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岳山斷裂 三峽大壩最大隱患浮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月22日訊】(新唐人記者宋風綜合報導)三峽工程上馬之初就受到質疑:移民一百多萬,生態環境保護、地質災害防治等方面都存在很多問題。隨著工程的進行,當初力主上馬一方所鼓吹的各種優勢全部大幅縮水:“三峽工程的電將照亮半個中國”——實際上三峽發電量僅占全國總發電量的3.3%。“三峽工程可使萬噸船隊從上海直達重慶”——今冬枯水期連武漢都到不了。“三峽工程可使100萬移民致富”——130萬移民失去土地,大部未能就業,吃低保,生活普遍困難。而現在三峽工程的最大弊端也已經開始顯現:齊岳山東北斷裂,並很可能引發地震!

齊岳山東北已經斷裂

在利川縣城往北行十數公里,即到了柏楊鎮白廟那一帶緩坡向下的大土坡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遠處的龍關口斷裂,這裡是齊岳山東北斷裂的下陷開始發生地,在柏楊鎮所在的同為南北走向的寒池山,同樣出現了一條讓人見了驚心動魄的龍橋斷裂,海拔2千余米的寒池山,自頂向下劈裂,出現一條寬不過幾十米,深卻達千余米的超級大峽谷。

這條峽谷的東端,就是一條和龍橋峽谷呈十字斷裂的沐撫大峽谷,這也是齊岳山東北斷裂的整體組成部分。沐撫大峽谷平均切深達2千米,108公里不間斷,是世界第四大峽谷,跟美國的科羅拉多大峽谷有得一比,遠超長江三峽。

三峽及大三峽地區,本身是地質版塊活動劇烈的地方,有多條斷裂帶貫穿庫區。最危險的地段莫過於齊岳山東北和建始北延斷裂,這一線在成庫蓄水後,古地質劇烈活動恐被啟動,誘發大級別強震。這恐怕將遠超原來三峽上馬時論證的“6級或6.5級地震”。

長江水利委員會水資源保護局前局長翁立達曾指出,對三峽水庫而言,危害最大的是構造型地震,在第二庫段仙女山斷裂、九畹溪斷裂、建始斷裂北延和秭歸盆地西緣一些小斷層的交會部位,有可能誘發水庫地震。

實際上不僅三峽,目前中國西南的水電開發,許多重點水庫與這些地震帶和地質斷裂帶交錯甚至重合。比如,大渡河上的一些高壩大庫地處鮮水河地震帶;雅礱江巨型水電站與安寧河-則木河地震帶相鄰;金沙江溪洛渡、虎跳峽等200米以上高壩則位於沿金沙江分佈的地震帶。

黃萬里教授預見峽大壩最終結局——“炸掉”

黃萬里生前多次上書反對三峽工程上馬,他曾在報告中寫道:

第一∶三峽大壩蓄水之後,清水下泄,造成大壩下游長江幹堤發生嚴重崩岸。

事實上,2004年冬,荊江長江幹堤發生多處崩岸;2006年春傳來岳陽長江幹堤發生嚴重崩岸的消息,湖南省水利廳負責人緊急赴京向水利部和國家防總彙報險情。

1998年長江洪水後中央政府動用幾千億國債加固長江幹堤,1991年聯合國又資助長江幹堤維修。三峽大壩蓄水後發生的長江幹堤崩岸問題和黃河三門峽工程建成後的情況十分相似。

第二∶三峽水庫蓄水後,三峽大壩阻礙長江航運的暢通。

三峽工程根本不能使萬噸輪船直達重慶,最多只能使萬噸船隊在一年中的五、六個月的時間內直達重慶。萬噸船隊只不過是將四艘或者六艘駁船捆綁在一起而已。三峽水庫蓄水後,三峽兩線五級船閘的通過能力馬上得到飽和。

運行的實踐證明,三峽兩線五級船閘的單向通過能力不可能達到每年五千萬噸,最多只能保證單向通過能力每年三千萬噸左右。目前長江貨運需要用機械翻壩來協助完成。原計劃在1997年完工的升船機至今未見蹤影,客輪過船閘的平均時間為七小時,乘客難以接受,造成長江客運和三峽旅遊事業的萎縮。

第三∶三峽工程開工以來,三峽庫區一直是中國社會最不穩定的地區。

三峽工程移民對安置工作不滿,每年信訪的次數高達八萬多件次,連年持續不減。三峽工程的所謂開發性移民措施,不但沒有使百萬移民致富,而是使絕大多數移民陷入赤貧狀態。

負責三峽工程移民信訪的官員將移民生活用“三低”和“三無”來描述∶ 收入低於搬遷前的水準;低於安置地當地農民的水準;家庭生活水準處於當地貧困線之下以及無田種,無工做,無出路。三峽工程移民問題是中國社會的一顆炸彈,隨時可能爆炸。

第四∶到2006年年初,上報批准的三峽工程移民113萬人已經安置完畢,批准的400億元人民幣移民安置費已經全部用完,但是還有數十萬居民要搬遷置。由於前期移民安置存在問題多,造成未來移民安置工作的進展更加困難。

第五∶所謂的排渾蓄清措施無法解決水庫的淤積問題。雖然中央政府為了防止礫卵石淤積問題的出現,在嘉陵江和金沙江上建造了和正在建造多座大壩,阻擋礫卵石和泥沙進入三峽水庫,但這根本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最多只是把問題在時間軸上作個推移,把更嚴重的問題留給子孫。

三峽水庫蓄水之後,有約百分之八十的泥沙淤積在水庫中,而且主要是淤積在水庫的尾部。由於水土流失進入水庫的紅土微粒,粘性強,和粗沙、礫卵石、摻雜在一起,組成堅硬沉積層,和黃河中的細沙的特性有很大差別,排渾蓄清措施對這樣的沉積層根本沒有辦法。重慶港口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

第六∶三峽蓄水之後,水流變緩,河流的自淨能力大減,三峽水庫水質明顯變壞,特別是過去水質好的支流河段,水質惡化問題更加嚴重。

三峽工程論證時,三峽河段的水質是全中國最好的,大部分河段屬於二類水。雖然現在三峽河段的水質為三類水,但是由於這期間水質指標的更改,現在的三類水只是當年的四類水。由於三峽水庫水質問題,三峽庫區的各市、區、縣都不準備把三峽水庫作為生活飲用水源,而要另辟水源。可見三峽水庫水質問題之嚴重。

第七∶三峽工程的電並沒有照亮半個中國,目前三峽工程的發電量不足全國發電量的百分之三。三峽工程也沒有為老百姓、特別是被涉及的居民提供“廉價”的電力。老百姓承擔經濟改革的成本,經濟改革所創造的經濟利益卻流入利益集團的口袋,三峽工程則是最好的實例。

第八∶ 三峽工程能達到工程效益的條件之一是未來的氣象變化是可知的。三峽水庫運行三年的實踐證明,現在的科學水準和預測技術都無法保證氣象預報(包括長期、中期 和短缺)的準確。2004年秋三峽水庫調度出現錯誤,為了保證發電機能夠正常運行,在洪水期間抬高蓄水位,加重上游、特別是開縣、萬州的洪水災害。同樣,2006年夏天三峽水庫調度再次出現錯誤,雖然重慶庫區已經出現旱災的跡象,三峽水庫仍大規模“洩洪”,造成水庫水位不足,加重重慶旱災的程度。

第九∶三峽水庫蓄水之後,三峽地區儀器可測到的地震次數明顯增加。雖然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發生破壞性的地震,但是地震專家認為有可能發生六級或六點五級地震。

但是三峽庫區的建築,特別是三峽工程開工之後的新建的民居建築物都沒有抗震設計,一旦發生六級或六點五級地震,一場地質大災難不可避免。三峽 工程可行性論證報告說,三峽庫區的滑坡地帶一共一百五十餘處,三峽水庫蓄水至海拔135米後,三峽庫區的滑坡地帶上升到一千五百餘處,是論證報告的十倍。

受水庫波浪的淘蝕,白帝城所在的山體有可能會坍塌下來的危險,現在白帝城海拔130-180米處加砌水泥圍牆,以防萬一。但是這水泥腰箍破壞了白帝城的自然和人文景觀。

第十∶三峽水庫正造成血吸蟲病的蔓延,從高發病的湖南、湖北向原沒有血吸蟲病的重慶、四川發展。三峽庫區已經發現血吸蟲病患者。

第十一∶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負面影響遠超出論證報告所估計的範圍和強度。根據臺灣的研究報告表明,三峽水庫蓄水後,對臺灣的東海漁業資源產生不利影響。而國內根本不讓進行這方面的研究。

第十二∶按照目前的設計,三峽工程根本無法讓北京喝到長江的水。要想讓北京喝到三峽水庫的水,還需要加高三峽大壩,或者新建泵站和隧道、新挖運河,其造價相當於再造一個三峽工程。

至於最後的出路,黃萬里教授已經指明∶三峽大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三峽水庫蓄水三年的實踐表明,黃萬里教授當初所指出的問題,現在正一個個地浮現出來,也越來越透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