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良民:2億元國有煤礦被以37萬元賤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9日訊】2007年,山西保德價值2億餘元的南河溝鄉扒樓溝村煤礦被以37.5萬元拍賣。該礦原礦工曾入股10%的股份遭強行退股。有官員稱,煤礦拍賣時評估公司、拍賣公司都是安監局找的,買受人之一就是原安監局長李新生的內弟張懷保。2008年,煤礦被以2.6億元的價格「轉讓」給神達晉保煤業。而現在該煤礦已經價值30多億元(新華網10月24日)

拍賣一家國有煤礦,當然得先進行公正的價值評估,這是任何拍賣的基礎;但顯而易見從報導的情況看,當年的拍賣是被權傾一時的當地安監局長操控了,因為都是他找來的評估公司,而且就連拍賣公司也是局長大人請來的,很「恰巧」呵,買受人竟然也是局長的內弟,於是乎這當時價值二億元的國有煤礦,「理所當然」的被以不到38萬元賤賣掉了。整個過程仿佛就像一個順理成章的黑幕交易,國家的財產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流入了貪官和他的家族手中。

都說山西煤黑,所以好煤多,但圍繞這被稱之為黑金的煤礦之間的利益博弈,似乎再次讓我們看清楚了,有些貪得無厭的官員,遠比山西之煤更黑。如果這些顯而易見的利益鏈證據不是捕風捉影,那麼我覺得對山西當地紀檢部門來說,應該算也挖到了一個腐敗分子的黑礦了吧,是不是也該順藤摸瓜,去認真挖一挖,挖出一堆碩鼠呢?這對於紀檢部門來說應該不算太難的事吧?

2億元的國有煤礦被以37萬元賤賣,我想絕不僅僅只是當地安監局長一個人有那麼大的能量,其背後一定還有著一個巨大的利益鏈條,作為一個以以煤礦為主要產業和政府財政收入的地方,安監局長的權力固然顯赫,但畢竟像報導所說的,地處晉西北的保德縣,「一黑兩紅」是傳統支柱產業,而2011年該縣財政收入20多億元,煤炭收入占大半以上,屬於典型的煤炭財政。如此這般,局長也不可能輕而易舉的在那麼多比他地位高的官員眼皮底下,如此巧取豪奪國有財產吧?所以其中必有貓膩,說不定會有更多的官員牽涉其中,或以參股的形式,將國有資產暗渡陳倉劃入私人腰包。而如今這個價值已達30多億元的煤礦,顯然已經成了某些個人名符其實的黑金礦。

我們看到新聞報導稱,事實上,該企業正是安監局長的內弟張懷保等人聯合當地官員反復轉包、出讓的產物。知情人說,該企業如今表面上看是神達晉保煤業控股,但暗股有多少,誰也說不清,包括幾十年來在該礦上班的老職工們,甚至弄不清幕後大老闆真正是誰。直到2007年11月8日,是讓扒樓溝國有煤礦老職工們永遠忘不掉的日子。當日,保德縣經貿局、煤管局、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等部門聯合下文,扒樓溝國有煤礦搖身一變成了山西晉保煤業有限公司。拍賣期間,其中3號競買人,也就是張懷保、徐建軍、蘭金明購得,成交額為37.5萬元,由買受方直接支付給賣受方,本次合同交易合法,確認有效。」記者發現該產權賣受方蓋章處,保德縣經貿局既無簽名,也沒有蓋章。對此,保德縣一些老闆說:「上面公告時間只有兩天,除內部人知道外,其他局外人幾乎不知情,屬於典型的暗箱操作。」;而僅僅兩年後2009年9月18日,晉保煤業轉讓給神達晉保煤業,張懷保40%的股份就賣了近億元,可謂一夜暴富。

顯而易見有人瞞天過海利用權力將國有資產瓜分了,如今這樁典型的侵吞國有資產醜聞被曝光,不知道當地政府到底要如何向公眾交待?到底是不是敢徹底的進行清查清算?否則很難說這裏的官員是不是已經因利益而結成了一條比煤還黑的腐敗利益鏈,那些負責審核批復的官員們不可能是傻子,更不可能隨便就批准,甚至有可能象過去我們見識過的那樣,連紀檢的官員都可能參股入股,參與瓜分國有資產。除非當地政府敢順著媒體曝光的證據進行徹查,儘快給公眾、給社會一個明確的答案。

2億元國有煤礦被以37萬元賤賣,可謂在全國賤賣國有資產的案例中都屬罕見;人們有理由相信,這地方,有人比煤還黑;這個案子要查清可能並不複雜,但能不能查清腐敗黑幕並給公眾一個交代,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