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賽萌:「國」無甯日之時「歌」只是個傳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9日訊】「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這首悲壯雄渾,飽含堅強鬥志和不屈精神的歌曲就是被我們中國人廣為傳唱的共和國國歌。在民族危亡的歷史關頭,它曾鼓舞著無數華夏兒女為捍衛祖國和民族尊嚴進行不屈不撓的鬥爭,甚至不惜拋家棄子,血灑疆場。

自從我記事起,這首極富時代感的歌曲便一直伴隨我的成長。少年時期的學生時代,週一的升旗儀式,當我站在操場上聆聽回蕩在校園上空的進行曲,胸中熱血沸騰;青年時期的大學時代,當我看到中國健兒在家門口的那場奧運會上奪得一塊塊金牌時,聽到那激動人心的歌曲一次次奏響時,電視機前的我幾欲哽咽落淚。

作為在中國官方正統教育下成長起來的一代人,我深知帶有濃厚愛國主義色彩的《義勇軍進行曲》曾在我們心中佔據了多麼崇高的地位,它曾經給我們帶來了何種難以忘懷的內心激蕩。然而,現在有一個地方政府竟然禁止轄區民眾傳唱這首象徵國家的歌曲,其公安局副局長竟然毫無避諱地叫囂道「誰唱《國歌》就抓誰」。對此,軍事評論家趙楚在微博上憤然質疑寧波當局:《義勇軍進行曲》是民族危亡時代中國人唱來激發為民族獨立和自由而奮鬥的歌曲,現在禁止唱國歌,你們是中國人的政府還是日本佔領軍的政府?

國歌通常都帶有愛國主義色彩,在許多場合代表著一個國家的形象和尊嚴,在某些特定的歷史時刻,它還能起到凝聚民心、鼓舞士氣、反抗侵略等作用。當然,以現代政治理念來看,國歌並不一定就是神聖不可侵犯,並不一定就無可置疑地具有崇高地位,它僅僅也只是某政府欽定或承認的一首極具政治色彩的歌曲,它的存在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政治功效。正因如此,人們很難想像一個政府竟然會禁止民眾傳唱自己所欽定的政治歌曲,這種行為無疑是對自身權威的否定,同樣也是對民意的漠視。

在這次「寧波事件」中,寧波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的那句「誰唱《國歌》就抓誰」或許是缺乏政治考量的無心之語,是在情急之下的口不擇言,但這種慌亂中的「口不擇言」卻是這位副局長最真實直白的想法,而這句話也將成為此次群體事件中最貼切的注腳之一。

在此次群體事件的過程中,儘管當局通過技術和行政手段進行封網、遮罩手機信號、嚴禁媒體報導等方式壓制輿論,但仍有眾多線民通過各種手段在互聯網上發言,積極聲援寧波當地民眾。除了譴責寧波當局、聲援當地民眾之外,線民連寧波市某高層領導的一些家族秘聞也挖了出來,包括手戴價值14萬元的高級名錶、妻兒移民新加坡等鮮為人知的資訊,而線民之間也盛傳,此次PX專案與該領導人的姐姐有關,所以專案才一路綠燈,直至引起這次民眾情緒的大面積反彈。

不管網上傳言是否確切,但這透露的資訊卻意味深長。儘管這次群體性事件的起點是民眾反對政府上馬PX專案,但當全副武裝的武警對與民眾在廣場對峙之時,事件就已悄然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民眾在保衛家園的悲壯中增加了反抗政府、表達對現狀不滿的情緒,而事件也由一個環保事件變成了政治事件。

這也就是為什麼億萬線民幾乎一邊倒地支持寧波民眾,譴責當地政府,而某官員的名表和姐姐被網友挖了出來也就不足為怪了。如果單單是環保問題,事情或許不會像現在這麼棘手,也不會牽扯出什麼官員家族財富,至於建於不建該專案則可以通過雙方來協商解決。

環保事件之所以演變為政治事件,一者是與寧波當局恐懼民意,武力彈壓、封網斷網等火上澆油的處理方式有關,二者是因為寧波當局代表的是現行體制,在民間輿論場上,他們代表著天然的劣勢。換言之,此次群體性事件,寧波地方政府只是現行制度的一個替罪羊而已,線民的怨恨借助於此次環保事件得以釋放,而寧波當地民眾對現體制的不滿則通過「唱國歌」等方式來表達。

「唱國歌」原本象徵著愛國,是擁護現政權、維護現行體制的表現,但在此事當中,卻有了相反的作用。這表明,現政權已蛻變為當初自己所反抗的那個政權,在從革命黨向執政黨轉變的過程中,中共遇到了中國歷代統治集團都無法規避的陷阱。換言之,中共在依靠社會底層民眾對於體制的不滿從而奪得政權,但在奪得政權之後,中共卻無法繼續根除社會底層對於體制的不滿情緒,而其一手發動的底層運動極有可能在自己身上重演。

最近鐵道部和公安部聯合下發的一個通知則從側面驗證了這個判斷——在10月20日至11月18日期間,對乘坐火車旅客攜帶物品和通過鐵路托運行包從嚴實行安全檢查,乘客所攜帶的錘子、餐刀等物品必須進行托運。在此之前,實名制驗票也開始嚴格執行,所有進京、進疆、進藏列車,動車組列車都必須實行100%實名制驗證。

對於這種草木皆兵的做法,許多網友紛紛表示了自己的不滿,天涯社區輿情頻道的官方微博「天涯輿情」發微博說:聽聞黨的十八大即將召開,農民工兄弟坐火車勞動工具都被沒收。這算什麼,我昨天帶了一面黨旗傍身,過完安檢就剩一塊紅布了。

錘子和鐮刀是中共黨旗上最鮮明的特徵,帶有強烈的政治色彩,表明其階級屬性和利益代表。然而,當中共從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之後,其所代表的工人農民階級卻被告知不准攜帶工作工具乘坐火車。這是一種防範和不信任,更是一種恐懼——一種對於底層社會力量的恐懼。因為,依靠工農起家的現執政黨十分清楚底層社會所爆發出來的驚人破壞力,而數十年前,正是現執政黨親手打開了這個潘朵拉的盒子。

共和國首任領導人毛正是發動底層民眾的高手,其爐火純青的手法讓中共在革命年代迅速崛起,繼而奪得天下,但他的這一套卻也在建國之後給他所締造的政黨帶來無盡的災難,其最顯著的一個災難便是文革——通過發動底層民眾對官僚集團的不滿,從而達到肅清政敵的目的,最後差點造成全面內戰的結果,以至於在他逝世後,整個國家徘徊在崩潰的邊緣。

最近,中央釋放某些信號,稱將在十八大上刪除黨章中有關毛思想的內容,這或許正是執政黨嘗試告別革命歲月的一步重要舉措。因為,只要帶有濃厚革命色彩的毛思想一日不被清除,那麼現執政黨的自我分裂便一日得不到解決。

從打天下到坐天下,儘管只有一字之差,但卻千差萬別,打天下時需要鼓吹「造反有理,革命無罪」,而坐天下則強調「發展是硬道理,穩定是死任務」。現在看來,中國現任執政黨在這個轉變過程中遇到了一個非常棘手的麻煩——政權合法性問題。

建政之處,中共自稱帶領中國取得了民族獨立,走出了半殖民地的泥潭,通過暴力手段奪得政權,自授政權合法性;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經濟增長迅猛,民眾生活水準日益提升,綜合國力顯著增強,執政黨可以通過高速的經濟增長來購買政權合法性;如今,改革紅利早已喪失殆盡,經濟下行壓力陡增,執政黨再一次面臨比之前更為嚴峻地合法性危機。

正因如此,所以其對底層社會的嚴防死守在接下來一段時間裏必將成為常態。作為曾經的激進革命黨,中共對自己「優良的革命傳統」當然心知肚明,這為其執政埋下了一個揮之不去的隱憂:當國民黨政權橫徵暴斂、人心喪盡之時,中共可以堂而皇之地通過革命手段推翻它;那麼,當自己成為執政黨之後,該革命傳統是否仍需傳承下去呢?

如果否認其革命傳統,那麼其建政之初的自授合法性也就無從談起,更會影響到現政權對於歷史和自身定位的評判;如果肯定其革命傳統,那也就是間接承認當下民眾對於現政府保有暴力革命的權利。這是一個必須得做出決定的兩難選擇,在現政權沒有完全解決政權合法性問題之前,這是一個無法破解的死局。

這也就是為什麼曾經作為政權基石的工農階層如今卻成為現政權不穩定的最大變數之一,而曾經鼓舞無數革命烈士奮勇前進的《義勇軍進行曲》如今卻被寧波警方勒令禁唱。對於現政權而言,無論是軟化革命鬥爭意志的靡靡之音,還是專供帝王淫樂的玉樹後庭,亦或是低俗媚俗吟唱小資生活的流行音樂,其歸根結底也只是低級趣味的庸俗文化,而真正的「亡國之音」卻是充滿鬥爭意志、飽含抗爭精神的雄壯激越的共和國國歌。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