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玲:居委會帶隊抓人有時勝過國家機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4日訊】(一)

別小瞧了那雙「小腳兒」,顛兒顛兒的倒騰的快著呢。別小瞧了她們沒文化,她說你是壞人你就在劫難逃。

五、六十年代的居委會成員多由來自農村的中老年婦女組成。已經是北京戶口了但她們從小是在農村長大,在沒有任何現代化的資訊中,「家長裡短兒」不免就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笑料兒。從出生到成年就聽著大人們聊各個家庭的各種事情,除了漸漸參加各種勞動參與家庭利益,參加婚喪嫁娶蓋房子開大會的社會活動豐富多彩,不免就能看到男人打架罵街,看到女人罵街打架,這很自然。跟上學不上學沒關係。所以為人處事,水到渠成,有文化的人未必比得了。

其中多少有殘餘的「小腳兒」們,雖然不能幹太複雜的事,卻深知鄰裏密事,員警雖威猛但有些事卻無從下手,這些「小腳兒」女人便發揮了得天獨厚絕對的作用。故素有:「小腳兒偵緝隊」之美譽。直到現在人們遇事,就會有人告知:你去居委會派出所問問。

「家庭婦女」是個地位不高的貶義詞稱,但在居委會工作,就不是「家庭婦女」了,屬於居委會積極分子的也不是「家庭婦女」了。尤其是當有「黨開會」 之類的大事時,戴上那「紅箍」站上崗,那就更不是「家庭婦女」了,至少是政府的人了,是國家的人了,至少感覺上是絕對是。至於算不算是職業婦女?算不算是婦女幹部?不知道。

鄰裏的好孩子遊行反腐敗去了,失敗逃亡逃回到家裡來。運氣好的,有鄰居居委會大媽來到家中壓低了嗓門兒悄悄「訓斥」大人:「你怎麼還敢讓孩子呆在 家裡呀?今天白天就別出去了,好好休息,天黑了趕緊走吧,下通知了正抓你呢,到局子裡還能有好兒嗎」?這好孩子命大保住了一條命。那「鄰居居委會大媽」救人一命「勝過七級浮屠」,功德無量!

同樣的情況,就有平日裡見面熱情打招呼的主任、委員、積極分子,知曉了這一個情況後,飯都不做了,麻利兒的引來國家機器,帶走了街坊相處20來年,那看著長大的好孩子。那疲於奔命驚嚇恐慌不幸逃過了一關又一關,最後逃到家裡來,還沒來得及吃上一口熱飯,就被帶走的好孩子,「壯士一去兮不回還」 了。

若干年後,即便有活著回來的,那一身正義一身才氣的好孩子,也只剩下一口氣了,被折磨得只剩下半條命了,是個殘廢了,而且是個重殘廢。無衣無食無住無醫療。

千秋功罪,誰人曾與評說?那沒有是非觀念喪盡良知的「最小的政府」的積極分子偵緝隊,你得到了多少賞錢?你晉陞了幾級官位?你手捧著那鮮紅的人血饅頭,夜裡不做噩夢嗎?出門不怕碰見鬼追你嗎?你和你的家人,永遠能站在那 %95 的整人的隊伍裡整別人而不會成為那 %5 的人被別人整嗎?

(二)

當年居委會曾帶著紅衛兵指認誰家有錢是資本家誰家是逃亡地主,誰家老燉肉那錢來路不明肯定是剝削來的,誰家有個半導體那裡曾傳出有外國話他家一定有海外關係裡通外國一定是特務。那麼這些家庭必定難逃滅頂之災。

近年來,居委會帶隊抓人又重新鎖定了新的目標——法輪功和上訪的。

2008年我在獄中時,僅我所在的囚室內,前後就有數名法輪功學員是被居委會準確監視定位,帶領員警準確的把在外躲避多日剛回家來、或從親戚家中抓走勞教的。

當年,有帶著倭寇到老百姓家中指認好人的人叫「漢奸」,那麼今日這些不問是非曲直,只管蠶食同類通風報信領獎賞的不是「家庭婦女」的人們,應該叫什麼呢?

居委會女主任曾在晚上帶領警車員警砸開我親屬的門,在親屬鄰居眾目睽睽之下將我從親屬的家中裝入警車帶走,害得人家不知該怎樣面對鄰居疑問的眼神。

拆光搶淨維權被勞教後,這最低級別的政府官員,沒有做一件人事兒,沒有關心沒有幫助不要緊,我們扛著!讓人不可原諒的是:在只有我孩子一個人在家的晚上砸門,逼交房租,停水停電。孩子天生就膽小,現在一說要到居委會去辦事,他馬上說,不辦了。

居委會女主任曾再2009年4月29日夜裡12點,帶領員警破門而入將我帶到居委會問話,後又帶到派出所關押了4天,後又帶回居委會看押共計16天。誰也不知道什麼事,就說是上級的命令。

因為深知自己是孤兒寡母是上訪的,受人欺負只能忍著不敢申辯,不是理虧,是力虧!總盼著他們良心發現,盼著他們就現有的權力能幫自己一把,不幫也沒關係,至少別再加害於我們。但是,這麼多年的事實說明,他們的良心發現不了了,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良心。我唸著他們是政府,又是街坊,我矮一塊。可誰念我是政府的子民,誰念我是她的街坊?

有時晚上不管幾點回家只一小會兒,不知什麼事員警就來上崗看人了,一點兒不耽誤功夫,沒人通風報信,哪能那麼準呢。

如果是早上7點,突然需要看著我,派出所還沒上班派好人,就有住在我附近的居委會委員,一個電話兩三分鐘之內,來到我家門口,三男一女,加上後來的女主任,共五人。比員警叔叔可神速多了,員警叔叔頒獎發獎金的時候可別獨吞,給「偵緝隊」撥過點兒來啊。

儘管今天的女主任們已不是「小腳兒」,也有文化了,但那「偵緝隊」的作風、作用倒是一脈相承,半點兒不走樣兒。

1989年12月26日還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居民委員會組織法》等諸多條款,辦事處的辦公大樓也拔地而起。偉大辛勞的「偵緝隊」經過一輩一輩多年的努力奮戰,已納入正式的機構軌道,聽說以後還發統一的制服呢。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