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啟:艷星 廳級「農民」與食特供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3月2日訊】 每年中國政壇都會上演「兩會」(人大會議、政協會議)大戲,年年歲歲既有老角色登台,又有新人物亮相,還有失意者離場。諸多光怪陸離人士中,有體育明星、雜耍藝人,乃至三級片艷星;有太子黨、團派,還有廳級「農民」。這一幕幕由食特供者導演並參演的政治戲,廣大食地溝油者只能無奈觀看,而且只能被前者代表,即便拒絕被代表也毫無用處。

「紅戲」「黃戲」一起演

近期三級片豔星彭丹成為甘肅省政協委員之事,在大陸網路上引發廣泛關注。其實彭丹此前數年已「低調」成為全國青聯委員,換句話說,已經成為廣義「團派」的一員,而這一派系目前在中國正得勢。她屬於「演而不優亦仕」者,反正中共官場本來就是男盜女娼、沐猴而冠之所在。更何況在大陸早就有三陪女充任局長的先例,豔星當當政協委員又有何不可。

彭丹原來在香港演過三級片「黃戲」(比如《極度獸性》),後來回大陸又拍過主旋律「紅戲」(比如《張思德》)。而領導們又何嘗不是「紅戲」、「黃戲」一起來?典型代表是前重慶北碚區委書記雷政富──他曾在會場上肅立高唱紅歌,是演「紅戲」;會場下與年輕美女赤身臥談,是演「黃戲」。中共官員性能力往往超群,擁有多個二奶、姘頭是常事。他們在「日理萬機」之餘,會上與豔星泛泛談談,會後再與之深入聊聊,對他們而言也是一種有意思的戲。

彭丹不久前拍完了主旋律電影《南泥灣》。在抗戰時期,南泥灣是中共種植鴉片之地,而這部塗抹歷史真相的電影,也不過是販賣精神鴉片之作。由以往的三級片豔星當「紅戲」的導演加主演,應能比其他主旋律片多一點噱頭,並能在體現黨的「先進性」上別出花樣。

薄熙來被罷免與申紀蘭連任

二○一二年十月,重慶市人大常務委員會罷免了薄熙來的全國人大代表職務;二○○九年七月,廣東省人大常務委員會罷免了許宗衡的全國人大代表職務;二○○七年七月,上海市人大常務委員會罷免了陳良宇的全國人大代表職務。二○一○年九月,李啟紅(中山市原市長)「辭去」全國人大代表職務。

出事的黨國幹部,大多是全國人大代表,這簡直成為黨國一條不成文規律。還有諸多擔任全國人大代表的黨國幹部尚未出事,但他們是否比上述這些人「乾淨」,那就很難說了。未來幾年是否會有更多人被罷免或「辭去」全國人大代表職務,應可看作習近平反腐是否「動真格」的風向標之一。

其實,人民並不知道薄熙來等人究竟是如何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的,他們又代表哪些「人民」。另一個不知代表哪些「人民」的,是薄熙來的山西同鄉──連續「當選」第一屆至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的申紀蘭。這位無論平時還是選舉期間都跟選民沒有交流的人曾對記者說:「我們這是靠民主選舉的,你交流就不合適」。

這位受過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乃至金日成、胡志明「光榮」接見的申紀蘭之所以能創造小小的政壇奇蹟,最重要的原因是她清楚「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並「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這樣看來,她對在全國人大上通過的一九五四年憲法、一九七五年憲法、一九七八年憲法與一九八二年憲法都贊同,無論這些憲法有多大出入。還要指出的是,她在一九五四年的全國人大上選舉過劉少奇為常務委員會委員長,但也擁護過張春橋在一九七五年全國人大會議上作的《關於修改憲法的報告》,裡面提到「特別是經過八年來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粉碎了劉少奇、林彪兩個資產階級司令部」。

這位名下有房地產開發公司卻否認搞房地產、自稱農民卻為廳級幹部的申紀蘭就是中共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歷史證人──證明這個制度是如何虛偽甚至荒誕。在中共治下,所謂人民代表大會形同「大投票機」,並且沒有需要揭曉的「謎底」,因為結果只能是「贊成」。正是以這樣的「大投票機」為背景,從來不投反對票的申紀蘭可以出書自詡「忠誠」。

食特供者的「人民代表」大會

當代中國社會正日益明顯地分裂為兩大對立階級:壓迫階級與被壓迫階級。前一階級享有種種特權,包括食品特供權,我們可稱之為食特供者;後一階級承受種種苦難,包括受到地溝油(以及三聚氰胺、蘇丹紅等)的危害,我們可稱之為食地溝油者。食特供者自己不會生產特供,要靠食地溝油者來生產。而廣大食地溝油階級,則沒有可能享用特供。

食特供者中,固然有全然不勞動的「純寄生蟲」,但也有一些「勞心者」──只不過他們「勞心」是為維護自己、親戚朋友乃至其所屬群體的種種特權,包括食特供的特權,且為使普通民眾繼續受困於食地溝油的處境中。

至於廣大民眾,難以擺脫自身食地溝油的遭遇,正如他們難以擺脫食特供者的欺壓。即便是中國所謂中產階級,用一句形象化的說法,也是「吃了一肚子地溝油」的中產階級。他們同樣也處於被統治、被壓榨的境地,並且近些年來正越來越滑向下層民眾的地位。可以說,他們根本無望脫離食地溝油的處境,只要這些食特供者繼續統治下去。

食特供者千方百計掩蓋自己享用特供的事實,正如他們千方百計掩蓋自己竊有巨額財富的事實一樣。他們還力圖使民眾不關注自己食地溝油的真實境遇。換句話說,他們不僅自己「悶聲發大財」、「悶聲食特供」,還希望民眾「悶聲被壓榨」、「悶聲食地溝油」。總之,他們企圖掩蓋中國日益明顯的階級對立,以繼續維護所謂「穩定」、「和諧」。這種「和諧」的本質不過是他們讓食地溝油者「穩定、幸福」。

即將召開的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不過是食特供者(或其僕從比如申紀蘭之流)的代表大會。這次代表大會選出的任何新領導人,都屬於食特供者,絕無可能屬於食地溝油者。

對廣大食地溝油者而言,現實中的痛苦,是他們最好的教員。他們正在從現實中、從現實的痛苦中學會認清自己的真實處境,並識破食特供者的種種詭計。他們在痛苦中覺醒過來,日益堅定決心,想擺脫這個食特供的寄生階級。總有一日,我們會聽到食地溝油者的有力吼聲!

文章來源:《爭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