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我們與申紀蘭有著相同的悲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3月11日訊】兩會正在北京召開。今年,媒體格外關注了來自山西的人大代表申紀蘭,對申紀蘭的採訪報導頗多。我想,媒體關注申紀蘭的一個原因是:她從1954年當選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至今,是全國唯一從第一屆連任至第十二屆的全國人大代表。

憲法上說,全國人大是中國的最高權力機關。我理解,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有兩項大的權力:一是立法權,制定法律,一是人事權,選舉產生國家領導人。

申紀蘭作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一員,位高權重啊。

法律上說,人大代表是選出來的。所以我理解,人大代表應當代表選他的選民的利益。代表代表,就是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

這樣說來,按照許多他國的說法,申紀蘭就是議會的議員。毫無疑問,申紀蘭應該成為這個社會的精英。否則,她不會擁有這一身份。

這兩天,我讀過不少有關申紀蘭的報導。儘管每一篇報導都未直接批評申紀蘭的履職能力,但是,通過報導透漏申紀蘭的自述,我們的確對申紀蘭的履職能力感到汗顏。比如,3月7日她講到「現在我們都享受到合作醫療,大病大保,小病小保,只有共產黨能做到。」、「能得到養老保險金,只有社會主義國家才能做到這一點」。

2006年全國兩會,媒體訪問申紀蘭:「這些年在表決我國重大問題上,您有沒有投過反對票,或者棄權票?」她坦言:「沒有。我作為一個全國人大代表,得對黨負責,咱們在表決上就要顧全大局,不能光從自己的角度考慮問題。」2010年開兩會,她再次稱「從未投過反對票」。

其實,有人已總結了「申紀蘭雷人雷語」放到網上,那當中暴露了申紀蘭的更加無知與愚昧。

指責一位84歲的老人,我們都於心不忍。事實上,如果人大代表真的如現行法律的規定是民選出來的,以申紀蘭的能力,肯定不會當選。現在的狀況是,申紀蘭不斷在臺上做著滑稽的表演,自取其辱而不知,(有良知的人,無不同情這樣一位老人,怎忍心再讓她表演下去?)同時,人們透過申紀蘭,對中國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也是一眼看穿——那不過是一場昂貴的民主秀而已。

民主制度,就是人人平等,人人是這個國家的主人,這是全世界的共同價值觀。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多數國家稱之為議會)制度正是實現人人平等協商的最重要的制度。我們的可貴之處在於,我們至少在嘴上還沒有完全拋棄這一價值觀:明著說,人民代表大會是國家的最高權力機關。

最高權力機關的組成,當然要靠選舉。除此之外,沒有更公平的辦法。我們國家也有一套諸如《選舉法》之類的相關法律,似乎人民代表大會完全依法組成。其實,有幾個人見過選票長什麼摸樣?本人已年過半百,只見過一次選票。

所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不過是人治的一塊遮羞布而已。

由這個虛假的組織,產生的所謂的「國家機構及國家領導人」——國家主席、國務院總理、委員長、法院院長、檢察院檢察長以及他們所對應的國家機構,豈不都是一堆假貨?袁世凱靠著軍事實力成為中華民國總統,我們稱之為「竊國大盜」。靠著假選舉耍流氓手段坐在廟堂之上的人,比「竊國大盜」更令人不齒

一個國家,連寫入憲法的政治體制都是糊弄人的假玩意,這個國家,假貨橫行、誠信缺失、道德滑坡,那是自然要發生的。

申紀蘭不過是無知和愚昧而已。而有的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指鹿為馬,顛倒黑白,愚弄百姓。他們,才是最可惡的。申紀蘭身上的悲劇是由這些人造成的,我們不該嘲笑申紀蘭老人。

申紀蘭無疑是受人愚弄的。也許,申紀蘭自幼沒什麼文化,如果我們的社會是一個開放的、資訊多元的社會,申紀蘭的腦子也許會豐富起來。令人遺憾的是,申紀蘭自幼接受的是一種聲音的教育,並幾十年灌輸不斷,其腦筋已固化為「化石」,成為一個花崗岩的頭腦。

我們都是這個體制的受害者。仔細想想,我們又比申紀蘭的命運強得了多少?我們接觸到了多少真相?我們瞭解了多少世界上最先進的文化?我們也不過是從改革開放以來,從這幾年從互聯網的縫隙裏瞭解了一點點真知而已。同申紀蘭相比,我們萬不可五十步笑百步。

我們都是申紀蘭,我們都是被愚弄者。申紀蘭可憐,我們也可憐。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