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賽萌:中國政府為西哈努克降半旗的政治意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9日訊】溫州動車事故,沒降半旗;校車傷亡事故,沒降半旗;天津薊縣大火,沒降半旗;北京7.21 大雨,沒降半旗;云南泥石流,沒降半旗;「黃金週」交通事故,沒降半旗;香港同胞遇海難,沒降半旗;漁民讓韓國水警打死了,沒降半旗……今天,一個白吃白喝我們納稅人幾十年的柬埔寨流氓老頭子掛了,你立馬降了半旗!還要交通管制!這是誰的國?誰的旗?

這是微博上被眾多網友紛紛轉發、評論的一條熱門微博,在中國傳統媒體對前柬埔寨國王西哈努克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的時候,民間輿論以其獨有的方式發出了自己的聲音——「誰的國,誰的旗?」憤怒地質問的背後是一連串的調侃諷刺式的評論,一位名叫「槍炮與百合」的網友在該條微博下評論道:這也是(他們)在提前為自己降半旗,而名為「徐荻歡老頭」的網友則把話說得更為露骨——今天降半旗,什麼時候降到底?

網友對中國政府降半旗的做法之所以不滿,或許源於這位前國王與製造慘絕人寰大屠殺的紅色高棉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也或許是為了借此事表達自己對本國政府的不滿。在網友諷刺調侃之時,有評論卻認為,中國政府此次高的規格地弔唁「偉大朋友」,表示中國在向一個時代告別,即依靠領導人私人關係維持兩國友好的年代已經結束,中國開始真正面向世界、面向未來。

在我看來,此種觀點似是而非——這種高規格的弔唁或許有某種告別的意味,但其中卻飽含了對那個時代的敬意。正如有觀察人士所說,在嚴格繼承上代領導人關係的中國,對西哈努克的禮遇,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是毛澤東的親密戰友、周恩來的知己,對他高規格的弔唁顯示毛時代的政治理念在當今執政黨高層中的某種延續。

因此,此次中國政府為西哈努克降半旗,與其說是在向一個時代的告別,倒不如說是表明舊時代仍在延續。

行文至此,我想起了幾天前發生在蒙古境內的一件事:10月14日,蒙古首都烏蘭巴托市拆掉了在該國城市街頭的最後一尊列寧塑像。在拆除雕像的現場,烏蘭巴托市長額o巴特烏勒發表講話,稱蒙古已經擺脫了過去,並譴責列寧為「劊子手」。目睹巨大塑像被拆除的市民則紛紛歡呼,朝曾被他們尊為「偉大導師」的列寧像扔置鞋子。

令人奇怪的是,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特地去檢索該條新聞,居然發現國內的許多網站已經刪除該條報導,包括一向以「有態度」自我標榜的網易。

我至今還清楚地記得,初中語文課上學過一篇葉聖陶老先生寫的課文,名為《古代英雄的石像》。文章中講述了一尊英雄石像受到市民的頂禮膜拜,向它鞠躬成為了市民每日的必做工作,而石像也在一次次地接受膜拜之中成為了市民生活中的精神支柱。然而,有一天夜裡,巨大的石像突然轟然倒塌,重重地摔在廣場中央,石塊碎了一地。第二天清晨,來廣場準備向石像鞠躬的人們卻只看到碎了一地的石子,在短暫哀痛之後,市民又在歡樂的氣氛中把碎了一地的英雄石塊鋪成了任千人踩、萬人踏的路面。

當時學這篇課文的時候我沒有明白其背後的深刻寓意,只是機械地按照語文老師的要求背誦相關段落,照例賞析關鍵句子。如今看到列寧雕像在蒙古的下場,再對比西哈努克在中國所受的高規格禮遇,我不禁又沮喪了起來。

蒙古與中國,原本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有機整體,如今卻走上了兩條截然相反的道路。蒙古選擇了一個時代的結束,而中國卻依然延續歷史的荒唐。前者在反思、告別過去,努力開創未來;後者卻在掩蓋、留戀過去,在盲目中幻想將來。

在蒙古人憤怒扔鞋的同時,中國人卻在沉痛地為一個雙手沾滿民眾鮮血的國王而降半旗。半個世紀過去了,荒唐的歷史依舊在神州大地上演。此次對西哈努克逝世的處理,顯示出中國執政黨至今仍沒有完全拋棄毛時代的那一套政治理念:對西哈努克的高規格與半年前對金正日突然暴斃的高調如出一轍——執政黨高層發唁電、送花圈,親自慰問親屬或相關人員,然後新聞聯播、新華社再高調跟進。

半年前,鄰國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突然暴斃,中國執政黨權力金字塔頂端的九常委悉數密集地前往朝鮮駐華使館弔唁,執政黨更是聯合國務院、中央軍委、全國人大等單位聯合發出重頭唁電,隨後官方頭號喉舌媒體發表了闡發中朝特殊關係的文章。如今,曾經與中國千絲萬縷的柬埔寨前國王西哈努克一命嗚呼,執政黨總書記、國務院總理以及最高權力接班人都前往弔唁,已經卸任的前國家主席還專門向遺孀發去唁電,戴秉國更是以國務委員之尊親自護送西哈努克的靈柩返回柬埔寨,中國政治聖地的天安門和新華門,以及外交部等地更是罕見地降半旗為這位外國人致哀。

這一切都是多麼地似曾相識,在偉大的「國際友誼」面前,「國家之間,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這句被無數人引用過的名言似乎顯得有些蒼白無力。然而,中國執政黨如此高規格地對待兩位在國際上並不受待見的「領袖」,真的僅僅只是出於對上代領導人關係的繼承嗎?

對於金正日的逝世,執政黨領導層的集體密集表態是為了警告美日韓別輕舉妄動,為了讓朝鮮的權力交接能順利平穩;對柬埔寨太上皇的極盡哀榮、慇勤獻盡,則是了為了拉攏柬埔寨,使之今後在國際事務中能站在中國一方,部分分解中國所面臨的國際壓力,繼續維持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

改革開放以來,表面上中國完全走出了毛時代,但實際上只不過是換了一種更為隱秘的方式繼續著毛時代。

毛死亡之後,由於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瓦解和中國經濟的極端脆弱,執政黨的繼任領導人不得不放棄了領導全球紅色革命的政治野心,改弦更張,積極與西方各國恢復正常邦交關係,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也開始關傾心於恢復國民生產,發展國民經濟。經過數十年來的發展,尤其是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中國的經濟狀況、軍事實力和綜合國力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中國領導人開始謀求大國外交,並希冀成為區域性強國。

然而,隨著美國總統奧巴馬的上台,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美國拋出了「重返亞太」的戰略。更重要的是,發軔於突尼斯、席捲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和緬甸如火如荼的民主化浪潮都給中國帶來極為強大的政治和道義壓力。

近年來,因為南海及相關島嶼等問題,中國頻頻與周邊國家發生糾紛。面對這麼一個焦頭爛額的局面,中國政府在亞洲急需堅定的支持者,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國會一再縱容、扶持朝鮮的金氏政權,並且對一個過了氣的「北漂」太上皇如此上心。

面對美國的拉攏和遏制,遭遇鄰國的糾纏和挑釁,中國當前的這種外交手腕和做法或許能起一時的作用,但也僅僅只是權宜之計。只要中國一日沒有實現民主化,只要擁有強大武力的非民主政權存在,這種來自外部陣營的壓力就始終存在,並且會伴隨著時間的推移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大。

更重要的是,隨著改革紅利的消逝,毛主義有著明顯的回潮跡象,而互聯網的日新月異則使自由主義陣營日漸崛起。因此,中國執政黨的下一屆領導層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和困難。徹底破解這一困境的唯一辦法便是完全實現中國的政治轉型,兌現執政黨在上台之初許下的諾言。如此,既能一勞永逸地解除中國所面臨的外部高壓,也能為中國今後的發展創造一個良好的內部環境。

文章來源:《新世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