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鞋城業主控訴政府包庇黑社會(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月3日訊】2012年初判刑馬仔陸續出獄,並回到路路通鞋城,黃金英在獄中「坐陣」用電話指揮恐嚇、威逼路路通鞋城經理胡海群辭職,要求胡把管理權交出來,胡說是省公安廳為了維穩委託他管理鞋城並有委託書,告訴他們先找相關部門撤銷他的委託他就走。可是黃金英在獄中指揮「它們」以各種「手段」給胡施壓,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使胡精神崩潰,胡向管委會及寬城區政府反映情況,可是政府根本就沒人管這事,胡感受到他們勢力太大,全擺平了!有公安廳賜給的尚方寶劍也沒用,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撤出鞋城。

胡海群被攆走以後,今年九月份以蘇中天(假釋人員)為首、王小玉、肖瑞華、肖永偉等刑釋人員勾結、密謀、策劃如何斂財。蘇中天以黃金英股權資產轉讓給他為由成為實際控制人,開始對路路通業戶租金漲價(原50元漲到80元),逼迫原優惠的業戶和黃金英簽訂的合同全部作廢,一律按漲價的價格交租金,並對送貨倒騎驢、貨站送貨、入庫車輛等強迫交納費用,還強行收取個別業戶贊助費。蘇中天等人帶領保安給業戶下通知單及黃金英簽名的告知書,並對業戶威脅恐嚇,採取給檔口停電,查封檔口,還要給業戶檔口清貨,規定時間少交一分錢立馬走人,併發狠話路路通是它們的,大馬路鞋城也是它們的,馬上對大馬路漲價收費,以後新世紀、太平洋等鞋城都是它們的。猖狂極致,很多業戶都是養家糊口,全部家當都投在鞋裡,如果抵抗就會造成巨大損失,敢怒不敢言,含淚交錢。蘇中天等人的淫威、所作所為在鞋城裡引起極大民憤,在十八大前造成業戶多次群體上訪。

下載錄像
新唐人電視台 www.ntdtv.com

十一份,有寬城打黑介入調查,蘇中天跟業戶說為了下一步好工作,是他們找公安局來調查的,證明他們所作所為都是合法的,業戶都信以為真,公安局來了一兩個人走訪、調查、了解,沒有業戶敢說實話,找個別業戶到「鞋城辦公室」去,更不敢說了。不知道公安局來查啥?不了了之。是不是被蘇中天等黑勢力擺平了,寬城是黃金英等黑勢力老巢,長春公安老百姓還能相信嗎?

十一月初,蘇中天等人開始對大馬路鞋城業戶下通知,提前七個月收取2013年7月至2014年6月一年的租金,並且租金在原價上漲一倍收取,手段跟路路通鞋城一樣,部分業戶找到辦公室倫理,他們就說是黃金英讓做的,你們找黃金英去,黃金英快出來了,我們說了不算,交錢就干要不倒地方,業戶一看黃金英坐牢還能指揮領導他們,勢力太大了,政府都坐視不管,老百姓有啥辦法。

長江路步行街現王君負責經營。蘇中天等人在十月份找王君要他交出步行街經營權,說黃金英欠他錢,所有股份、資產全部歸蘇中天所有,恐嚇威脅各種手段逼王君交出步行街,最終寬法執行局調解王君付給蘇中天一筆錢了事(法院有記錄)。無奈王君只好給全體業戶漲價,當天全體業戶關門停業幾百人同時上訪,給社會造成非常惡劣影響,後來政府協調不漲價才平息此事。

看省專案組監管期間業戶安居樂業,人心安穩,沒有上訪。省專案組撤離以後,發生的一切,為什麼政府沒人管?為什麼法院不管?老百姓都說「黑社會又捲土重來」,這次來的更凶更猛,提起黃金英業戶個個心驚肉跳,人心惶惶。

一個人在監獄里能隨意指揮、掌控自如。不知某領導暗中為他撐腰,要不假釋、刑釋人員敢如此猖狂、妄為。強行逼走省專案組委託的管理人員,非法收取路路通10、11、12月二百多萬元,大馬路鞋城一千多萬元租金。採取惡劣手段逼王君給錢、路路通有合同交完錢業戶按現價再交錢、交贊助費、貨站送貨、倒騎驢、車輛入庫費等行為,有多少被害債權人反映寬城法院、政府。

為什麼沒人管?迫於壓力蘇中天給法院交了五六百萬,大部分錢不知去向?蘇中天和法院是不是在演戲,蘇中天原是區法院的並揚言區領導欠他們的?強烈建議派原專案組異地警力介入(百姓信任他們,打擊黑社會快、准、狠。),追查資產情況,追繳所收全部租金,清出蘇中天等人追究刑事責任,並追查幕後保護傘,防止黃金英資產轉移,委託正規管理公司介入管理,收取租金存入統一賬戶。

等候資產清算,維護被害人、債權人、國家的合法權益。提高政府公信力。

鞋城全體業戶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