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振強:中國民眾的素質為什麼要比烏干達民眾的素質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7日訊】長期以來,一個語焉不詳、少有人深究的問題,遮蔽了人們進行深層次思維的路徑——中國人的素質太低、文明程度太差,比如隨地吐痰,比如敞胸赤膊,比如排隊加塞,比如大聲喧嘩等等。不久前,網路上的有心人對過馬路的情況進行了一番富有創造性的觀察後,歸結出了一個「中國式過馬路」:人們湊上三五一堆就過。這很是引發了不少人的同感,於是乎,對於民眾素質低下的聲討聲浪此起彼伏。

「中國式過馬路」,看似抓了民眾的現形,且素常狀況的確無不如此。但是,這個問題本身,其實根本經不起推敲——民眾為什麼不守規矩過馬路?這個規矩合理嗎?人性嗎?

更有心計的媒體對此進行了追訪,結果發現,闖紅燈與行人素質關係不大,交通信號燈中紅燈時長超過行人忍耐限度,方為「中國式過馬路」主因。專家的研究還揭示出了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結論:中國人對於過馬路,在世界上已屬於「能忍族」,竟然可以忍受90秒!而德國行人的忍耐時間限度是60秒,英國行人更低至45秒!而中國馬路上的紅燈時間多超過100秒,更有的長至145秒!

如此,人們方恍然大悟,卻原來,根本就不存在民眾素質低的問題,管制、管理民眾的一方以及指摘民眾素質低的一方,早已低下到不能再低了!

民眾素質低下固然,且知識水準、文明素養的確很低,包括學歷,普遍都不很高。試問,民眾為什麼素質低下?為什麼有那麼多的文盲以及低學歷、低素質者?是誰讓農民和愚昧、落後直接掛上了鉤?前後60年的建設、30年的改革開放,為何事關一個民族最基本生存、發展的文明素質問題,為何還是如此一團糟?

一個關鍵的問題是,我們的教育投入究竟幾許?怎麼就不能高一些?

資料顯示,2005年,我國的公共教育投入占GDP的2.8%,排在世界各國的末尾——比非洲窮國烏干達還低。2012年,也不過只是達到了4%。如此這般,還有什麼理由要求中國民眾的素質比烏干達民眾的素質高?

而這個4%,又有多少錢是真正用在了教育上?

現在的中國,就是塊鮮嫩的大蛋糕。我們不妨花費些筆墨,看看這塊蛋糕是如何下刀切下去的。

我找到的是前幾年的資料——中國除去數額龐大的「明稅」、「暗稅」外,還有行政收費、土地出讓收益、壟斷行業收入等。根據2005年經濟普查的資料,中國的行政收費中,工商、質監、城管、消防、交通5個部門,加上法院,共收取費用9724億。全體政府部門大約收取行政費用12500億。壟斷企業包括電信、石油、金融等,通過政府保護的壟斷地位而獲得巨額利潤,有學者保守估計,其數額也在2000億元以上。根據國土資源部統計,2006年全國的土地出讓金約為7700億,農民的土地補償金額大約只有10%。政府淨收益7000億。

這些錢用在了何處呢?有學者估計,預算內、預算外的中國政府的實際公務支出相加,至少占政府全部支出的30%以上。而日本為2.38%、英國為4.19%、韓國為5.06%、法國為6.5%、加拿大為7.1%、美國的9.9%。再看另外的資料,瑞典、丹麥和法國等國家的財政支出中,社會保障、教育、醫療保健和一般公共服務共占去全部支出的近80%!我們的資料,擠去水分,刨去回扣,又有多少?

公款吃喝、公款出國、公款用車的所謂「三公消費」,每年竟達9000億!這恐怕也不過是學者的保守估算而已。一年吃喝一個三峽工程!這樣的體制、機制不改,天理能容?

回到「中國式過馬路」。

倘進一步深究,是處於弱勢的民眾過馬路優先,還是處於強勢的各種車輛橫衝直撞優先?這實際上涉及到了體制、機制的本質——是公民社會,還是特權社會?制度設計、執行是出於民眾的方便、需要而處處人性化,還是為了管制、壓制民眾而機關官僚、毫無通融?

若考慮、照顧的是弱勢者的權益、便捷,而非強勢者的特權、暢通,則這個社會斷不會是個橫吃海喝的社會;反之,若對弱勢者的權益、便捷根本不予考慮,或最末位考慮,對強勢者、權勢者處處體貼入微,人性化只劃線到強勢者、權勢者一方,即便擁堵到城市癱瘓,拿出來的治堵方案,對強勢者、權勢者的權利、便捷絲毫無犯,則大抵就是這個社會的現實情形了——等紅燈最長145秒,超過英國三倍多,或許這根本不算什麼。設計成讓你等上個把小時,你能說不?你能不等?

製造、造成、形成了整個社會民眾學歷、知識水準極低、文明素養、人格素質極差的體制、機制,是沒有權力反過頭來指責民眾如何如何的——有什麼樣的體制、機制,就會形成什麼樣的民眾以及社會生態,這基本上是個等式以及因果鐵律,尤其是在中國這樣一個體制、機制掌控了從物質到精神的一切資源、包攬一切、分配一切、領導一切、管制一切,且資訊一切、內聯網路一切的社會,更其如此。指摘、責難民眾的諸如不等綠燈、不守規矩,實際上是在為不公平、不公正的體制、機制放煙幕彈、狡辯遮羞。

民眾若只是愚昧、麻木、不守規矩、不等紅綠燈,其實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這至少還能使未來回歸人性的社會、道德的社會、規矩的社會、法制的社會、公民的社會有某種可能。

麻煩的是,中國社會的民眾在長期封閉、大一統以及黑白、是非顛倒的語境下,被鼓勵或自鼓勵而形成事實上的義和團心態、義和團思維、義和團做派以及義和團幫派,才真正是無可救藥——此前不久的藉口一個小島的打砸搶燒行為以及其間的一個大學先生掌摑清醒民眾耳光還不受任何懲處事件,早已為我們敲響了警鐘!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