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凱:子《道德經》裏的普世價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1日訊】何謂普世價值?其必能超越時空,無遠弗屆!當今世界之種種思想、文化皆濫觴於所謂軸心時代,其時各地域之思想家、哲學家抑或宗教家之偉大創見不無諸多共通之處,而諸如此類之共通思想至今仍被世界文明人士所認可,並且大加讚揚。何以這些思想能超越時空?其必符合天地人類之真相。如今尚有諸多地區和民族拒絕普世價值,其理由無不出普世價值乃西方文化之所強加,本地區本民族具有不可逾越之特殊性。持有此種想法之人士無不視普世價值為洪水猛獸,爲了阻遏此「深重災難」真是無所不用其極,試問,在打壓普世價值之時已經凸顯出你們的特殊性了吧?如果以殘酷暴力視生命如草芥為自我之特殊性,竊以為此種特殊性可休矣!遍觀世界,凡是拒絕普世價值之地區無不「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立錐之地」,「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之慘狀隨處可見;其民眾受教育程度普遍底下,文明修養令人堪憂;其政府無不獨裁專制,腐敗無能。我們中國是接受還是拒絕普世價值?如果普世價值誠如獨夫所言乃西方文化所強加,我們尚且有拒絕之藉口,但如果我們中國古聖先賢亦提出過相同之思想又該如何?

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無為於政治層面實乃民主,每一個公民皆能做得自我之主、每一片地域皆能做得自我之主,如此何須集權之中央政府忙忙碌碌操勞過度?權力愈加分散政府愈能無為,公民社會愈發達、民間社團愈豐富政府愈能無為,官員愈奉公守法政府愈能無為。無為之根本在於強權不幹預弱勢,外行不領導內行,給予弱勢和內行充分的自由任其積極發展。廣觀天地萬物,除卻人類皆成無為之狀態,天體互不幹涉自由運行,春夏秋冬互不阻撓循環更迭,奈何只有人類時時刻刻想要主宰他人他物。宇宙絕無中心、絕無主宰,人類社會亦應如此!

欲想讓民眾信任並非靠思想灌輸、強制教育、誇張宣傳,甚至歪曲欺騙,必須有實際利益民眾之善舉。強制民眾學習本宗之思想,以所標榜之理論為絕對真理,簡直滑天下之大稽。當今民主選舉亦有矇騙民眾之惡行,但相較獨夫之專制實為人類文明可讃之進步。民主制度允許多元言論,民眾於此思想激蕩之下能學會辨別是非善惡,政黨或政府想要訥於行而敏於言也絕非易事,欺誆蒙昧之事亦會隨民智大開而消亡。

政黨或政府應為輔助民眾生活之團體,絕非民眾之主宰,為民生事業做出成績實乃分內之事,並無可矜誇之處。如若一味誇讚炫耀自己之功勞那功勞遲早會不翼而飛,如若沒有功勞而虛假誇讚那此政黨或政府恐怕會提早解體。公權力乃民眾所賦予,掌握公權力者必須兢兢業業為民眾謀福祉,哪還有時間去邀功請賞?

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不見可欲,使心不亂。

天下之爭端混亂皆因資源分配不均,孔子亦有言「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有失公平正義則必使社會產生爭、盜、心亂。所謂尚賢,無非獨夫制定一套人才標準,使天性不同之人皆以符合此套標準為榮,於是民眾便趨之若鶩爭搶符合標準之認可,被獨夫認可後方成為賢達。剩下不符合標準之非賢達者為之奈何?弱者鬱鬱寡歡,強者自立為王。自立為王者必然要取獨夫之統治地位而代之,成為新興獨夫,之後以自己之意願再制定一套新標準,再使民眾趨之若鶩爭搶符合此新標準,如此循環往復無有窮盡。只有實現自由民主才能實現「不尚賢,使民不爭」,因為自由民主之社會並無統一之標準,大家各賢其賢,豈不安寧?

專制獨裁下之獨夫壟斷稀缺資源,是以產生所謂難得之貨。譬如國家之自然資源、受教育之機會、工作之機會本應國民共同所有,而獨夫卻以種種手段(譬如政治制度、經濟制度)據為己有,破壞公平正義。民眾如欲分一杯羹獨夫便稱之為盜,譬如民營經濟與國有經濟之爭,國立大學和私利大學之爭,考取公務員之爭等等。如果權力資源和財富資源能夠公平合理分配,那麼何來盜賊?不合理之分配實際上使得獨夫成了真正的盜賊,盜取了全體國民之生存所需,可是由於獨夫佔有優勢地位,故而可以任意判定誰為盜賊,當然除了自己。

獨夫佔有稀缺資源之後則需要僕人為其打理家務,還需要打手為其維護統治地位,防止肥水流入他人之田。其招募人才之方法不外乎從大寶庫中拿出一些散碎銀兩,以此作為誘餌,使民眾心生狂亂,爭先恐後為其舐痔。有時民眾亦屬無奈,貧病交加之際也只好上鉤了。有獨裁專制就不會有公平正義,失去公平正義則失去社會和諧,沒有社會和諧則民眾生活絕不能安穩。

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無私耶?故能成其私。

天地何以能夠長久?以其不為自己而生。天地滋養萬物,無所偏頗,對萬物無所不給無所不予,而繁茂之萬物最終又回歸天地。作為公權力之擁有者必須如天地一般大公無私,為民生而效勞終身,如此才能長久執政。執政者必須以民眾之福祉為優先為第一,如此才是合格之政黨或政府。政黨或政府愈是為民生付出則民眾愈是愛戴,最終也能成就政黨或政府自身之利益。不過,全心為民眾之政黨或政府可遇而不可求,民主選舉所產生之政府可能性最大,以其不得不想方設法令民眾滿意,否則上臺執政之機會就會減小。相反,獨裁政府視民眾為草芥,怎會顧忌民眾冷暖死活?獨裁者之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成其私,但我奉勸獨裁諸君,不可小看民眾之智慧,當諸位獨裁者太過火之時也會露出馬腳而被民眾識破,此時只能落得身敗名裂。非以其有私耶?故不能成其私。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衆人之所惡,故幾於道。

公權力之擁有者已屬強勢群體,而且其權力來源於民眾,你還有何理由與民爭利?一個合格的政黨或政府應凡是與民眾利益相衝突者絕不爭取,民眾所不願為之者絕不放下。諸多高盈利行業政府應讓利於民,而不能盈利之行業政府應義不容辭,比如公益事業。公共建設往往不能帶來大規模及時效益,政府就要以稅收來彌補民間投入之不足。民眾賦予政府公權力,就是希望政府去做民間不願做、不能做之事業,如此才是為政之正道。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