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遲到的哀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8日訊】近日,河北滄州市郭起真將他致習近平的公開信投書本台,内容如下:

十八大在十一月八日召開,習近平接任下一屆最高領導人只是時間的問題,當我決定給習近平副主席寫信的時候,忽然感到一絲的忐忑不安,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值得驚動中央政府的最高領導人?滄州市市委書記薄紹銓因為買官賣官貪污受賄被判處了無期徒刑,河北省省委書記程維高也涉嫌違紀被罷免。網上給擔任總書記的胡綿濤發表了十二封公開信,儘管被滄州惡警當作殺人真凶的兩名無辜百姓無罪釋放,本人卻遭到來自政府、公安的十八年的打擊報復。而本人又是犯下怎樣的不可饒恕的罪行,遭到滄州政府和公安的殘酷打擊報復呢?

96年河北滄州市水月寺社區一對即將走入婚姻殿堂的青年,在住宅內被歹徒殘忍的殺害、肢解,並將所有的財物洗劫一空。六天后,滄州市電視臺全天滾動播出公安機關破獲特大殺人案。經本人向涉嫌的殺人嫌犯家屬和相關人員瞭解、推理,斷定這是一起滑天下之大稽的冤案。

於是98年4月撰寫了數萬字(83頁稿紙)用掛號信給中央電視臺和前中華人民共和國總書記的江澤民寄信,反映河北滄州市新華房管所原所長,利用職權霸佔三套已出售的公有住宅和河北滄州公安將無辜的百姓當作殺人真凶關押的真相,信寄出的當年年底,中央召開會議前夕,滄州市新華區政府和公安派出所竟然派出二十幾個對本人進行二十四小時的監視居住,自稱滄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隊長的人,就公開地軟硬兼施進行恐嚇。就在滄州各級政府動用公權,興師動眾地進行非法監控打擊迫害訖今的十三年期間,被關押的無辜百姓無罪釋放之時,其母親已氣絕身亡!此後,滄州各級政府為了掩蓋這起人神共憤的滔天罪行,竟然以政府名義對本人公開的進行十幾次監視居住,全家遭到跟蹤騷擾,三次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扣押、秘密竊取和搶劫了共七台電腦,最終判處四年徒刑,妻子竟然也遭到非法拘禁。

本人向實名向相關部門反映問題和對一起特大案的推斷,如果是捕風捉影的空穴來風或將自己的臆想向社會乃至更大範圍的擴散,理應受到法律的追究,但如果本人的推斷恰恰得到了事實真相的充分驗證,至少避免了出現聶樹斌那樣更大冤案,那麼,做為政府機構的所作所為,又應該做何解釋呢?

儘管本人因為向中央政府和世界揭露滄州惡警執法犯法遭到如此的打擊報復,並發表揭露文章:《科長與總統》《滄州惡警比日寇有過之無不極》《滄州特大殺人與黑河監獄》《哪個政府最不人道》、《誰為自殺的潘某的自殺埋單》《臺灣十五年前枉殺軍人和滄州關押無辜的百姓》《道德PK殺人》《給偵察南京搶劫殺人的員警支一著》等文章中,以大量鮮活、令人觸目驚心的個案,措辭極其嚴厲地抨擊和譴責、揭露抨擊滄州少數人草菅人命的惡劣行徑和相關部門無動於衷的失職、瀆職。

雖然本人在文章中以大量的事實為依據,“損害”了滄州政府和公安的“高大”形象,但必須清醒地認識到,愛之深、恨之切。任何一位有良知、有社會責任感的中國人,對大千世界的是與非、美與醜,都有涇渭分明的界定,對任何有損於人民、民族、國家形象的行為,都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匡扶正義的義不容辭的責任和義務。對滄州公安機關製造的這起將無辜百姓當做殺人犯關押的妖風不止,對這種顛倒黑白,混淆是非,視人民的生命如草芥的罪惡行徑不去譴責、不去深究、不去懲罰,就是喪失了做人的底線,就是助紂為虐,就是姑息養奸,就是對黑惡勢力的包庇縱容,就是對生命的漠視,就是對真理和正義的粗暴踐踏,就會助長更多公安內部的害群之馬更加瘋狂的殺人越貨,危害社會,就會有張姓、李姓的無辜百姓成為真凶的替罪羊,就會有更多的母親氣絕身亡!就會使更多的惡警把百姓的生命當作加官進爵的階梯和捷徑,就會造成更為惡劣的國際影響,就會更嚴重的損害政府的形象,甚至使政府坍塌!所以,每一位有良知的中國人,每一位具有聖潔母愛的媽媽,每一位熱血男兒,都不會對此熟視無睹袖手旁觀!

滄州96年發生特大殺人案,公安機關就將無辜的百姓關作殺人真凶關押,本人出於公民的良知和責任,向相關部門揭露滄州惡警草菅人命的罪惡,卻遭到殘酷地打擊報復,導致兩名無辜的百姓被當作殺人真凶關押三年之久,從而造成了一名受害人王蘭歧蒙冤受辱關押數年,隨時有被綁赴刑場槍斃可能,其母含恨氣絕身亡!!!其父的精神徹底的崩潰,在為相濡以沫的愛妻出殯時,當看到運送妻子靈柩的拖拉機便大驚失色,拉著剛剛無罪釋放的兒子王蘭軍,魂不附體地在貧瘠的郊野外狂奔亂喊:鄉親們,快跑呀!警車又來抓人了!

河北滄州惡警的執法犯法、草菅人命,導致了受害人的母親氣絕身亡,使數百萬的滄州人民蒙受著欺騙,造成如此惡劣的社會影響,不對惡警依法做出公正、公開的嚴厲的懲處,就是對十三億人民的犯罪,就是迫害致死的年青母親生命的褻瀆,就是對類似草菅人命惡警的包庇、縱容和獎賞!

大家也許不會忘記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原廣西壯族自治區副省長成克傑,他在臨刑前所留下的振聾發聵、令人深思的話“廣西有那麼多的新聞機構,我也有那麼多的親朋好友,他們如果有一個人真正的起到監督作用,成克傑怎麼會走到斷頭臺!”成克傑其言也善的哀鳴,固然絲毫改變不了他的可恥下場,但給活著人留下怎樣的教訓和啟迪?

然而,逆耳的良言衷告,會使在罪惡的深淵越陷越深的志得意滿者幡然悔悟、懸崖勒馬嗎?本人“得罪”一個科級的馬桂臣就被關押、判刑、開除公職、坐牢;得罪了將無辜的百姓當作殺人真凶的惡警,就多次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甚至判刑,那麼得罪了這位高權重的部級省長大人,會得到什麼樣的打擊報復和得到怎樣的下場恐怕無須贅述。

當親朋好友和人民真正地起到監督作用,是聞過則喜、洗心革面、脫胎換骨的痛改前非,還是象製造滄州特大殺人冤案的相關人物那樣執迷不悟、鋌而走險、一意孤行,甚至不惜頂風作案,挖空心思、絞盡腦汁、曠日持久地用一個個錯誤掩蓋另一個錯誤,用一個罪惡掩蓋另一個罪惡。自恃殺了一個無辜百姓就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政治財富,抓一個直言者就可以在人心不古、物欲橫流的塵世間飛黃騰達官運亨通,從而達到如蟻附膻、賴佛成神的仙境!

遺憾的是,成克傑是在即將走到斷頭臺,才感到人性和良知早已蕩然無存,由衷的發出遲到的懺悔,而在古城滄州,積極地充當馬桂臣打手和製造人命血案的“人民保護神”,總是自欺欺人地僥倖做著——再做一次惡,就可以逍遙法外,從而使犯下的所有錯誤和滔天罪行銷聲匿跡不了了之,所以,迄今還在爭先恐後,樂此不疲地邁向萬劫不復的萬丈深淵。

其實,成克傑做為一方諸侯,揮金如土、侈靡淫逸至極,“帥府”中眾多的隨從、食客可謂心知肚明,之所以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或推波助瀾,又不約而同的將其推進萬劫不復的深淵,無非是在這個世風日下的社會上詮釋著“君子惟朋友不堯舜,小人惟主子不草莽”的宣言罷了。然而,那些被其統治的數百萬乃至千千萬萬的廣西人民,倘若不是懾其淫威而噤若寒蟬,成某又怎麼會直到臨刑前,才發出其言也善的遲到哀鳴?!

2012-10-3清晨五點於滄州
手機:15031424387;Skype用戶名:g15031424387;QQ:1505698042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