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死後遺體處理內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2月2日訊】(新唐人記者童若魚綜合報導)在福田公墓,有一塊鮮花簇擁的白色碑石,上面刻著:母李雲鶴之墓,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九一年,女兒、女婿、外孫敬立。此墓普普通通,與周圍的墓碑沒有什麼兩樣,但是令人懷疑的是,落款卻沒有寫立碑人的名字。但是,其生卒年份卻和江青的不差分毫。

遗体火化李讷与亲属均未到场

中共喉舌《新華社》1991年6月4日發布消息說,1991年5月14日江青自殺。

美國作家R.特里爾的《江青全傳》中寫道:3點30分,一名護士進來,發現她已經吊在浴盆的上方,其他的醫生和護士匆忙趕來,但已經太晚了。這位集演員、政治家、文藝女皇和毛澤東妻子於一身的「白骨精」,在她77歲的時候死去了……

據中共官方說法,江青是趁護士走後,把平時精心留下的幾張手帕連結成一根繩套,然後墊上被子和枕頭,江青站在上面,將繩套的一頭套在浴盆上方的鐵架子上,另一頭套住自己的脖子。就這樣,77歲的江青以這種方式走向她的人生終點。

《江青死后是如何下葬的》一文披露,当天下午,毛泽东和江青的唯一女儿李讷到医院签署死亡通知书,并同意不举行任何形式的葬礼。5月18日,江青遗体火化,李讷没有到场,江青的亲属也都没有到场。江青的骨灰盒由李讷保存,一直存放在家中。

江青死後,一輛麵包車拉著江青的屍體駛向八寶山,從臨時告別室到車間再到火化爐,沒有人知道這個白布裹著的人就是江青。

李訥為何不將骨灰運回諸城

江青秘書楊銀祿回憶:江青在監獄里有遺囑,想死後葬回山東老家諸城。1996年江青秘書閻長貴去諸城時,聽市委書記說了這件事,並讓他轉告李訥:我們這裏有鳳凰墓地,可以接受江青的骨灰,可埋墳,也可立碑。閻長貴回京后把諸城市委的意思轉告李訥。不過李訥沒有同意。

《江青秘書談江青》一書記載,當時江青骨灰放在江青和毛澤東的女兒李訥家裡。李訥表示,現在恨江青的人還很多,運回諸城,修墓、立碑,她又不能去守墓,如果被扒了、毀了,自己就會鬧個不孝的名分。

中共「十六大」後,江澤民對李訥說,葬在老家不大合適,李訥乘機提出,那是不是葬在北京?得到同意后,李訥開始籌辦江青的尋覓墓地安葬。

2002年3月,江青的骨灰下葬。墓地選在西山風景區的北京市福田公墓,地處北京石景山區西黃村鄉福田寺村東,因鄰福田寺得名。據悉,江青喪葬費花了五六萬,是由李訥自掏腰包。

江青政治鬥爭中最骯髒的手段

海外媒體披露,江青最骯髒的思想之一是,她認為,在政治鬥爭中,家庭關係應該被利用起來。江青要想去掉某一個幹部,她會讓這個幹部的孩子起來反對自己的父親。如果丈夫倒了台,那麼妻子也要跟著一起倒霉。

1966年後期, 劉少奇剛被打成「走資派」和「中國的赫魯曉夫」。江青在一次群眾大會上高叫:「我們要把王光美揪回清華大學,叫她坦白交代!」

江青收集攻擊王光美的證據材料,她希望不僅要打倒劉少奇和王光美,還要攻擊文化部和她的仇人夏衍。

劉少奇和王光美在中南海的家受到監視。一天,家裡的電話突然響了。王光美接電話。電話里傳來女兒劉婷婷抽泣的聲音,她告訴母親一個可怕的消息:姐姐平平出了車禍。劉少奇和王光美急忙來到醫院,原來是一場騙局,婷婷可能是被迫打的電話。清華大學的左派紅衛兵把王光美拉去實行「革命的監視」,批鬥會一直 從當天晚上十點開到第二天早上五點,象宣讀教義一樣宣讀了這位「走資派」的罪行。

每隔一小時就有人向江青彙報王光美招供的情況。

1967年初,江青並未放棄對王光美的批判。江青勸誘劉少奇與王前所生的女兒起來造父親的反。在一次集會上,劉少奇的這個女兒站起來說:「我認為,我父親是黨內頭號的走資派。」江青覺得劉的女兒的發言太軟弱了。她安排了一次母女會面,這個女兒第二次發言討伐她父親,使江青很滿意。從此,王光美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漫畫又加了一筆,很快就家喻戶曉了。

江青公開曝家醜

《江青全傳》一文中記述,1966年6月江青在北京大學的一場辯論會上說,毛澤東的第二個兒媳婦、毛岸青的妻子邵華,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兒媳婦!江青說:「她媽是政治騙子!」「我從來就不承認她是毛澤東的兒媳婦,毛澤東本人也不承認!」

江青似乎覺得還不夠,她痛訴:「邵華看毛岸青有些精神不正常,強迫他和自己結婚。」「十年來,我一直受這個女人和她家人的氣,所以我很惱火!」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