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志永:道德的政治——致習近平先生的第二封公開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3月5日訊】一

又要開會了。這個會上您會「當選」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不會有意外,六十年來從無意外。而我和成千上萬追求正義的公民會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憲法紙面上中國的全國人大權力無邊——集立法、選舉、監督、重大事項決定權於一身,比世界上任何國家的議會權力都大,可現實中人盡皆知它是「橡皮圖章」,一年一度的盛大表演幾乎就是皇帝的新裝發佈會,充斥假、丑、惡。

新聞聯播宣稱各民族各行業各階層廣泛代表性,多麼年輕,多高學歷,多少工人農民等等,最經典的曾有陳永貴副總理把白羊肚毛巾裹在頭上以顯示其「農民」代表身份。申紀蘭當了一輩子「農民代表」,可作為代表的她還是普通農民嗎?就算是,她能代表農民嗎六十年來除了鼓掌贊成她還會幹什麼?更根本的是,哪個農民選舉她了憑什麼說她就代表農民?這位被網友調侃為「神獸」的老人莫名其妙連任了十二屆,那位見義勇為的九零後女孩莫名其妙就成了代表,還有一個女士說自己代表洗腳妹,他們知道自己是誰,來幹什麼的嗎?

中國人大制度最荒謬的理念之一是虛假的代表「身份」。根據代議制原理,無論原來從事什麼職業,一旦當選代表,就成為依法履職的國家議會成員,這是其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職業身份。代表的根本職責——制定法律、選舉國家主席、決定國家預算等,和其原有的工人農民職業身份毫無關係。可這簡單的常識被宣傳機器刻意扭曲了,好像只有工人才能代表工人,農民才能代表農民,代表開會不是行使立法、選舉等重要權力,而是給領導「諫言」——工人、農民、少數民族、知識分子、九零後少女、洗腳妹全都有了看我們的大會代表性多麼廣泛社會主義民主多麼優越!既然農民才能代表農民,當年全國三分之二農民,照此邏輯全國人大必然等於全國農民代表大會,為避免此尷尬,於是設計農民只有八分之一選舉權,後來改成四分之一,這遠甚於美國百年前的種族歧視直到2010年才改變,而荒謬的身份代表理念至今還作為社會主義優越性到處宣揚。

名為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其成員卻是兼職,一年兩個禮拜的會期還嫌長。提議案本是代表本職,可現實中要團長、主席團等各級領導「把關」。選舉、預算、反腐、邊疆民族、領土爭端等等,中國有很多重大問題需要討論,可代表們的主要工作是討論「政府工作報告」的某個遣詞造句。從動用幾乎全部公權力用撕海報、傳喚候選人、恐嚇選民、破壞聚餐、查稅、不立案、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各種手段打壓區縣級代表獨立競選,到層層間接選舉中嚴密操控,再到代表按地域分團(組)「選」出領導,在象徵等級秩序的戒備森嚴的賓館包房中普通代表其實是被操縱的「群眾演員」,沒有任何獨立性可言,連代表討論發言都要念稿子,據說今年不讓念稿子,恐怕要事先背稿子了。

大會「選舉」、表決從無懸念。只有一個候選人,結果甚至幾年前早已確定,沒有任何競爭,代表們根本不瞭解候選人,也從不過問候選人是否稱職是否腐敗分子。各級人大在組織部門的嚴密操控下,成克傑、王懷忠、王寶森、劉志軍……都是這麼選出來的。憲法列舉了重大事項決定權,國家每年十多萬億財政支出去向,社保資金巨大虧空,維穩經費超過軍費,代表們沒人過問,各項表決從來都是高票通過。人大會在體制內叫「走程序」,把橡皮圖章蓋上。而代表們也無所謂,反正職位也不是來自人民,代表身份不過是當權者恩賜的榮譽頭銜、權貴俱樂部的一張門票。

因為如此虛假,所以注定醜陋。每個人都很精明,各打各的小算盤,用心琢磨領導意圖,知道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該提什麼不該提什麼,從不投反對票的申紀蘭當了一輩子代表,而那個第二屆開始覺醒為弱勢群體說話的姚秀榮從此銷聲匿跡。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嘴上一套心裡一套,權貴集團點綴一些「無知少女」,討論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白天昏昏欲睡聽報告,晚上吃吃喝喝拉關係,偶爾在媒體面前談論點民生,提個議案也不了了之。發言按職務大小論資排輩,千篇一律八股格式,審議政府報告眾口一詞「很受鼓舞」,領導面前紛紛表揚與自我表揚,選舉前表態效忠信誓旦旦,分組會上一致譴責刁民上訪……普通國民不關心自己的代表是誰,關心也沒用,旁觀「二會」最雷人提案最雷人發言,欣賞某個代表打了哈欠流了口水,津津樂道明星豪宅貪官落馬富豪小三,年復一年,越來越搞笑。

因為如此假、丑,背後必然隱藏著邪惡。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國家根本政治制度」,全國人大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有些謊言比如畝產萬斤說一段時間也就過去了,可這個謊言六十年了一直到今天還在講,還說這是天底下最先進的民主制度,還把謊言變成一場盛大無比的儀式!而奢華的表演背後,京城到處是黑監獄,從國辦的久敬莊到昌平郊外的某個偏僻院落,從青年賓館的後院到聚源賓館的地下室,還包括大大小小的駐京辦。數萬政府公務員和臨時僱員云集中紀委、最高法院、國家信訪局門前,成千上萬的上訪者被半夜騷擾、非法跟蹤、非法拘禁、野蠻毆打。2012年11月6日,來自河南的上訪者張耀文被從國家信訪局久敬莊接濟服務中心被強行帶走,因為拒絕交出手機,他在黑玻璃的車裡被活活打死,他成了18大的犧牲,他的姐姐張耀花在北京奔波幾個月至今也不立案,我希望2013年的這場表演,不要再用無辜中國人的生命獻祭!

謊言背後,這是一個精神分裂的國家。表面一張臉堆滿笑容:啊——,這是人民的國家,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人民當家作主!背後一張臉惡狠狠地:槍桿子裡面出政權,老子打下的江山,誰想染指,拿三千萬人頭來!

無論大會看起來多麼堂皇,其實與人民無關。這個體制暗地裡最正統的意識形態仍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體制運行正是基於這種恐怖的意識形態——政治是野蠻的,打江山者坐江山,誰拳頭硬誰說話算數;政治是自私貪婪的,紅色江山不能變色,穩定壓倒一切;政治是殘酷的,不擇手段沒有底線的你死我活……這個國家的根基不是人民,不是人性,不是良心,而是槍桿子,是叢林法則,是暴力和謊言。

槍桿子「兵不厭詐」沒有底線,槍桿子政權講專政不講自由,講階級不講平等,講鬥爭不講協作,講計謀不講誠信,講敵我不講博愛,講政治不講良心。正是槍桿子政權造就了不講規則沒有底線自私貪婪的官僚群體。不管您願不願承認,「人民公僕」已經成為這個國家道德最敗壞的群體。你們有著和普通公民不一樣的觀念——講政治、領導至上,不一樣的話語體系——同志、幹部、群眾,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工資基本不動,煙酒全靠上供」,你們佔據各個公共權力位置,編織複雜的關係網,貪婪地攫取特權和財富。

你們謊言成性。「畝產萬斤」是假的,「四大家族」是假的,「地主惡霸劉文彩」是假的,「白毛女」是假的,「抗日戰爭中流砥柱」是假的,「叛徒內奸工賊」是假的……就在2012年,國新辦說美國是個獨裁國家,外交部說中國是法治國家,中紀委說官員腐敗不到萬分之一幾乎等於零,衛生部說我國醫療保障全世界最好,CCTV說幸福指數中國全球第一,環球時報說中國政府滿意率全世界第一,北京日報說合理虛構讓真實歷史更動人。

你們虛偽透頂。溜鬚拍馬,欺上瞞下,人前笑臉,背後插刀,對上點頭哈腰,對下橫眉冷對,主席台上大講反腐倡廉酒肉場上縱言哥們義氣,高喊愛國主義私下裡卻藏有多本護照。沒有信仰,沒有真誠,沒有廉恥,「為人民服務」是假的,反腐倡廉是假的,思想匯報是假的,莊嚴的宣誓也是假的,你們不相信天譴,也不相信報應。

你們貪得無厭。利用一切機會苛刻聚斂社會財富,指使公檢法勾結黑社會霸佔土地強拆房屋,壟斷電信、石油、電力、金融、煙草、鹽業、礦業、鐵路等各個利潤豐厚的行業,把一年10多萬億的財政收入只有不到10%用於福利保障而你們這個群體自身消耗近30%,還處處與民爭利甚至殯葬也能成為你們撈取利益的籌碼,卻讓大多數中國人活著成為沉重的負擔,拚命勞作,少無所養,老無所依,一生勞碌,一生焦慮。

你們殘忍冷酷。「三年自然災害」不顧數千萬人餓死繼續所謂「反右」,「文化大革命」瘋狂武鬥、殺人甚至吃人,唐山大地震不顧近百萬傷者的痛苦呻吟拒絕外援,每年3月成千上萬的上訪者被非法拘禁野蠻毆打而兇手逍遙法外,慘烈的車禍跟前哈哈大笑,自焚的烈焰面前無動於衷,一句「這就是政治」滅絕所有人性,你們以出賣靈魂和良心為必修課,厚黑學成為床頭必備書目,陰險埋在心裡,猥瑣寫在臉上。

我無意說官員沒有好人,也不是說你們天生是惡人,任何惡劣環境下都不乏潔身自好者、為民請命者。可我不得不說,三十年來「人民公僕」的價值觀與人民已經很不一樣了。在通往自由人性復甦的時代,公民道德在生長,而骯髒的權勢集團繼續腐朽墮落,同為炎黃子孫,置身於這個泯滅人性不受制約的權勢集團中,人性美好的一面無情壓抑,豺狼的一面肆意張揚。

很多年來國民早已習慣了,誰當代表和自己無關,「橡皮圖章」和自己無關,數以十萬億的財政支出和自己無關,這場盛大的表演和自己無關,這個國家不是自己的。可是,在一個連出家人都有行政級別的國家,又有誰能真正遠離政治?當一個國家的根基是假的、醜的、惡的,怎能指望會有一個美好的社會?

以共產的名義,連「天下」都被權貴集團私分了,人性中固有的公共精神被徹底踐踏,於是人人爭相張揚自私、戒備、城府、狡詐,人人試圖在公共規則之外謀私利,利用公權力經營自己的小圈子,「關係」成為中國人的生活常態。每一次「關係」背後,有人為腐敗特權洋洋得意,無權無勢者為不公不義而憤懣心傷。

當國家的「根本政治制度」如此假醜惡冠冕堂皇的「人民公僕」如此猥瑣齷齪自私貪婪無底線,毒奶粉地溝油算得了什麼?這是無良商販的邏輯。當竊國者把巨額財富轉移境外絕望自焚的烈焰也無力阻擋強權公然掠奪平民的房屋和土地,搶劫盜竊又算得了什麼?這是搶劫盜竊犯的邏輯。當權貴遺傳階級固化連幼兒園也開始基於家庭出身劃分等級不公不義如烈火般灼痛,活著還有什麼意義?這是屠童兇犯的邏輯。漫長的專制陰霾之下,在有史以來最巨大最沒有底線的食肉啖血的怪獸面前,一切罪惡都具有了內在正當性。即便萬億財政投入維穩,即便每個警局裝上鐵門大街小巷佈滿攝像頭,即便監獄人滿為患地鐵隨處是安檢設施防爆器材,即便鐵路公路甚至菜刀玩具都要實名,只要喝血怪獸還在橫行,這不可能是一個和諧的社會。

中國人活得太累。從出生到墳墓都在特權等級社會中掙扎勞碌。巨大的貧富差距、微弱的社會保障,迫使每個人拚命勞作、存錢、看病、養老;連基礎教育也被分割等級然後變現貪腐的滾滾財源,千萬父母為擇校奔波愁怨;掠奪土地壟斷建房高價賣出,數億公民變身為權貴打工的奴隸;張揚沒有底線的叢林法則,人人彼此戒備、撒謊、算計、互害。「這社會就這樣」,當自私、貪婪、不擇手段成為人們普遍的信念和行為方式,黑磚窯、毒奶粉、地溝油、豆腐渣工程……也就在所難免了。這個時代社會潰敗是因為國家奠基於暴力謊言之上,專制是偽君子的巢穴,罪惡的發源地。

每年3月,試圖祭起雷鋒重建社會主義道德,奈何這殘破的偶像經不起自由的陽光雨露,把道德貼上主義標籤,就像那部電影把雷鋒歌唱成一個「忠於革命忠於黨」的「SB」一樣,再美好的人性,也經不起這等玷污。電視台裡殘存的理想主義者好不容易打造一台晚會想「感動中國」卻被塞進一大堆意識形態私貨,紅十字會倒掉了慈善總會不甘落後名譽會長提議立法嚴懲私人慈善,見義勇為的「最美九零後女孩」很驚訝地被拽進權貴俱樂部接受假醜惡的熏陶,「最美女教師」病床上開始宣誓撒謊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了……三十年來人性一點點復甦,公民道德艱難成長,可陰暗猥瑣之徒從不放棄伸出一隻骯髒的黑手。

從來沒有一個完美的社會。我不奢望官員個個是清廉公僕、道德楷模,但至少不能像今天這樣虛偽、貪婪、狡詐、殘忍、猥瑣的群體形象;我不奢望人人變成美麗天使,但至少不應該像今天這樣處處猜忌、敵意和互害;我不奢望人世間完美的公平正義,但至少不能像今天這樣大地到處被邪惡不義的陰霾籠罩。這個國家的根基必須改變,必須徹底結束專制的叢林法則,她應當奠基於自由、公義、愛。

我厭惡謊言,相信人性中有些美好的東西永存不移。這是我生活和前行的動力。我們追求民主憲政,根本上是以真善美反對假醜惡,為一個民族的道德救贖,為溫暖幸福的人世間。「我希望我們是一個自由、幸福的國家,每個人不需要違背良心,只要靠自己的才能和品德就能找到合適的位置,一個簡單而幸福的社會,人性的善得到最大張揚,惡得到最大抑制,誠實、信用、友愛、互助成為我們生活的常態,沒有那麼多煩惱和憤怒,每個人臉上是純真的笑容。」這是2009年我入獄前接受採訪時說的,我的中國夢。

追求民主憲政,不是因為民主、自由、法治、人權這些概念多麼美好,而是因為我們在這片土地上的生活,那些高高在上飛揚跋扈的面孔、那些陰暗城府高深莫測的面孔、那些不義焦灼憤怒絕望的面孔,那些苦難無助痛苦哀傷的面孔……深深觸動了我的心。我知道人世間每個存在都只是轉瞬即逝的角色,可那些不義和痛苦是今天真實的存在,我們必須尋找在此世的救贖道路。必須建立健全的民主憲政制度(這是我給您第一封信的主要內容),以外在力量監督和約束人的行為,懲惡,才得以揚善。

不僅制度,還要信仰。如果制度中的人缺少基本共識信任都試圖在規則之外謀取私利,民主會紛爭不斷讓人厭煩甚至像民國年代烽煙再起。這是中華文明千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們有責任改變政治,不僅政治制度變革,還包括一個民族精神再生。必須徹底清除槍桿子政權意識形態,徹底改造專制文化土壤,在自由和良心的基石上重建我們的國家和社會,重建中華政治文明倫理和道德精神,奠基新的政治文化傳統,賦予新生民主制度以高貴的靈魂,讓民主規則深入人心成為國民信仰和生活方式。

中華憲政文明需要第一推動力。而文化的源頭是人,是榜樣的力量,必須有一群強大人格力量的公民奠定中華政治文明倫理,這意味著犧牲和擔當。

我們願是那犧牲和擔當者。我們有一個共同的身份——公民。這是自由公民的聯合,我們張揚自己的公民身份,在古老的臣民社會中率先站起,遵循民主規則建設自己的公民社會。我們倡導新公民運動,踐行新公民精神,發起反戶籍隔離教育平權運動為數千萬留守兒童爭取回家的路,聯名呼籲官員財產公示為把權力餓虎關進籠子做點滴努力,援助遭遇極端不公的弱者為公平正義民主法治,推動公民日同城聚會凝聚公民社會健康力量,以公民行動推動國家進步,直至一個自由、公義、愛的現代文明中國。

也許你們從不會相信,上天已賦予中華民族一群偉大的理想主義者,追求民主自由不為「打江山坐江山」,不為權勢地位財富,而是為美好政治的信仰。你們習慣叢林法則信奉一切都為貪婪私慾,一切都別有用心,你們不相信人性中有美好的東西。可我們相信,不僅相信,而且執著堅守。很多時候我們是批評者,但絕不撒謊、誣陷、栽贓。說真話,即使在狂暴的輿論洪流中依然堅持說真話,我不想討好誰,我只為堅守信念。我們這一代人必須為自由中國奠定政治責任倫理的基石。我們是「公民」,你們不用害怕,我們和你們不一樣。

我期待您也能成為這個民族偉大的理想主義者。這個來自西方的幽靈終究會成為過去,而中國依然是中國,真正男兒的使命不為苟延某個腐朽利益集團,而是為13億同胞自由幸福的未來。在那殘暴冷酷的魔鬼宮殿裡,始終搖曳著一息微弱的理想主義燭火,從大西北對各民族的寬厚到文革風暴中對正直良心的堅守,一直到推動中國走上市場經濟改革之路,這其中有您的父親,也因此很多同胞對您寄予希望。我也懷著同樣的希望,這不是對專制體制抱有幻想,而是對每個同胞心懷善意。六十年了,「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彌天謊言該終結了,「槍桿子政權」意識形態該清除了,「人民共和國」的諾言該兌現了。

2013/3/3

(公民 許志永 2013年3月4日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中)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