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淺議申紀蘭現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3月10日訊】 中共每年兩會成了大陸一景,民眾上訪和中共嚴控及中外記者採訪,還有兩會代表個人的醜陋表演,是觀測中共暴虐欺騙和醜態的最好時機之一。像每年兩會醜聞笑話紛呈,令人無奈和嬉笑怒罵一樣,今年的兩會也是不斷引發話題,招致大陸輿論甚至國際媒體井噴似的冷嘲熱諷。今年眾多話題中的一個是申紀蘭,已經八十四歲的這位老太太,六十年來從中共第一屆人大會議開始,連續十二屆都是所謂的全國人大代表,在中共的人大歷史中也是絕無僅有獨一份,被有的網友調侃為人大代表中的神獸。

其實高齡八九十歲、數十年來連續擔任議員,也就是字面職能類似人大代表的,世界上並不是絕無僅有,美國就有一些議員也高齡八九十歲,也是數十年連續擔任議員。他們在美國國會和政壇上,不是笑話反而備受尊崇敬佩,常常留下一段雋永的美談。雖然大陸輿論和國際媒體也拿申紀蘭年齡說事,但實質上人們深層真正不滿的,並非這些口頭上談論最多的年齡任期等內容,而是對身份來路不當和作為南轅北轍的憤懣無奈。

美國和其他許多民主國家的高齡議員,長期十餘屆連續任職的議員,他們之所以不是嘲笑調侃的對象,因為他們是通過自己的努力,通過激烈的競選和自我表現,才能在眾多競選者中脫穎而出當選議員。同時他得反應選區民眾的意願,維護爭取選民的權益,向選民證實自己是合格而且努力的議員。而一個合格的議員必須做到的,除了維護爭取自己選區選民的權益,還必須監督政府的施政作為,根據社會現實修法和立法。只有在上述這些方面傑出的,才會長期連續當選並成為備受尊崇的政治家。

申紀蘭成為全國人大代表的情況,與這些民主社會受尊崇議員恰恰相反。首先申紀蘭名為全國人大代表,但並非民眾選舉乃是中共任命的,這是普世皆知的中共欺世盜名的選舉制。申紀蘭更加令人不屑和鄙視的,是她洋洋得意宣稱的從來不投反對票,因為她要顧全大局對黨負責。所以從申紀蘭的代表身份來源,到作為代表唯中共馬首是瞻的作為,讓人們看到的不過是中共為了欺世盜名,精心挑選培植的道具招牌而已。

申紀蘭之所以有談論一下的意義,因為中共數千名全國人大代表,乃至省縣區等各級數以萬計的人大代表,無一不是中共長期挑選培植起來的宣傳道具,而且在人大機構的作為,也基本是申紀蘭的翻版。例如曾是中共央視女主持人的倪萍,也是申紀蘭一樣洋洋自得的宣稱,作為人大代表從來不投反對票,她的理由是不給政府添麻煩,與申紀蘭的理由只有措辭上的區別。實際上中共的人大代表極少有投反對票的,而敢於投反對票的也難在這道具機構連任長存。

申紀蘭和人大代表中基本都是申紀蘭,在人大的作為從來不投反對票,客觀地說也有情非得已之處。他們的知識、能力、志向和膽魄,根本不具備維護民眾權益的政治家素質。但是更為關鍵的是,他們是中共利益集團的成員,非常明了能夠成為其中一員並分一杯羹,就是因為唯中共馬首是瞻的「忠誠」,要繼續分一杯羹也唯有堅持當好道具的忠誠。例如黑龍江省的女人大代表遲夙生律師,因為要兌現人大代表為人民的心願而喪失代表身份。

申紀蘭作為一個沒有什麼文化的農村婦女,從一九七三年就是中共廳局級高官,她丈夫退休前是城建局長,一個孩子是交通局長,另一個孩子是糧食局長,全是中共握有實權油水最多的職位。申紀蘭本人則開了兩家公司,山西申紀蘭貿易公司和申紀蘭房地產開發公司,在二零零八年利潤就有七千萬。以申紀蘭從不投反對票的能耐,能夠有如此經濟效益當然必須忠誠下去了。中共對人大代表一手拿胡蘿蔔一手拿大棒,人大機構也只能是中共欺世盜名的道具製造廠了。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