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孟奇:「後保八」時代來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8日訊】十八大像是個反高潮的戲碼,戲沒到落幕,甚至跑龍套的都還沒上舞台,這齣戲的高潮看來就已經過了。在政治方面,最令人驚奇的高潮戲當然是薄熙來不只中箭落馬,甚至傳言將遭到嚴懲,而這也意味著「唱紅打黑」代表的文革餘毒可能即將被有系統的肅清。

在經濟方面,雖然戲劇張力沒有政治面那麼明顯,但是北京方面看來已經下定決心放棄「保八」。在過去十幾年來,維持8%經濟成長率被視為中國經濟最重要的目標,而「保八」也成為中國各級官員朗朗上口的口號。一旦經濟成長率有低於8%的危險,北京方面就會強力發動政策工具。

因此,當溫家寶在今年初設定7.5%的增長目標時,外界多少抱著觀望的態度。不少人猜想一旦經濟成長率真的要跌破8%,「保八魔咒」終究會促使北京出手。但是雖然現在已近年底,破八將成定局,北京還是沒有出台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政策。由此看來,十八大很有可能成為「保八」與「後保八」時代的分水嶺。

北京所以放手不保八,比較好的理由是不再飲鴆止渴,依靠由地方政府不計效率投資揮霍的財政刺激政策。但另一個實質理由是手上恐怕也沒有足夠子彈,特別是先前的四萬億已經讓財政元氣大傷,難以再出台一次類似規模的刺激政策。

雖然觀察家普遍認為不保八是個比較明智的決定,但是這對一些依賴中國市場甚深的國家與企業已經產生明顯衝擊。鐵礦石、銅和煤等大宗商品的價格今年已經因為中國經濟放緩而出現大幅下跌,這對於澳大利亞、巴西、印尼的經濟都產生相當影響。德國、日本的工具機與汽車產業也都受到沉重打擊。

無論如何,「後保八」時代也是中國必須認真面對經濟轉型的時代。溫家寶一再說過中國先前依靠低工資、高污染、低效率投資、高貧富差距的增長模式是不可持續的,但事實上除了今年以外,中國卻在不可持續的增長道路上暴衝了好一陣子。薄熙來的「重慶模式」不只代表政治上的文革餘毒反動,也代表經濟上的腐敗官商暴走,如能在十八大前後被確實肅清,實為中國人民之幸。

但是要扭轉國富民窮、重投資、輕消費、過度依賴出口的經濟結構並不容易,特別在金融體系與資本市場方面,經濟轉型勢必牽動政治改革。不管中共在十八大做出怎樣的轉變宣示,接下來的新領導班子能否抗壓落實,是特別需要觀察的地方。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