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全球華人攝影大賽銅獎作品淺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2月8日訊】新唐人電視台(NTD)第四屆全球華人攝影作品大獎賽三個類別的銅獎作品我們在此做一個淺析。獲獎是綜合考量,有著很大的機遇性,獲獎的不是一定比沒有獲獎的就更好,每個作品都有他的優秀之處。


銅獎作品《時代》/美國 戴進

1, 銅獎作品《時代》

作品《時代》獲得新聞紀實類銅獎,這是美國的戴進拍攝的。這幅作品所表現的是至今在中國已被中共打壓迫害13年之多的法輪功灯的題材, 自從1999年7月中共在中國對法輪功進行滅絕性打壓後,法輪功卻在全世界各地日益壯大興盛,深得各國政府各族裔民眾的歡迎。這個作品是在紐約的修煉群體在紐約著名的時代廣場集體練功的場面,標題時代灯寓意了法輪功超越時代的趨勢。

作者以正面的機位、適當的高角度拍攝了這個大場面,使畫面成中心放射線構圖, 金黃色的主體人群在繁華林立的高樓下、在繽紛五彩的霓虹燈廣告下一躍突起,使得往日繁忙的廣場大街被這平和靜功給抑制、凝固住了。

此作品獲獎的優勢在于作品的題材具有時代的歷史意義,以及正面合適的角度使得畫面完整、氣勢龐大,主題鮮明。


銅獎作品《這裡曾是我的家》/中國 木子

2, 銅獎作品《這裡曾是我的家》

中國木子的作品《這裡曾是我的家》獲得了新聞紀實類銅獎。這是一幅紀錄了中國當權者強拆民房的事實事件,畫面表現了被強拆房屋的主人誓死守在房基地,以自己唯一的權利與強權抗爭的一幕。,主要事件元素簡潔明瞭,被強拆房屋的主人日夜露宿在廢墟上,她的朋友在勸說着;身後那個代表政府的強大挖掘機緊迫地貼在她的頭上方;巨大的挖掘鏟臂框住了遠處的民居樓房,前景主體事件與背景之間有互相補充。畫面上所有的元素無一不在講述著一個悽慘悲壯的故事,沒有一個元素與主題無關。這是一幅很好的新聞紀實攝影, 新聞攝影如果不用任何說明就可知故事內涵的肯定是成功的新聞照片。


銅獎作品《激烈》/台灣 劉彩潔

3, 銅獎作品《激烈》

台灣作者劉彩潔拍攝的《激烈》獲得了新聞紀實類銅獎。這是一幅體育新聞攝影作品,動感很強、瞬間抓拍的好,看人的表情很生動,一只掉了的運動鞋給主題情節平添了很大的趣味性。

作品構圖完整、用了表現不穩定的v 字形構圖來表現運動的激烈與畫面的動感。而三個人物的身體正好處在畫面對角線上,使得畫面看起來在不平穩中有平衡,而事件的球摂又在畫面的黃金分點上凝聚了觀者的注意中心,這種復合式的構圖都給畫面增加了成功分數。而光線又處在側光位置,使人物立體感很好。


銅獎作品《洗煤的人》/中國 陳紹華

4, 銅獎作品《洗煤的人》

這幅社會生活類銅獎作品是中國作者陳紹華拍攝的。作品展現了中國某地洗煤工場手工作業的工作環境,這種很落後的工作環境在中國的礦區是很多的,它是一個社會局部真實概貌的體現。

作品看似黑白照片,以表現煤場地獄般的境況,而在畫面最佳視覺的黃金點的地方有個看以看到淡淡色彩產煤人,才意識到這裡還有生命的跡象──洗煤的人。此作品耐人思考,結構和主題的關係經得住品味。


銅獎作品《愛》/馬來西亞 黃子嘉

5, 銅獎作品《愛》

馬來西亞的黃子嘉拍攝的《愛》獲得社會生活類銅獎。這幅作品表現了人間最直接的情感,自然的感情流露不帶任何的做作,非常生動和俱有表現力。雖然從環境背景上看到這家人生活在艱苦困境,可是人類天性的愛不會因生活的困苦被泯滅掉。

這幅作品獲獎的優勢在于他的主體情感因素,從構圖上也很完整,這些孩子也帶出這個家庭的生活背景。人物整體的中心設置在黃金分割線上,使主體突出,符合傳統美學的理論。


銅獎作品 《鄉村醫生》/加拿大 Hugh Zhao

6,銅獎作品 《鄉村醫生》

加拿大的Hugh Zhao 拍攝的《鄉村醫生》獲得社會生活類銅獎。這幅作品表現的是在中國農村貧困地區人們的生活、醫療現狀,這類主體是揭露社會不平等狀況的題材,是讓人看到後激發人們對這個社會現狀的思考,對困境中的人們同情之心,也是用圖片善意的表達一種情感,看了以後人心觸動。

作品用很低的黑白拍攝影調來表現畫面,用小窗外射進來的微光照著家庭醫生與老者病人之間的故事,背景交代了病人的生活的環境。這個光很讓人感到壓抑和悲愴, 那根吊瓶的木棍歪斜的豎在畫面中也給人心理產生壓抑及不穩定的心理因素,這些都是傳統表現主題意義的構圖形式。畫面立體感強,雖然畫面景深不大,卻表現出暗部層次的豐富。影調光線和構圖表現方法都符合主題意義。


銅獎作品《漁夫》/馬來西亞 蘇瑋岷

7, 銅獎作品《漁夫》

風光自然類銅獎《漁夫》是馬來西亞的蘇瑋岷拍攝的。

此作品是人文風光的作品,風光有人就有生機,與人類很貼近的美好景色。作品是在清晨拍攝的,晨霧在遠處還沒有完全散去時,人們已經開始了一天的勞動和生活。畫面寧靜層次豐富,湖水泛起的水波晶瑩透徹,人物給寧靜的湖面添上了活躍的動感,使畫面靜中有動。

在構圖上是傳統構圖形式,遠方的地平線在黃金分割線上,水面上的主要主體人物在黃金交叉點上,三個人物基本排在對角線上,因此畫面平穩,結構均勻,會讓觀者看了心生美感。
色調有些不自然。


銅獎作品《帕米爾高原杏花村人家》/中國 李銀湖

8, 銅獎作品《帕米爾高原杏花村人家》

這幅是中國的李銀湖拍攝的,獲得了風光自然類銅獎。

作品拍攝的是中國新疆帕米爾高原上的一個鄉村景色,春天的杏花全都開放了,粉白色的花樹把村子都罩在花海中,透出的空隙有遠處的皚皚雪山。光感強烈,景物呈現明暗重疊具有豐富的層次,是很美的一個大山自然鄉村圖畫。一對老人帶一個小孩站在自家石頭圍牆外,另有一番自然人文 、樸素親切的情感意境。

此作品是長條幅,以平行線結構構成了很樸實的畫面。他獲獎的優勢在于自然樸實的鄉村自然美,有明暗層次豐富的陽光感。


銅獎作品《起飛的火烈鳥》/台灣 黃植生

9, 銅獎作品《起飛的火烈鳥》

台灣作者黃植生拍攝的《起飛的火烈鳥》獲得了風光自然類自銅獎。這幅作品以樸素自然的構圖和色調,以群體火烈鳥起飛的剎那瞬間拍攝下來的,起飛摂會給任何事物以積極向上的擬人寓意,這是華人的主題內涵與美的形式結合的美學特征,藝術都要有個意摂在其中。

構圖上有一點點欠缺,假如畫面左邊再留出一分空間,火烈鳥就有向前飛行的餘地了,否則會有堵塞的感覺。任何元素之間的關係要有邏輯性是傳統美學的理念。

拍攝時用了大光圈使背景稍虛化,這樣分出了景物主與次,突出了畫面中的主體。


銅獎作品《黃金梯田》/台灣 黃裕培

10, 銅獎作品《黃金梯田》

《黃金梯田》是台灣作者黃裕培的作品,獲得了風光自然類銅獎。 這幅作品是屬於人文風光的範疇,它和社會生活類別有些近似。我們認為風光裡有生命是美的,與人類接近是美的,有了生命就有了情感,就會給觀看者產生一種情感互動,這樣的風光才有意義。

當你站在畫面外看這幅畫面時,你不會覺得它只是給你看梯田,而是讓你看到了前面有山有水,看到了人類與層層大山連接,是生命與自然結合為一體的美景。

本作品陽光感好,太阳照得近處梯田呈金紅色,很有美術的意境,遠山自然樸素,綜合起來看畫面有前後大層次,細部又有立體感強的細節層次。梯田的曲線給人音樂的旋律美。
畫面中人物的出現非常好,但是構圖有些欠缺,太邊緣了,如果走近來些就好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