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全球華人攝影大賽銀獎作品淺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2月8日訊】新唐人電視台(NTD)第四屆全球華人攝影作品大獎賽的三個類別的銀獎作品我們在此做一個淺析。獲獎是綜合考量,有著很大的機遇性,獲獎的不是一定比沒有獲獎的就更好,每個作品都有他的優秀之處。


銀獎作品《慶祝》/美國 李國強

1, 銀奬作品《慶祝》

美國作者李國強的作品《慶祝》原名為‘High Five’獲得新聞類銀奬,這幅作品的主題表現了一名全副武裝的美國士兵與阿富汗小孩子之間的一個情感互動的瞬間,他們之間的表情和動作是和諧和平的,與身負武裝背後的戰爭因素有著強烈的對比反差,這就是新聞照片叫好的特徵之一。此作品成功之處在于主體人物之間的情感交流抓拍的好,特別是那個小孩手掌的動感、伸出的舌頭,以及士兵叼着的煙袋,另一個孩子休閒叉腰微笑的表情等一些細節都是表現主題的很重要的成就因素。

此照片在構圖上將三個人物放在常用的傳統三角構圖法則上,把士兵放在很近的位置角度來表現戰爭的份量與和平之間的反差對比。小孩的腳部缺一截在構圖上不是很嚴謹完整。但是在主題表達上、細節的表現力上佔了非常大的獲獎份量。


銀獎作品《偉大的師尊法像》/台灣 孫湘詒

2, 銀奬作品《偉大的師尊法像》

《偉大的師尊法像》這幅作品是台灣作者孫湘詒高空拍攝的,作品獲得了新聞類銀奬。這幅作品拍攝的是台灣修煉法輪功的近萬人修煉者組成了巨大畫像,以此來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摂。

萬人組圖能把圖像組成得如此嚴謹規範,又在高空適當的角度拍攝下來是很不容易的,也是少見的事情。此畫面在四周環境的襯托下顯得氣勢宏偉,端莊正大,用完全對稱的傳統構圖法來表現主題主體的莊嚴。

如果天空上面略剪一分,主體重心會提升很多,那樣會更加突出主體。


銀奬作品《路邊的一家人》/台灣 陳南頌

3, 銀奬作品《路邊的一家人》

《路邊的一家人》獲得了社會生活類銀奬,作者是台灣的陳南頌。這幅作品的主題是表現地球某地區因戰爭造成的紛亂使得人們無家可居的情節瞬間。畫面中每個元素都細膩真切的說明了戰爭給人們帶來的心靈痛苦,單單去品味這一家人每個人的眼神就足以讓你心情沈重了。人物、環境與主題默契結合,這就是這一家人的現實生活。主題思想讓人去思索去品味人生之苦。能讓人品味其中故事意義的作品就是好作品。

就這張照片的構圖來講,作者採用了方構圖的畫面,這對於表現主題並沒有很好的幫助,在結構上還存在一些問題。因為父子之間的神情是畫面故事的中心,如果環境樹林上部略作剪裁重心就會提升,讓人物的重心處在畫面最佳視覺點上就會更突出主體,而左邊的婦女再完整一些畫面就會更完美、更有故事情節關係。

這幅獲獎作品的優勢在于他的主題和人物情感因素所隱喻出來的戰爭給人類造成的苦難內涵。從一個家庭的局部釋出一個地區的社會狀況。


銀獎作品《保護》/台灣 陳鼎鑫

4,銀獎作品《保護》

來自台灣的作者陳鼎鑫拍攝的作品《保護》獲得了社會生活類銀奬。這幅作品是以肖像攝影的形式表現的,肖像人物內心的情感因素非常到位。年幼者驚恐的眼神和年長者鎖眉頭閉雙唇的表情緊緊地扣住了主題;以老祖母一手抱孫兒一手用拄杖來支撐自己年邁身體的語言來講述著一個很人性化的故事,讓人覺得這個故事親切得就象你自己那樣熟悉。

作品用光講究,採取了低影調攝影的手法來配合主題沈重的意義,45度角側順光源在暗背景的襯托下人物立體感很強,主體部分質感細膩清晰,這種明暗反差很大的低調攝影也符合作品主題與主體要表達的寓意,具有心裡的滄桑、凝重、壓抑、剛強等重量的感覺。

在結構上有一點點欠缺,如果畫面左下兩邊再多留出一公分空間就不會顯得人物情感方向的賭塞感覺,給讀者留出可視可想象的空間。


銀奬作品《峻岭》/台灣 陳源貴

5, 銀奬作品《峻岭》

風光自然類銀獎作品《峻嶺》是台灣作者陳源貴拍攝的。作品是表現大山高峰的一個時間段的側面。高山峻岭是很多人都拍攝的題材,每個人每個時間段和角度拍攝都不會相同,那麼這個作品的特點在於畫面上的山峰清晨時豐富細膩的色彩變化,有一種溫暖的神話般色調籠罩著;更重要的是右下角見到一個白色小塔,在畫面結構上達成了平衡作用。

這個白色的小塔雖小,作用非常大,是大自然中生命的跡象,可以聯想到人在其中是多麼的弱小,就這一點,更顯得大山之險峻,襯出了主題。如果沒有那個白塔其作品平平;有了這個白塔,畫面生機盎然。


銀奬作品《紅塵》/台灣 王安生

6. 銀奬作品《紅塵》

風光自然類的另一個銀奬是台灣的王安生拍攝的,標題是《紅塵》。畫面是霧景風光,一個水鄉湖畔籠罩在晨霧之中,看到船夫駛船出門作業了,矇矇的黑白灰色調給畫面帶來恬恬淡淡的美感,如同一幅細膩的鉛筆畫稿,或者是寫意水墨的中國繪畫。作者用這種霧景的矇矇意境來比喻紅塵人間茫茫的寓意,很有中國文化的隱喻特點 。

此畫面空氣的透視感很好,前深遠淡的實與虛的對比關係使得畫面層次很豐富。那條船是畫面的經典之筆,是這幅人文風光的特征之處,只可惜行船方向是朝畫外去的,與畫面里的其他景物的緊密關係也就失去了很多。水中左邊的三個小土包在畫面中恰巧起到了平橫作用。
此作品獲獎的優勢在于它如繪畫的意境很特別。攝影中霧景拍攝也有很獨特的藝術表現的技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