐公務車,現搭出租,司機認出他,與他打招呼,他不回答,到了地方就走,也不給錢,司機也不計較,因為他只坐藍燈的士,它是國營的,總經理林某是其死黨,與其有承諾,他只管坐,林某開會說了,薄市長是明查暗訪,選誰的車都求之不得,經濟損失過後補,領導的事最大。其實,林某心裏清楚薄的愛好,他也學習「勃 起來」,到遼寧省電視臺做了一個節目,就和某主持人勾搭上了,閃電般地與原配離婚,和電視明星新婚,在大連海邊定居下來,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人們都說他是薄熙來的徒弟。
據稱,薄熙來去酒店夾得皮包,又破又舊,黑色的,帶摺子,但每次都鼓鼓囊囊的,薄在裏面裝幾萬塊,每次打一炮,立即給錢,他從不虧人情,美女都說他 出手大方,這是小費,他不在乎,他還為20多個「二奶」買了房子,車子,地點遍及全中國,有北京,上海,大連,深圳,瀋陽,等等,大連雜技團的名演員楊某,就是薄在北京給買了一套高檔公寓的,她靠上了薄之後,就辭去了工作,專去北京陪他,有幾年,谷開來住在英國,和海伍德度蜜月,薄熙來在國內,左擁右抱,太陽每天都是新的,他們都很「性福」。不過,薄熙來擔心政敵算計他,故富麗華酒店的視頻錄影,他親自下令消抹一部份與己有關的,所以,等今年出了事再找相關證據,的確比較難。

棒槌島的「小棒槌」

大連棒槌島是另一個屬於薄熙來的「炮樓」,不僅地處海邊,比較僻靜,而且有圍牆,有武警把守,他很放心,所以,歸市政府交際處管理的這家酒店,也被薄熙來私占,他一般不用專車攜帶女子進入,那樣太扎眼,容易留下把柄,他慣於就地取材,每當雄心萌動,他就去棒槌島過夜,自有馬仔給他安排「繡花枕頭」,由於那裏美麗的女服務員多,薄隨心所欲地玩,玩出了幾個「名服」,有的薄給調動了好工作,有的改「工」為「幹」,有的私下買了公寓,久而久之,為了物質利益,眾多女孩主動靠近薄熙來,他不以為奇,自己是紅後代,革命江山是父輩打的,錢是自家的,色也是自家的,「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但他的隱私秘密也逐漸暴露了,雖然他「性」趣盎然,但天生「傻大個」,陽具小,被他玩過的一個檯球室的女孩嘴碎,到處講,說他是棒槌島的「小棒 槌」,於是,這故事傳開了。大連開發區某公司經理知道內情,說,薄熙來貪財好色,每次出差回大連,不是先回家,而是先去棒槌島找小姐,但家把式不太好,以數量為主,美女如雲,但性夥伴評價不高,我問怎麼不高?他笑了,說,小棒槌唄。因此,薄的馬仔到處給他找藥品,也找腎保健的按摩師,但一按就更縱欲,更泄怠,他一直沒治好陰莖小的毛病。「小棒槌」的帽子沒脫掉,不耽誤他忙乎。

經常有孩子來認爹

薄熙來當政大連八年,豔福不淺,光身邊的女秘書,就睡了個遍,他給打字員李某調動了工作,還改變了身份,另一個女秘還打過胎,他老公差一點要殺她,多虧吳秘書軟硬兼施,花了點銀子,才平息了故事,最頭疼的是,市政府門前時有身份不明的小孩來找薄熙來,說是認爹,有的說是在金縣時,他媽是賓館女服務員,薄熙來年輕氣盛,播下情種就忘了,但孩子是種子發的芽,有的眉眼像薄呢,對此,吳秘書不勝其煩,一律拒之門外,糾纏不休的,就又嚇又哄,平息了好幾起,吳對朋友說,也不帶套,這事多麻煩啊!

據大連新聞界的知情者說,90年代初的某一天,有一個風韻猶存的女子帶領一個小男孩來市政府找薄,說她是金州三裏堡的,1985年與薄在公社的小學 校相識,兩人有了一夜情,不想懷了孕,她沒告訴薄,也沒告訴丈夫,就生下了大兒子,近些年老公死了,生活有點困難,就想起找他,曾給市長寫過信,但是秘書先讀的,自然,當女人帶子站在門前糾纏時,秘書不感到奇怪,對她說,李望之是他親兒子,他都不管,何況是你們?女人不知道李的故事,問,他忘了,我沒忘,光想過癮,不承擔責任,這不是男人!吳秘書看有人圍觀,恐嚇她說,你再鬧,把你抓起來,於是大家一哄而散了。另一個官員說,那幾年來找事的女的和孩子不少,誰知真假呢。

張偉傑沒死,藏起來了

自從本人題為《薄熙來的性醜聞》一文發表後,原大連電視臺主持人張偉傑的名子,和薄熙來糾葛在一起,響亮無比,但90年代初,電腦未普及,故有關信息不多,張的照片也較少,我手裏沒有,在網上看了幾個,忍不住想笑,都不是她,張冠李戴了,而且張偉傑當年失蹤了,但並未死,更沒成為屍體標本,她被谷開來逼出大連,吳文康出面給了一筆錢,先安排在北京電影學院讀書,後來移居海外了,不過,她有時也回大連,1998年,大連藍屋髮廊的老闆鄒浩曾在大連天津街看過她,她有點見老,不像當年主持「太陽雨」文藝節目時那麼亮眼了,眼角有了細密的皺紋,笑起來神情有點慘澹,鄒浩說,他沒看錯,就是她,她當時在一家超市 購物,因為她以前常在藍屋做頭型,他認識她,藍屋是大連著名理髮師鄒昆開辦的,90年代中期鼎盛時,大連有三家連鎖店,近年生意萎縮了,鄒浩是鄒昆的哥哥,他們為人誠實,與我是老鄰居,絕對不會撒謊。

大連官場一個已退休的領導幹部說,張偉傑的確沒有死,薄熙來也沒使她懷孕,但90年代確有關於她與薄熙來上床的各種傳聞,市政府秘書長孫世菊親自去 做她工作,讓她離開大連,谷開來忌恨她,後來她不知去向,也不知道她和薄怎麼回事,今年4月以後,設在大連的薄熙來專案組人員找她談了,內容不好說,總之,她不算啥,薄熙來的性醜聞太多了,多得令人發笑。張偉傑只是一段小插曲。另據悉,至於媒體沸沸揚揚的有關張偉傑的故事,傳出來後,她本人和朋友都讀 過,百感交集,不做評論,因為有點出入,大體屬實,當時有協議,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想傷口上再撒鹽。

薄熙來建了紅燈區

大連人比較性開放,許多商人和官員都有情人,把情人叫「情況」,十分普遍,自從勃起來走紅政壇,大連紅燈區生意興隆,從港灣橋到解放廣場,到處鶯歌燕舞,薄很少光顧這些場所,他有自己的地方,為了部下們不寂寞,他辦了七七街的按摩一條街,其實都是妓院,商人求官辦事,一般都請其按摩,小姐比不上薄的名星,但也風情萬種啊!

大連市政府的官員紛紛學習薄熙來,很多人有「情況」,副市長劉長德有三四個,在營城子就有一個搞房地產的女老闆,還在大黑石建了藏嬌的別墅,受賄上千萬,退休後花不完,他巴結薄熙來,薄任命他當負責城市開發和建設的副手,他借機經商,不僅兩個兒子搞裝修和建材,發了大財,而且情婦和秘書韓某也都以權謀私,所以官場議論紛紛,很多漂亮女人都主動「傍大官」當情婦,人們說,辛辛苦苦一輩子,不如床上哼哼一陣子。所以,薄當政時社會風氣最腐敗。老百姓痛恨,就編了順口溜罵他,由於副市長是女的叫汪師嘉,大家就說,男的「勃起來」,女的「往死夾」,這市政府還能好嗎?聽說汪副市長很生氣,一怒之下,調到上海去了,從此只剩下薄熙來。

2012年10月9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文章來源:《臉譜》雜誌2012年10月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