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今天】「皖南事變」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月6日訊】「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許多人都是因為周恩來的這首詩而知道「皖南事變」的。發生在1941年1月6日的「皖南事變」,它一直被中共稱為是國民黨不打外戰,專打內戰的陰謀。然而,「皖南事變」的真相卻是新四軍不服從軍令,專打國軍,不打日軍,甚至是專打「臺兒莊大戰」的抗日主力韓德勤部,最終才造成的悲劇。

皖南事變」起因

實際上,項英是新四軍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當時,項英的總部有近2千人,駐紮在雲嶺,是新四軍唯一在長江以南的部隊。

1940年7月,蔣曾下令新四軍北上去華北,把長江流域讓給國民黨,毛澤東曾置之不理。現在,毛澤東令項英過江到長江以北。過江有兩條路,一條直端端北上,渡口在皖東的繁昌、銅陵,另一條朝東南方向走,在長江下游江蘇南部的鎮江渡江。12月10日,蔣介石規定項英走皖東路,因為鎮江一帶國民黨韓德勤部正在和新四軍打仗,他怕項英部隊去參戰。他給名義上是項英上級的國民黨長官顧祝同發電報說:「查蘇北匪偽不斷進攻韓部,為使該軍江南部隊,不致直接參加對韓部之攻擊,應不準其由鎮江北渡,只准其由江南原地北渡」。

此時蔣介石是國共兩黨都認可的全國抗戰的政治和軍事領袖,不服從命令以軍法處置。毛澤東沒有向蔣表示異議,29日,他批准了這條路,對項英說:同意直接栘皖東分批渡江。但是第二天,毛澤東突然打電報要項英改走蔣介石特地否決的蘇南路線:「走蘇南為好。」這一路線改變,毛澤東沒有通知蔣介石。蔣介石還以為項英會按他的要求走皖東,於1941年1月3日發電報給新四軍軍長葉挺,重申皖東路線,並說他「沿途已令各軍掩護。」項英發現蔣介石並不知道路線已改,趕緊在4日給蔣介石發了封電報通知他。這封關鍵電報沒有送達蔣介石手裡——原因在毛澤東。毛澤東早已明令禁止中共將領直接跟蔣介石聯繫,所有的聯絡都必須經過他,由周恩來轉蔣。毛澤東把項英給蔣的電報壓下了。項英發完電報又等了若千小時,拖到當天夜裡才出發。他以為蔣介石應該得到改變路線的消息了,沿途駐紮的國民黨軍隊也應該接到命令,給他讓路了。

「皖南事變」爆發

1941年1月4日夜晚,新四軍軍部和皖南部隊9000餘人由涇縣雲嶺地區出發,準備分左、中、右三路縱隊,經江蘇南部向長江以北轉移。

6日,顧祝同與上官雲相率第三戰區之第32集團軍8萬多人,在蔣中正命令下,向新四軍發起總攻,並強令「徹底加以肅清」。

史載:新四軍政委項英與毛澤東有不解之仇。10年前,他想制止毛澤東用血腥暴力打AB團,毛澤東誣陷他是AB團的後台。後來他反對毛澤東長征,預見到毛澤東要伺機奪權;他對毛澤東的批評態度不改,甚至嘲弄毛澤東。

1月6日到9日,國民黨軍隊圍殲項英部的最激烈的4天!項英的電報劉少奇都收到了。毛澤東聲稱沒有接到?

毛澤東的電台似乎總在關鍵時刻合著他的心思出故障。西安事變時,他也聲稱沒收到莫斯科要他協助釋放蔣介石的指令。現在他又聲稱沒收到項英向他求救的一連串電報。毫無疑問,毛澤東不想為新四軍解圍,毛澤東要蔣介石殲滅他們。這樣,莫斯科才可能批准他打全面內戰。同時,他也一箭雙鵰,除掉項英這個心腹之患。

在收到劉少奇1月9日發給毛澤東的電報後,毛澤東的電台奇迹般地恢復運作了。10日,新四軍總部報告毛澤東:「支持4日夜之自衛戰鬥,今已瀕絕境,幹部全部均已準備犧牲。」「請以黨中央及恩來名義,速向蔣、顧交涉,以不惜全面破裂威脅,要顧撤圍,或可挽救。」然而,毛澤東仍舊一動不動。10日那天,項英自己給蔣介石打了封電報,懇求蔣撤圍。這封電報他再次發給毛澤東轉,毛澤東又再次把它壓了下來。毛澤東對周恩來說,項英的這封電報比前一封「立場更壞」,「此電決不能交,故未轉你處。」

11日晚間,周恩來在重慶開酒會,慶祝《新華日報》3周年。毛澤東關於新四軍總部被圍攻的電報這時姍姍來到,由周對慶祝會上的人宣布。但就是這份電報也不是叫周恩來向國民黨交涉停火,而只是泛泛的情況通報。遲至12日毛澤東才讓周「向國民黨提出嚴重交涉,即日撤圍」。但毛澤東故意降低了形勢的嚴重性、緊急性,用「據云尚可固守7天」的謊言替代新四軍總部早已報告的「今已瀕絕境」。周恩來在13日才向國民黨提出抗議。但蔣介石在前一天已經主動下令停止攻擊了。

項英在蔣介石下令停火後逃了出來,3月14日深夜,在一個山洞里睡覺時,被副官開槍打死。這名副官本來就對共產黨不滿,打死項英後,他拿走項英身上的金條財物,後來投向國民黨。還在項英剛剛擺脫國民黨的包圍圈時,毛澤東就迫不及待地以中央名義發決議,給項英冠以種種罪名,把皖南事變說成是他「一貫機會主義領導的結果」,甚至影射項英是內奸:「此次失敗是否有內奸陰謀存在,尚待考查,但其中許多情節是令人懷疑的。」直到今天,皖南事變的帳仍算在項英和蔣介石身上。

海明威稱共產黨造假象

海明威皖南事變後在中國,對毛澤東有一些深刻的觀察:「為他們的黨著想,中共當然要想法擴展,不管他們在紙面上接受什麼領土限制。」由於毛澤東「善於宣傳,使美國對他們在抗戰中起的作用,產生了名不副實的印象。中共是起了不小的作用,但是中央政府軍隊的作用勝過他們一百倍。」海明威還說,「根據我在西班牙(內戰里)的經驗,共產黨總是拚命給人假象只有他們在努力作戰。」

海明威的名望使他的這些見解一旦曝光會產生很大的影響。可這些見解直到20多年後的1965年才見天日。1941年,在羅斯福助理居里的勸說下,海明威沒有把這些見解公之於世。

蔣介石有關「皖南事變」的講話全文如下:

這兩周以來,敵人假借我們新四軍事件,造出許多離奇怪誕的謠言,恣意挑撥中傷,不僅企圖動搖我們抗戰的精神,而且妄冀迷惑國際間對我國抗戰的視聽,求逞其侵略中國的迷夢………。即就我們此次處置新四軍事件來說,無論中外人士,大家都知道,這完全是我們整飭軍紀的問題,性質很明白,問題很簡單,事情也很普通。凡違令亂紀的軍人,在所必懲,至於稱兵作叛,襲擊友軍,侵佔防地,妨害抗戰的軍隊,更必然的須解散。這是抗戰治軍的天經地義,除非像無法無紀的敵國少壯軍人,才會把這件事看做一種特殊而不尋常的事件,故意來作誇大的惡意宣傳……。

尤其我們自抗戰迄今,處罰違抗命令,觸犯軍紀的案件,如韓復矩、李服膺、石友三等案之類,已不止一次,這次新四軍因為違抗命令,襲擊友軍,甚至稱兵作亂,因而受到軍法制裁,這純然是為了整飭軍紀。除此以外,並無其它絲毫政治或任何黨派的性質夾雜其中,這是大家都能明白的第一點。

其次,我們當時對於韓復矩、李服膺、石友三等案件,只是將他們三個負責主管長官正法,而對於這次新四軍事件,為什麼要將他番號取消,部隊解散?關於這一點,我亦要向各位說明,因為當時韓復矩、李服膺、石友三,只是其主管本人不服從命令而已,而並沒有稱兵叛亂,攻擊友軍的行動。各位都已知道,當時中央命令韓復矩堅守山東,他卻不守山東,而偏要擅自退往陝西漢中。想保存他個人的實力。中央命令李服膺在前線抗戰,不許退卻,他卻不遵令前進,反要擅自後退,甘冒革命軍的連坐法。至於去年石友三之伏法,亦是如此,當時統帥部命令他移駐豫西,他偏抗命不動,盤踞豫東,騷擾地方,勒索人民。但這三個人雖然是違抗命令,而其部隊並沒有反抗叛變的行動,所以只要將他三人執行紀律,其部隊官兵不僅無處分之必要,而且因其官兵皆深明大義,遵令整編,所以政府依舊愛護保全。

但這一次新四軍一案,就與此不同了,統帥部自去年十一月以來,迭次命令要他北上,移駐指定地區抗戰,他偏按兵不動,到了最後限期已過,他還要自由向南移動,作一種有計劃的軍事行動,明目張胆,來襲擊第四十師及上官雲相的總司令部,實行叛變,所以我們要執行軍紀,將他全部解散。由此可知這次解散新四軍一案,不過是我們在抗戰期中整飭軍紀普通的一例而已。……但自去年以來,新四軍違抗命令,違反紀律的案件,層出不窮,中央雖一再寬大為懷,剴切告誡,促其覺悟,無如他怙惡不悛,竟至稱兵叛變,襲擊友軍。中央在此情形之下,就再不得有所姑息,再不能不嚴加處置,但在我個人對此事件,只有悲痛與慚愧,因為部屬的罪惡,就是我作長官的責任,也就是我的恥辱。因此各位須知這不是一件什幺可安慰的事,這是萬不得已的一頁痛史。現在新四軍事件雖然已經處理,而我國民革命軍在光榮抗戰中間,畢竟留下了一個污點,我身為統帥,我的傷心實在任何人之上,這是大家必須明白認識的第二點。

複次,我們為什幺要如此嚴格整飭軍紀,因為軍紀是軍隊命脈之所在,亦即國家民族生命之所寄。我們抗戰之成敗,就看我們的軍隊能否執行紀律,而這次新四軍之公然稱兵抗命,破壞軍紀,我們政府能否澈底執行紀律,就是我們國家能否生存的最大一個關鍵。因此我這次乃抱定決心,要嚴肅軍紀,以挽救全軍的危亡,保障抗戰的勝利,維護國家的生存。反之,如果我們這次不能整飭軍紀,任令部隊軍人違反命令,破壞紀律,那末,軍隊失敗,國家就要滅亡。並且國家付託我以統帥大權,如我統帥個人希圖苟安一時,不惜姑息養奸,致陷全軍于危殆,那不僅有負職責,而且對不起我們全軍官兵,和一般已經為抗戰犧牲的將士同胞。並且嚴格言之,這就無異我統帥縱容部屬軍隊違法亂紀,陷他們于滅亡自殺之途,那這就是我統帥莫大的罪過。因此,我寧願不顧一切犧牲,必須徹底執行紀律。凡屬國民革命軍的將士,必須明白軍紀重於一切,軍紀一律平等,決不能稍有偏袒不公之處,亦不能因為姑息一二少數人而置軍紀于度外,以致抗戰失敗,陷國家于滅亡,這是大家必須明白認識的第三點。……。

總之,這次處置新四軍事件,完全是積極的而不是消極的,主要的意義完全為加強抗戰。語其要點,就是:(一)打擊敵人妄冀我軍紀敗壞,內部分裂,以減弱抗戰力量的妄想。(二)申明軍隊的紀律,使全軍得所觀感而振奮自愛,為國效命,因而加強我們團結抗戰的精神。………。

新唐人首發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