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豐:公然耍流氓的政權還能堅挺多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6日訊】 在《中南海厚黑學》這本書裡,作者歷數中共黨史,從井岡山說到49年,一直說到今天;歷數中共領導人物,從毛澤東說到鄧小平,一直說到江澤民和胡錦濤。作者分析了中共領導人的個性與心理、謀略與手段,揭示了權力鬥爭與巧取豪奪的施政黑幕,得出結論:中共統治得以維持至今,得益於其無與倫比的厚黑經。中共的統治法寶,無非是謊言加暴力;謊言就是厚,暴力就是黑。

應該說,西方歷史也有過厚黑的時代。所以,英國歷史學家阿克頓會憤憤地說:「大人物都是大壞蛋。」但是,隨著憲政與民主的確立,厚黑終於成為過去。布什總統講得好:「人類千萬年的歷史,最為珍貴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師們的經典著作,不是政客天花亂墜的演講,而是實現了對統治者的馴服,實現了把他們關在籠子裡的夢想。因為只有馴服了他們,把他們關起來,才不會害人。」——摘自胡平的《對厚黑者的成功永遠說不》

如今,當中共一黨專制走到窮途末路時,竟然連開個非常正常的換屆會議,都要發動全國之力誓死保衛之;抵制日本佔用釣魚島,也要發動全民重拾義和團和文革模式搞打砸搶的暴力反日遊行示威,而真正大行其道地禍國殃民一番,等等,真是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一、在互聯網時代,微薄與各種聊天群日益發達的今天,中共統治的法寶——謊言正被加速全面揭穿。

關於這一點,我想當局絕不是睜眼瞎,一定都心知肚明。但為了維護暫時的受活,只能意淫維穩,固然是越維護越不穩定的。畢竟這是一個沒有任何合法性可言的政權,本來就是完全土匪黑幫化打家劫舍搶奪來的天下,也同樣還用打家劫舍公然搶奪的耍流氓方式來維護。所以,只要人民全部明白所有事實和真相,我想這種政權自然也會終結。畢竟,該政權統治的法寶除了假大空,長期矇騙愚昧民眾,加上暴力維穩,還是假大空,長期矇騙愚昧民眾,加上暴力維穩。長期以來,群眾也都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比如說一套做一套,掛羊頭賣狗肉,欺世盜名矇騙人民群眾的本質屬性。

有朋友說,只要是關心國家大事的人,即便什麼也不懂,只要在微博世界裡混上一週,就會馬上轉變憤青思維和觀念,而成為成熟民主人士。關於這種觀點,筆者根據司馬南、孔慶東、張宏良等毛左高級知識分子的瘋狂表現,感覺這種可能性有些誇大。但事實而言,確實有很多很單純的毛左憤青,通過微博和各種聊天群獲得了及時的啟蒙轉化。

也就是說,堅守正義和良心乃人之本性和人之常情,是一件真正能夠大快人心的最為踏實的舉措。所以,當眾多勇士克服恐懼心理,勇於挑戰強權和暴政而直面現實,只講真話時,正義就得到彰顯,甚至還不斷有所發揚光大。由於越來越多的人都跟著講真話,而且以加速度的形式急速增長著,社會的改良與進步的大轉型才會來得更快一些。

很明顯,任何社會的變遷與轉型,必須只有依靠人力才能真正有所推動。先行者的辛勤努力和不懈耕耘,在人心思變,社會風氣必須只有大轉變的時刻,才會起到實質性的作用。否則,如果指望早期的為數極少的先行者就將民主制度奠基成功,這絕對都是痴人說夢。所以,先行者的孤獨與苦難,以及率先的付出,甚至犧牲生命的代價,確實是最為可歌可泣的。

歷史需要先行者的率先付出與大力呼喚,歷史更需要眾多仁人志士全部站出來共同發力推動。只要是真理和曙光的東西,就一定要廣之四海而皆知,必須播撒到每一個角角落落裡,讓人人耳熟能詳,這當然也是遲早的事情。正義和良心的呼籲,不必過於付出極為高昂的代價,因為人人都有責任和義務做此保障大家其實就是保護自己的公益奉獻。

二、謊言一旦被揭穿,剩下的只有兇殘的暴力,這正如披著人皮的狼,人皮都被撕掉了,狼之本性必然暴露無遺。

當你一開始傳播民主知識和思想時,邪惡勢力的看家犬初次與你打交道時,他們一般來說還是彬彬有禮,願意跟你講法律的。他們在處理你時,一定也不會太過分。可當你一再冒犯他們時,他們就有可能沒有任何客氣可講了。這正如經常找我的國保所言,政府(所謂政府也就是這些看家犬們)是有底線的。政府一再容忍你,一而再再而三,你硬要不斷碰撞政府的底線,政府也對你不客氣了。

當然,政府對待正義和良心的公民也便只有公然耍流氓,比如先是找各種理由和藉口拘留你,如果拘留之後還是不聽話,那就雇凶砍殺你。如果砍殺不成功,讓你有幸死裡逃生了,你還是不聽話,也便只有勞教你。一般情況下,勞教是政府侵犯踐踏公民人身自由權利最輕的處罰。再嚴重的,就給你弄個煽顛或顛覆罪。因為權力就在他們手上,法律全由他們說了算,他們想怎樣辦你就能怎樣辦你。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就看這個所謂的政府辦不辦你,如何辦你了。只要政府決心要辦你,保證可以把一個正在稱之為全國勞模或大英雄的人物辦成一個十惡不赦的超級大罪犯。也許可能沒有任何說服力的確鑿罪證,但也可以人為製造出來,這就是這種政府最擅長的銳利武器。三反五反,文革浩劫不正是這樣走過來的嗎?

李旺陽被自殺,這是現代暴力機器最直接的殺人手法,這也是現代獨裁政權達到最極限的歇斯底里的瘋狂。當然只能是被自殺了,而不是通過司法機關處以極刑的任何審判動作。因為那樣對於他們來說實在太麻煩,也太張揚他們的流氓舉措了。畢竟他們在公眾面前還樹立了那麼一塊貞潔的牌坊,果真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張旗鼓操作流氓手法的話,唯恐激怒大多數民眾共同起來推翻這個由流氓赤裸裸專權的暴政集團。

三、不能繼續維繫謊言,再多麼恐怖的暴力統治,終究都是紙老虎。

這就正如賊喊捉賊,如果賊人多,賊人們一定會群起攻擊一個好人,不明真相的群眾開始也會幫助賊人。當群眾一旦識破賊人之奸計,發現確實冤枉了一個好人時,群眾一定會憤怒異常,立刻反過來攻擊賊人,並且一定會讓這些賊人死得更慘。今日之中共,何嘗不正是這樣呢?很多高素質的獨裁政權的捍衛者,由於早已洞悉該邪惡政權的不保與岌岌可危,早日私下或暗地裡與民主陣營的人士做著各種各樣的疏通。比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過日子,各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敷衍了事敷衍塞責,等等,反正獨裁政權時日不長了,何必那麼認真呢?認真就是給自己造孽,為將來被清算留下罪證。還不如利用職務之便,手中之權,早日為自己積德,該給這些進步人士提供方便的時候還是儘量多提供方便。何況作為人,他們自己也都有一顆正直良善的心,他們也都希望國家和社會越變越好,而不是像目前這樣無限墮落下去。

關於這些事情,中共的那些被矇蔽的高官絕對不會清楚。所以他們只能還依然睜眼說瞎話,繼續堅守厚黑學的意淫維穩法則,比如習近平在今年6月28日的講話中所要求的,第一,要充分發揮黨的理論優勢,第二,要充分發揮黨的政治優勢,第三,要充分發揮黨的組織優勢,第四,要充分發揮黨的制度優勢,第五,要充分發揮黨密切聯繫群眾的優勢。當謊言被全面揭穿,賊喊捉賊也已無效,中共還會有說一套做一套,掛羊頭賣狗肉的理論優勢、政治優勢、組織優勢、制度優勢和密切聯繫群眾的優勢嗎?筆者以為,這一切優勢都全部瓦解消融,完全化為泡影了。

畢竟在這種體制下,即便是最高統治者,也只是看表面繁榮昌盛的現象,其實,來自下屬的欺上瞞下,他們哪裡會有那麼大的能力全部並一一洞悉呢?即便他們都是超人,有三頭六臂,也無能為力啊。所以,很多獨裁者,最終都在這種自戀的,自我感覺非常良好地氛圍中走向了斷頭台。也許即便到了斷頭台,面臨即將死亡時,這些人還依然陶醉在昔日的輝煌與無限榮耀中,自我感覺非常良好。這正如癮君子們吸食毒品,以及現代的中共某些官員玩女人死,恐怕都是受活死了。

四、腐敗制度滋生腐敗官權,中共如何能自我脫胎換骨?

廣西李美珍說:村長賄鎮長,鎮長賄縣長、縣長賄市長,市長賄省長,省長賄中央。階梯式上供,跨越式進香,幾何式暴漲,縣級個個身價百萬,省級個個過千超億萬。賣官鬻爵,瘋狂斂財,已構成中國歷史上史無前例、最醜陋之「官場現形記」,你敢拍胸脯說你廉潔嗎?你敢對祖宗先賢子孫後代說你兩袖清風嗎?

正如一網文所評論的,絕對權力產生絕對腐敗,這本身就是制度性的,缺少強力監督權力的原因所致。制度性腐敗的根源,是奴才專制迫使官員,甚至這個制度中的所有的人——那些掌握任何大大小小權力的人都不得不腐敗。不腐敗者被排擠出主流社會。這也叫做專制主義制度的「優汰劣勝」效應。這是因為奴才專制社會的政權基礎,就是謊言加暴力。政府對人民的管理,不是基於委託信用,而是基於暴力脅迫,謊言欺詐。因此,對謊言的臣服,對暴力的順從,就成為包括官員在內的奴化臣民的最高生活準則。那些說真話辦實事而能力出眾道德高尚的人,必須要優先剷除,才能避免其對暴力謊言制度產生威脅。這一點專制陰謀權術,古希臘的歷史學家希羅多德早有記載,並被政治學家亞里士多德揭示得清清楚楚。秦朝的趙高指鹿為馬的宮廷計謀,就屬於這一考驗臣下服從度的政治權術。

在這種謊言和暴力互保的恐怖政治條件下,只有謊言和暴力才能生存。既然只有道德敗壞或者無知無能的人才能存留在權力體制中,那麼制度化的腐敗就是必然結果。

另一方面,如秦暉先生對中國專制政治歷史的研究,也進一步揭示出類似的規律,你不腐敗,不但得不到承認,反而會面臨生存危機。

愛新覺羅•胤禛(雍正)就痛恨「清官」,稱他們為「巧宦」,「潔己而不奉公」,比「操守平常之人」更壞。他說的「奉公」其實就是對君主的服從,而「操守平常」這種修辭法,其實就是貪官的代名詞,和黑幫自稱「和為貴」類似。

這樣的腐敗制度,並非古代史,而是當代史。中共國人很多都有這樣的經驗常識,一個辦公室,如果大家做什麼見不得人的損公濟私的事情,一個人拒絕好處,同事領導就會立刻對其警惕:你什麼意思?想出賣我們自己陞官?

第三個方面,則是制度性的腐敗,不僅僅是官員,而且包括平民大眾。「走後門」的流行病,就是人們適應奴才專制社會的病態惡劣生存環境的策略。這是因為,奴才專制主義社會的律條沒有法,只有律,這些「一個又一個的規定」,其建立方式,目的本身就是限制人民的政治,經濟等各方面的自由權利,為「統治階級」削壓迫人民服務的。這樣,人民如果要嚴格遵守這些「規定」,必然無法正常生活,因此後門之風大開,人們通過關係網來維持生存,而不僅僅是官員通過關係網加官進爵。你只要在中共國做過企業,就體會到,沒有公司不違法,你要守法就根本沒法運作。所以,中共黨內政治鬥爭,或者要整肅政治反對派,只要閉著眼睛去查「經濟問題」和「腐敗問題」,必有斬獲。這也是專制權術之一,使得有一點社會財富和地位的人,必須只有唯唯諾諾完全聽命於強權中心。否則,因為他們的財富地位肯定有各種違反「規定」的「腐敗」問題,這麼好的駕馭官僚集團的籠頭,奴役百姓的皮鞭,你說他怎麼捨得真正地「反腐敗」而徹底拋棄呢?

總結如上三個因素:
1. 謊言加暴力的奴才專制制度,優汰劣勝,使跳樑小丑大行其道成為必然,貪贓枉法之人被聚集在權力體制中,甚至成為核心和權貴。

2. 作為一種穩定專制的權術,腐敗官員更是專制制度的基本要求,官員不貪反而自身難保。

3. 因為奴才專制制度的律制原理,使得整個社會制度化地腐敗變成為生存的必需。

這樣就可以理解,為何專制權力掌控者,根本不會情願真正地建立完善反腐敗的權力監督機制,首先怕民眾的監督威脅到自身的統治;其次官員相互監督無非演變成官官相護。那麼所有的監督機制必然形同虛設,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也就勢所必然了。

這種奴才專制主義制度的制度性腐敗的生成和保持機制,在自由主義社會,都是不可能全面存在的,只可能在某些局部,因為人員,權力監督制度不完善的緣故而以暫時的狀態出現,個案的形式存在。因為新聞言論自由,法治秩序的正常運轉,此類事情一定會被高效發現,並得以及時地糾正或根治。這是因為自由民主社會的權力委託管理機制,基於信用和制度保障,而不需要依靠暴力加謊言。

2012年10月18日於深圳貧民窟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