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長春嬰兒之死 在善與惡的交匯點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3月10日訊】 這兩天有一件事總懸在心頭。3月4日看到一條消息:萬人接力搜尋失蹤嬰兒。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4日這天早上7時20分左右,在長春市西環城路附近,一輛車牌號為吉AMM102的灰色RAV4車輛被盜,當時車內還有一名2個月大的男嬰。事發後,三千警力投入搜尋,長春很多出租車和私家車瞭解這件事後便自發地開始參與尋找,有數百輛出租車放棄了運營,很多私家車主也參與了全城自發搜尋的隊伍。

「求求你一定要保證孩子的安全,不要傷害我的孩子。」那位孩子的粗心母親心急如焚地跪在地上,向不知名的偷車賊發出幾近哀號的悲鳴,甚至幾度昏厥在地。作為母親,她掛念的當然不是自己價格不菲的豐田轎車,而是車裡兩個月大的嬰孩,何況襁褓中的嬰兒還需要吃奶。

3月4日這一天,那個被母親留在自己車內的「寶寶」,一時堪稱長春所有人的「寶寶」。這期間,通過消息報導,人們看到了很多久違的人性閃光——當天下午14時30分許,公主嶺市范家屯內,長春城內許多出租車司機和私家車主聚在一起, 「兩台車分一個組,見村屯就往裡鑽,然後挨家挨戶尋找……」個體出租司機劉師傅按照市民提供的線索,向黑林子方向進發,「幾乎走到了每個村屯、每家每戶,但最終還是一無所獲。」後來,一部分搜索成員向懷德方向駛去,然後從大嶺返回長春,一部分順原路返回到了范家屯。「當我回到范家屯時已快到下午3點多,我是滴水未進,餓壞了。」劉師傅說。「我走進超市,買了面包、飲料和火腿腸,正準備交錢時,一名奧迪A4的私家車車主一下子抱住了我。」劉師傅回憶,「他說,還是我請你們吃飯吧,你們賺點兒錢不容易,於是就搶著付了錢,讓的哥很感動。」

4日這天,跟著最上火的是那些新媽媽們,聽說如果孩子找到後可能需要母乳,很多人打來電話、在微博上發信息,說「如果孩子找到了,我有奶水,可以來找我」。還有一位姓趙的先生說:「偷車的大哥,你如果要是在雙陽,你可以把孩子放在雙陽任何地方,然後給我打電話,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把孩子接來。不為別的,因為我兒子今天正好滿月,我愛人有奶水可以喂孩子。」

有位叫「小葉子」的網友在微博留言:長春人民,溫暖了這個冷冷的春天。數萬市民都在尋找這兩個月大的可憐的孩子。六個小時過去了,孩子吃什麼?偷車賊,如果你也聽到了廣播,你把孩子放到安全的地方讓我們能找到他,你也是做了件善事。想想吧,你的父母,你的孩子,別再錯下去了,回頭吧!

然而,第二天——3月5日,一個最讓所有善良的市民瞠目結舌的消息,還是赫然出現在人們的眼前——「長春偷車賊發現嬰兒哭將其活埋。嫌犯周喜軍在5日向警方自首。據48歲的周喜軍交待,3月4日上午7時許,將停放在長春市西四環路與隆化路交匯處的為家超市門前的一輛銀灰色RAV4豐田吉普車盜走後,駕車直奔長春至雙遼公路。途中發現被盜車後座上有一名嬰兒,周發現男嬰哭鬧,遂將孩子掐死,埋在了路邊雪中。

聞此噩耗,網上頓時被一片千刀萬剮的詛咒所淹沒!看到這個結果,我有一陣喘不過氣的壓抑堵在胸口。許多網友都在疑惑,面對這麼幼小而無助的生命,這個男人怎麼能下得了手?在他掐死嬰兒的那一刻,所有野蠻的獸性都在這個不配為人的男人身上加倍復活。

小時候,曾聽過這樣一個並非杜撰的真實故事,在印度加爾各答東北的一個名叫米德納波爾的小城,一到晚上,人們就常見到有一種「神秘的生物」出沒於附近森林。那是兩個用四肢走路的「像人的怪物」常常尾隨在三隻大狼後面。後來人們打死了大狼,在狼窩裡終於發現這兩個「怪物」,原來是兩個裸體的人類女孩。大的年約七八歲,小的約兩歲。這就是曾經轟動一時的「狼孩」事件。據美國1976年的《自然史》雜誌介紹,像印度「狼孩」這種自小就由野獸撫育人類幼童的事例絕不止一件。如1344年,在德國黑森也發現了被狼哺育長大的小孩;1661年在立陶宛發現的與熊一起長大的小孩……

「狼孩」的事實,不僅證明即使是野獸,也會對幼小的生命心生憐憫,不忍饕餮。而且也證明,人類的知識和才能並非天賦、生來就有,而是人類社會實踐的產物。人不是孤立的,所有的人,都是高度社會化了的存在。脫離了人類的社會環境,脫離了人類的社會環境,就形成不了人所固有的特點。換句話說,社會環境是對人的心靈和行為規範產生潛移默化的孵化器。

再來看看同樣的案情發生在美國,情節幾乎相同,但其結果卻完全迥異:圖為嬰兒及被盜吉普車據美國《紐約郵報》報導,一個月前,一對年輕美國情侶從商店裡出來準備駕車離開時,男子因惦記在商店裡看中的一款手機,回到店裡將手機舉到窗邊給女友看。女友為了看清,從未熄火的吉普車裡下來湊近看。結果一名小偷迅速上車將車開走。當時,汽車後座坐著這對情侶剛滿8個月的女兒。男子見狀慌忙出來追車,但未能追上,遂立即報警。然而在警察接到報案40分鐘後,報警中心接到另一個報警電話說發現一輛吉普車內有一名女嬰,在告知車輛的準確位置後電話被掛斷。警方立即到該地點將被盜的吉普車和女嬰救回。據警察推測,這名有西班牙口音的嫌犯應該是在偷車後發現後座有個嬰兒,也許出於不忍心,就主動報警,棄車逃跑了。

在美國的偷車賊身上,我至少看到了「盜亦有道」的傳統規則,而在中國的偷車賊身上,我只看到了喪盡天良的兇殘。

媒體上所謂「人格不健全」、「人格變態」等用詞,都有意無意地迴避了這個社會的病症。改革開放30多年來,國人突然之間對金錢發狂似地頂禮膜拜,自私、冷漠、貪婪成了整個社會迅速墮落的一道人文風景線。從佛山的被碾壓女童小悅悅到安徽14歲少年因修手機缺錢一鋤砍殺農婦,每年發生不知多少嬰幼兒被盜搶案,甚至還有孕婦被強行引產導致母子雙雙殞命的事件……難道中國真的已經進入弱者互殘的時代?

為什麼現在的人都變得如此冷血?這使我們彷彿突然之間對這個社會感到陌生起來。

就像剛剛發生的長春這個殺嬰事件一樣,善良和歹毒形成了兩級,一方面,整個城市一夜之間都被人類原初的善良所激發,紛紛自發地上街尋找,另一方面,人,又忽然之間變成了比野獸還有兇殘無比的動物。結果,仁慈之心還是敗在了獸類之手上。難怪有人說,當人類變成野獸的時候,他就比野獸更壞更歹毒。

哲人說,環境造就人。這並不是說環境能決定一切,而是說環境能觸發人們內心的某些動機。可以設想,如果在一個環境中,普遍都在尋求即時利益,那麼身處此境的個人也就難免會隨波逐流。一旦追求即時利益成為了社會成員的普遍行為,那麼,這個社會也就演變成一個不擇手段的社會,一個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社會。但當一個社會的環境普遍都被善意充溢的時候,那些即使一時被惡佔領的頭腦也會有靈光閃現的一瞬——就像上述美國那個偷車賊的一念之差所做出的人性選擇一樣。

當整個社會的風氣都在不擇手段地追求實利的最大化時,這個社會就無可避免地罹患重病了。不過,好在長春還給我留下了一個絕望之餘的些許感動。畢竟在這場與野獸的爭鬥中,我總算還能看到有人在逆病態的環境而動,努力保持著人性,儘管同時有人蛻變成連惡獸都不如的人渣。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