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每個官員都姓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7日訊】世界上有這麼一個地方——

領導人擁有絕對的權力,卻不經由公民選舉產生,而是來自一次又一次的秘密會議。對於這些會議,普通民眾只能透過謠言捕風捉影。反正有一天,最高領導人就從天而降了。

他上台之後,開始安插親信,清除異己。他並沒有真正的對手,但是即便對於那些敢於挑戰權威的人,他也毫不留情,必欲除之而後快。

在經濟上,他以正義之名,巧取豪奪,主要手段是剝奪民間資本,壯大自己能夠控制的國有企業。隨後是親友團一哄而上,肆意瓜分,形成權貴資本。

在鞏固權力的過程中,他會親民惠民,廣施恩澤,發動民粹,贏得不少底層民眾的支援。

同時他控制媒體,操縱學術,組織學者文人,為自己歌功頌德。不僅誇大和虛構政績,還要建構理論體系,有大政方針,有戰略思想,也有發展模式。

身為最高領導,他終於被神化,成為國家英雄、民族救星。寶座坐穩之後,則濫用職權,為所欲為,置法律程式於不顧,視民眾權利如糞土。

請問,這個地方叫什麼名字?

——沒錯,它就是重慶。

——是的,它也是中國。

我曾經說過,在重慶模式和中國模式之間,並沒有不可跨越的鴻溝。政治上唱紅打黑,對挑戰權力者無情打擊;經濟上招商引資,但要掌握在自己人手裏。在這些基本點上,兩種模式如出一轍。「毛左」人士對於薄熙來倒台的悲鳴,如同自由派人士對於結束重慶模式的歡呼一樣,不過是自作多情,最多也只能贏得一次性的恩寵。被利用之後,也必將棄如敝屣。

兩種模式的衝突之處,不過是一個人不能容忍縮小版的自己,何況它還赤身裸體。地方只可成為中國模式的部件,諸侯豈能自成一體?目無領袖,挑戰中央,無論什麼模式,最終都會被打壓,地方領導人都難免落到「和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的下場。

有重慶官員描述目前重慶的經濟困境時說,好比一個家庭,透支未來,購房買車,突然主人出事了,房貸、車貸立即出現問題。難道這不也是被權貴們綁架的中國經濟的處境嗎?

「毛左」人士正在發動連署為薄熙來維權。他們對於中央政府的呼籲,幾乎跟當初自由派人士對薄熙來唱紅打黑的憂慮一模一樣:公民權利、言論自由和程式正義。這個荒謬的事實難道不正好說明,中國模式和重慶模式缺少的是同樣的東西嗎?

我絲毫沒有為薄熙來辯解的意圖。無論中共高層將如何利用法律來懲治他,他在重慶以及大連、瀋陽和北京的所作所為,都已經被記入歷史。每個官員都有不同的個性和經歷,面對同樣的情景可能作出不同的選擇。我也不懷疑有些當權者具有改革的思想和策略,他們可能做出一些讓預備着鼓掌的人們拍響掌聲的姿態和行動。

但是,就一個整體的中國模式來說,每一個地方都可能成為下一個重慶,每一個官員都可能步薄熙來的後塵。因為這種模式的核心,就是權力不受民眾監督,變成一個個無法控制的怪獸,而這些怪獸又在經濟上嘗到了資本貪婪的盛宴,誰也無法阻止它們最終走向罪惡的深淵。

文章來源:《陽光時務》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