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人權日 聯合國駐京辦前的老生常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2月11日訊】(新唐人報導)上午十點,北京朝陽東三環北段兒的亮馬河畔,地鐵站名為亮馬橋站、出西南口兒,公交車站名為燕莎橋南站。以聯合國辦公大樓為中心的東、南、北三個方向的路面兒、地鐵口兒、公交車站,分別由警察、警車、黑衣人、大公交車嚴密佔領,摩拳擦掌,虎視眈眈。唯獨西面,是用活動的鐵欄杆封住,只有極少量的車,經檢查方可挪開鐵欄杆通過。

我在幾個車站之間及大樓近前轉了一大圈兒,未見到幾個上訪維權的人士,但是感到今天比12月4日普法日的「央視」情況要嚴重得多。一旦發現穿戴落伍者,尤其是三五成群的穿戴落伍者,立即會被圍住,拽上大公交車,沒有商量,所以根本見不到等待多日準備在這一天有所作為的廣大維權之人士。

大公交車像以往一樣,人滿了,就開往城南的久敬庄,人們叫它「黑監獄」的地方。黑就黑吧,監獄就監獄吧,愛叫什麼叫什麼,「我是流氓我怕誰」?

大公交車開到了久敬庄,訪民們卻不能下車,要在車上等待4、5個小時才能進入下車登記的程序。然後由久敬庄通知各地政府來接人,各個地方政府什麼時候來接,接不接,還是個未知數。一般順利的也得十幾個小時甚至更長的時間。接了又怎樣?仍是未知數,這樣一去一堵一關一接,一個輪迴下來,不知耗費多少財力物力人力的資源,流逝的時間、生命。

僅12月份,4日在「央視普法」屬於海淀,海淀的警察辛苦,披星戴月圍追堵截。10日的「聯合國人權日」屬於朝陽,朝陽的警察辛苦,天寒地凍加班加點。

4日、10日、及所有開會的敏感日,各區警察輪幡兒的辛苦,而廣大維權群眾反映多年的問題,卻仍得不到解決,成為每一次遊戲被愚弄的莊主,重複著每一次的艱難和危險,是一首停止不了的悲歌,一支沒有休止符的哀樂。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