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女人全國人大唱大戲 入局、出局和連莊值得玩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3月3日訊】(新唐人記者何雅婷綜合報導)自從中國大陸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名單公佈以來,海內外輿論界紛紛從不同的角度,對“中國特色”的所謂人大代表發表評論。日前,有法國媒體發表署名評論,分析這次代表名單中三個特別的女性代表的不同際遇,揭示中共領導下的人大制度運行規則的真實一面。

三個女人際遇看大陸人大制度運行規則

《法廣》3月2日發表評論文章表示,已公布的中國大陸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名單中,有三位女性的際遇特別引人矚目,她們分別是:剛入局的年輕的“90後”代表鐵飛燕,被出局的著名女律師遲夙生,以及從未投過反對票,被網民稱為人大代表“釘子戶”的高齡連莊的申紀蘭

評論認為,她們三人各自在人大制度中的浮沉,折射出中國人大制度運行規則的真實一面,表明“人大代表”這一稱號,“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種私相授受的政治犒賞”。

大約三年前,18歲的鐵飛燕在四川綿陽曾經勇救4名落水工人,并用個人收入收養棄嬰。如今,突然獲得“全國人大代表”的殊榮,這讓在政治上還很“坦率與稚嫩”的鐵飛燕自己也“非常驚訝”,她承認自己資歷不深、社會經驗也不豐富,還是一個“剛走入社會的毛孩子”。

面對大陸記者的采訪,尚分不清“提案”和“建议”的区别的鐵飛燕“似乎並沒有領會到其中蘊含的參政議政能力問題”,她只能以一種“表決心”的語氣宣稱,希望通過自己能夠證明“90後”是值得信賴、勇於擔責的一代。

評論認為,年紀輕輕不諳世事的鐵飛燕的當選,讓旁觀者對於“人大代表究竟是不是選出來的”疑問更深。

另一個令人關注的消息是,曾經連續擔任第九、十、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并積極參政的著名女律師遲夙生這次被出局,不再擔任全國人大代表。

公開的資訊顯示,在長達三屆的代表生涯中,遲夙生積極地發揮代表的作用,她向社會公佈手機號碼,週末在律師事務所免費提供法律諮詢,試圖努力做到“認真對待權利”,并由此成為大陸政治生態中的少數“異類”之一。

2004年,遲夙生為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投下了反對票。 2012年刑訴法修正案表決時,2639票贊成、160票反對,她是反對者之一,而且向外界公開自己的立場。

在廣西北海案中,遲夙生曾說出一句沉痛之極的話:“我們這個年齡,看到法治從無到有,不希望看到它從有到無”,令在場者無不動容。她以全國人大代表的身份向當地執法者提出質詢,並將調查報告遞交到全國人大法工委。

在小河案中,遲夙生因抗議法庭上的違法行為而被逐出法庭,心臟病發,當庭昏厥,被用擔架送醫救治,被稱為“譜寫了近年來中國法治進程中最為悲壯的一幕”。此外遲夙生還“深度參與”了李莊申訴案,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文章表示,這次遲夙生被“拿掉”人大代表的資格,被他的支持者解讀為“逆向淘汰”。

而現年83歲高齡的申紀蘭再次“當選”為人大代表,盡管在海內外輿論激起了巨大爭議,卻也在很多人的預料之中。這位被嘲諷為 “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活化石”的老代表,以其從第一屆全國人大連任至今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而聞名于世。

申紀蘭聲稱,自己從不和選民交流,理由是“我們這是靠民主選舉的,你交流就不合適”;坦言從不上網的她,提出“這個網,你誰想上就能上?還是要組織批准呢?”這樣的問題,被網友調侃為“世紀最強音”;她說:“网也应该有人管,不是谁想弄就能弄”,理由是“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2012年申紀蘭向全国人大大提交的建议是“关于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她给自己定的主题是“文化改革也要政治挂帅”。

網民嘲笑申紀蘭从1954年開始作為“人大代表”行使行使参政议政权力以来,在近60年表决中,她先后為人民公社举过手,為大跃进举过手,為反右斗争举过手,為文化革命举过手,為打倒刘邓陶举过手,打倒四人帮,她还举过手。總而言之不論政策的是非對錯,只要是“黨的決定”她統統舉手贊同。因此,輿論認為,中国的“人大”,一直有“橡皮图章”之称,而“人民代表”申纪兰就是對此最好的背书。

文章認為,21歲的鐵飛燕、57歲的遲夙生和83歲的申紀蘭三代女性,“構成了人大制度這台戲中值得玩味的樣本”。她們三人分別入局、出局和連莊的不同境遇,以及她們各自在人大制度中的浮沉,折射出中國人大制度運行規則的真實一面。

文章表示:在獨立參選遭遇嚴防死守、基層選舉缺乏真實民意的基礎上,“人大代表”這一稱號,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種私相授受的政治犒賞,尤其體現出“拉攏兩端、排斥中堅”的特徵。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

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網》2013年3月3日明確表述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其聲稱:“人民代表大會的工作必須堅持党的領導”。而“黨對人大工作的領導,主要是政治領導,即政治原則、政治方向、重大決策的領導和向國家政權機關推薦重要幹部。其主要方式,是使黨的主張經過法定程式變成國家意志,以便動員全體人民去遵守和執行。”

於是,在中共的領導之下,人大代表的選擇淪落為私相授受的政治犒賞也就成為必然,甚至,作為人大代表中最特色的一個群體:268名軍方選出的全國人大代表全部是中共黨員,也就不足為奇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