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著作中文版被大改 六四鎮壓成「風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1月1日訊】(新唐人記者劉璇綜合報導)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去年出版的著作《論中國》(On China),10月初由中信出版社在大陸發行簡體中文版,不過遭到大幅刪改,其中論及1989年「六四」事件的章節刪改得最為嚴重。不願透露姓名的大陸學者指出,出版審查制度繁瑣又無謂,涉及政治的書籍往往要經過多個部門審閱。

「風波」代替「六四」

據香港《明報》報導,《論中國》去年出版後受到中共中央高層關注,解放軍總參謀部立即翻譯此書,對比中英文版本內容,各章節都有零星刪改,刪節最嚴重的是第15章「Tiananmen」(天安門),標題都被改為「美國的窘境」。

文章舉例,例如「1989年春夏」、「那場風波」,「鎮壓」、「屠殺」、「暴君」等所有負面詞要麼被刪除,要麼被改成較緩和的「平息」,即使原本是直接引用老布希與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斯考克羅夫特(Brent Scowcroft)的原話也照刪不誤。

在「六四」後,中共元老鄧力群提出「如果我們不與自由化和資本主義式的改革開放進行堅決鬥爭,我們的社會主義事業就會遭到滅」,中文版雖保留此句,但改成「中央內部有聲音說」。其餘的小處刪改多是刪去形容詞,令行文變得「和緩」,例如「野心勃勃」的朝鮮領袖金日成,羅馬尼亞共產黨政權的「血腥」倒台,形容詞均被刪除。

曾滯留美國駐華使館的方勵之事蹟被簡化,《明報》指,文章中的第15章其中一節題為「方勵之糾紛」,中文版刪去對方勵之事的介紹,僅稱「持不同政見的物理學家方勵之」。但中文版將逾3頁的英文內容全部刪去,只得一句「就方勵之問題達成一攬子方案」,就直接跳到「鄧小平(問基辛格):布希(布希)會喜歡並同意這項建議嗎?」讀者根本無從知曉「方案」究竟是什麼。

報導並引述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大陸學者指出,如果書中涉及到外交,就要交外交部審查,涉及軍隊,就要交解放軍總政治部審查,「所以非常麻煩,時間拖得很長」。

該學者指出,翻譯的著作出版時,原作者與出版社訂立合約時,條款中一般會包括「所有刪改需經作者同意」,所以相信基辛格也知道《論中國》會被改。

另一名學者則透露,「規避」審查機制的方法是交上大綱及「初稿」,通過後再加上可能敏感的內容,但對方可能會見到提綱,要求交出「重點章節」細審,「所以都很難說,這是一個政治操作的過程」。

有讀過中文版的網友稱,雖然明知此書經過刪節,但其中仍揭示了中共與蘇聯的矛盾、中共高層內部的一些矛盾,這在之前的出版物中都較少提及,所以仍有一定價值。

基辛格被諷「跨國掮客」

自1971年開始,基辛格先後70次到中國,其中50次是官方訪問,20次是私人訪問。2011年,基辛格出版《論中國On China》一書。中文版還未面世,就受到中共媒體的大肆吹捧。然而,美國主流媒體發表書評,都批評基辛格,指他只講利益,不講原則;炫耀權謀,不問是非。

香港《開放》雜誌總編金鐘當時發表評論文章稱:「基辛格已和中共建立了利益共同體。基辛格的顧問公司業務是數十家大公司的中國生意。相信很少有政客像基辛格這樣將從政資源最大化變為商業利益。他在商界已贏得『跨國掮客』的稱號。」

時政評論家曹長青撰文批評基辛格說:「他姑息中共,犧牲原則,整天玩策略計謀,損害原則理念。這種只管輸贏、不問是非的政客,美國的左右兩派都不喜歡他。這種權術之路,在特殊的機遇下,可能給政治人物帶來光環,但卻不會給健康的民主社會帶來正向價值。所以,從長遠來看,基辛格之路,只能是一個引以為戒的負面教訓。」

薄熙來收買基辛格為「唱紅打黑」站台

據悉,基辛格三次訪問重慶,每次訪問的間隔大約都是15年。2011年6月28日,88歲的基辛格第三次到訪重慶並讚揚薄熙來是中國的一位傳奇式人物。私下裡,他還親身參与了紅歌會並高度評價「唱紅打黑」。重慶對此高調報導。

有消息稱,在薄熙來倒台後,為求自保,重慶市長黃奇帆揭發說,為了求得基辛格為重慶模式說好話,薄熙來不僅親自出面超規格接待這位早已過氣的美國政客,更多次要求黃奇帆為基辛格在重慶的各種生意「讓利」。他不得不照辦,總計「讓利」給基辛格1.6億美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