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言博客】“中國式過馬路”的現實隱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1月13日訊】西哈努克不是我的“老朋友”

西哈努克死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記者會上表示,西哈努克的逝世,不僅是柬埔寨人民的巨大損失,也是中國人民的巨大損失。對此,網上有篇署名水流沙壩的文章評論說:我聽到這話,摸摸錢包,沒損失呀,住的房子面積也沒縮水,退休照樣雙軌制,說巨大損失,真是見鬼了。莫非我不是“中國人民”?我犯糊塗了。在雙軌制盛行的中國,難道這外交部發言人說的“中國人民”也是雙軌的?活了幾十年,今天算是明白了:很多時候“中國人民”並不包括我這類屁民。洪磊這話,我等屁民得反著聽,應該是中國減少了巨大損失。從1970年開始, 中共就決定,每年向努克提供500萬人民幣捐款,40多年下來得多少錢啊!當年,西哈胖娃也算是和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媲美的歌唱家,自編自演了幾首歌頌中共的歌曲,其實是歌頌食物和人民幣。吃住在中國,到處觀光,這樣的好日子,是建立在另一部份“中國人民”勒緊褲腰帶的基礎上的,那時候,農村的很多地區,一天的全勞動力,所掙的工分還不足一毛錢,這“老朋友”給中國人民的回報,就是一些反美口號和一條胡志明小道,這小道是用來運送武器裝備,給當時的老朋友越南,與美國人戰鬥的。暗中支持反美,嘴巴上還挂著不結盟的忽悠人的鬼話,最終被美國識破,被親美的郎諾趕下臺,落難流亡到了北京。這樣一個被中國政府管吃管喝,要錢給錢的福喜臉嘴,左看右看都讓人感到噁心。當我們的人民還在為看不上病,買不起房,吃不上放心食品時,他卻心安理得地花中國百姓的錢,享受著中國特色的高干醫療,吃著特供,試問,誰願意和這種寄生在中國人民身上的人做“老朋友”?

中國式過馬路”的現實隱喻

最近,在網上流行這麼一個詞,叫做“中國式過馬路”,就是湊夠一幫人,一起闖紅燈,造成正常行駛的汽車被迫停車。對此,作家喬志峰評論說: “中國式過馬路”具有非常深刻而形象的現實隱喻。現在的中國和中國人,正走在時代的十字路口。各種現象、矛盾、問題,都亂作一團。雖然號稱消滅了“階級”,但戶籍、出身、職業等因素,卻依然將人分為了三六九等。有人開車,有人騎車,有人走路。開車的看不起騎車的和走路的,認為是他們堵了路。騎車的和走路的,認為開車的用非常手段,侵佔了更多的公共資源,仇富更仇腐。大家的心裡都很著急,很浮躁。都想走快點,都害怕被時代拉下。可是,大家的思想卻不統一,走的方向就難以協調。我急著往這邊走,你急著往那邊行。你不想避讓我,我也不想避讓你。怎麼辦?只能“狹路相逢勇者勝”。 路口明明有紅綠燈,明明有規矩,卻只是個擺設,沒有幾個人當回事。不守規矩走遍天下,守規矩寸步難行。黑貓白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並且,很多規矩本身就不規矩,是擁有話語權的人制定的,有著明顯的缺陷和傾向性。有的規矩乾脆就是個陷阱,目的就是挖個坑讓人跳,執法就是執罰,甚至執法就是釣魚。文章說,馬路上就只能這樣一直亂糟糟下去,而沒有解決的辦法了嗎?當然不是,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就不存在類似問題,文明國家的馬路上秩序井然。別人有現成的成熟經驗,可那些擁有話語權的人偏偏視而不見,寧願揣著明白裝糊塗、“摸著石頭過馬路”,下定決心一條道走到黑。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