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二會閉幕 點評中南海新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3年3月19日訊】【熱點互動】(935)二會閉幕 點評中南海新人:中共新權力交接,龐大固有利益階層激烈交鋒。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你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3月17日,中共的二會閉幕,新一屆權力交接就此正式告一段落。在閉幕式上習近平再次重申「中國夢」;李克強首次以總理的身分出席了記者會。從國家的主席、副主席、總理和副總理,以及人大正、副委員長和政協正、副主席,究竟這些新人有何看點、如何解讀他們以及他們的內心世界?今天在我們的節目中將和觀眾朋友們共同探討。在節目開始之前,首先請大家觀看一段新聞短片。

新一屆領導人上台,前中共主席胡錦濤在熱烈掌聲中鞠躬謝幕,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中共就此完成了政府機構換屆程序。

習近平在閉幕式講話中對「中國夢」進行了闡述,他說中國夢是民族的夢,也是每個中國人的夢。只要共同奮鬥,實現夢想的力量就無比強大,每個人為實現自己夢想的努力就擁有廣闊的空間。

他的講話隨即在網路上引發了網民的熱烈討論。

在新浪微博上,署名「毛毛語絲」的網友說:「我的中國夢就是天是藍的!水是清的!能吃放心肉!喝放心奶!孩子能在公平的環境下快樂成長!」

另一位網友「歡樂之頌」表示:「開會總是那麼振奮人心,令人充滿希望;可仔細一想,那只是專業的發言稿和場面話。關掉電視,社會還是那個社會、生活還是那個生活,新政府請安靜一點,我還想多睡一會兒,不願醒來。中國夢它終究是個夢啊!」

在騰訊微博上,認證身分為媒體人「連鵬」的網友稱:「說到我的中國夢,它很單純,就是希望政府能善待自己的老百姓。」

還有一位署名「雲在青天水在瓶」的網友則說:「『中國夢,歸根到底是人民的夢』。話說得很動人,可是習總,你真的沒有看到嗎?個人的夢代替了集體的夢,如何能稱為『中國夢』?而這夢也是如此卑微,本就屬於人民的東西卻成了夢想!這樣的『中國夢』一點都沒有豪情,一點都不能凝聚人心。」

本屆政府中,由李克強領導的新內閣25名成員中,逾半年齡超過60歲,按規定做不滿5年就面臨退休,且只有9人是「新人」。因此,外媒普遍分析認為,這屆政府過渡性質濃厚,將以守成為主、難有創新。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討論的話題是「二會閉幕,點評中南海新人」。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你的見解;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熱線電話:400-670-1668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同時您也可以通過Skype與我們語音或文字互動,Skype的ID是:RDHD2008。

今天在節目現場,還是大家所熟知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3月17日中共的二會,被民間稱為的「二會」終於閉幕了,完成了中共所謂新一屆的權力交接和正式的儀式。從它的程序和內容來看,您覺得有沒有新意?您怎麼評價?

陳破空:顯然這個兩會就跟以前的兩會一樣,「二會」完全沒有新意,都是走過場。誰主持會議、誰致閉幕詞、中間什麼記者會,這些程序跟過去完全沒有區別。除了中共1958年時代開會有一點比較新的氣象以外,在此前後,開會都是一個樣板,也是什麼小組討論,也是把電影明星、籃球運動員都搞去當政協委員等等,所以形式上完全沒有新意。

這次兩會,或者說「二會」,它唯一的一個程序,其實也是實質性的程序,就是所謂完成權力交接,準確說是完成權力交接的形式。要說完成權力交接,早在4個月前十八大就完成了,因為那個時候人事已經完全定板了,要說沒有完成權力交接也可以說沒有完成,因為老人政治依然陰魂不散。而在新的權力結構中,老人的比例和保守派的比例非常重,也顯示老人的影子很重,所以這個權力交接只是形式上完成。

主持人:我們看一下,目前所選出的中共政要的陣容究竟有哪些可圈可點?首先我們看習近平這一次在二會正式的接下了國家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所謂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您覺得他現在是否大權在握?

陳破空:在毛澤東之後,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當時只有華國鋒;華國鋒同時繼承了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國務院總理,黨、政、軍幾個位子。後來鄧小平把這些權力分出去了,跟華國鋒搞權力鬥爭;到六四之後,基本上又想把權力集中,但是置後集中,不管是江澤民還是胡錦濤接軍權,都晚於他們接黨權。所以這一次習近平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並不意味著他掌握了大權,那是因為中共內部危機的表現。不管是江澤民,還是胡錦濤、習近平都認識到一點,除了激烈的權力鬥爭以外,他們意識到在過去10年,黨和軍隊的權力大大的疏遠,黨和軍的關係隔開了。

美國發布的《中國軍力報告》,開始的第一段就說,在過去10年,中國共產黨、政府和軍隊的關係疏離了,大幅度的疏離,不知道什麼原因。其實很清楚,就是江、胡權力鬥爭惡鬥的結果,江澤民架空胡錦濤;江澤民重點放在軍權上,而胡錦濤只能抓黨權,最後是黨和軍隊不相關。所以這10年下來之後,產生了嚴重的危機。共產黨有一句黨訓「黨指揮槍」,突然就變得不靈了;黨指揮不了槍。這個是禍起江澤民,所以江澤民自知沒趣,假裝以降低排名、不再干政為由,實際上是知趣地靠邊站;而胡錦濤知道即便留任2年,也不可能抓住軍權,不如做個順水人情,就給了習近平。所以讓習近平再次整合了黨、政、軍。

習近平能不能整合黨、政、軍呢?難度非常大,因為中共黨內的分裂和軍隊的分裂已經形成了,比如「薄熙來事件」就可以看出來。這種分裂態勢形成之後,要把它統合在一起是非常難的。如果有時間我們等一下再探討。

主持人:17日二會閉幕,在閉幕式上習近平再次提出了「中國夢」的概念。我們知道在去年的十八大,習近平已經提出了「中國夢」這樣的概念。您覺得這一次提出的「中國夢」和上次提出的究竟有什麼不同嗎?這一次他還具體的講到了「中國夢」就是走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您有什麼評價和解讀?

陳破空:每一代的中共領導人上台,都會有他的一些微調的語言表述,江澤民當時講「三個代表」、胡錦濤講「科學發展觀」、習近平講「中國夢」。「中國夢」這個說法實際上是模仿美國,因為美國有個「美國夢」的說法。他們就模仿。但是,這個「中國夢」開始就被習近平語焉不詳的講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但是「中華民族的復興」在江澤民時代高調子就唱得很響,江澤民時代就講「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如果把「民族復興」當成一個問號,這個有邏輯上的混亂,那就是說,中國到現在沒有實現民族復興;而江澤民時代就在講復興了,毛澤東時代就講「中國人站起來了」。如果習近平認為要實現「中國夢」是中華民族的復興,那就是說到目前為止沒有實現復興,等於是對前任的全部否認,對毛澤東、江澤民等人的全部否認,到現在為止他們幹的都是讓民族衰弱的事情,他習近平才要來復興這個民族。這是一個邏輯。另外說,如果中華民族已經復興了,他講這個話等於白講,你就在這個基礎之上,你還要幹什麼呢?談不上復興。

實際上中華民族從1949年以來,中國實質上只發生了一次變化,就是華國鋒逮捕了「四人幫」、逮捕了江青,然後把毛澤東的以階級鬥爭為綱、政治掛帥,扭往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經濟掛帥這條道路上。在毛澤東時代,不管是劉少奇還是誰主政,毛澤東的路線占上風;華國鋒之後的時代,不管後來是怎麼權力鬥爭,總之是華國鋒開創的路線,所以後來就沒有什麼大的變化。胡耀邦、趙紫陽是改革做得深一點而已;經濟改革,鄧小平做得穩一點而已;江澤民是倒退;胡錦濤他們是無所作為。所以在後來的年代沒有什麼變化。

中國今天應該不是復興不復興的問題;中國是不是要重新有一個變化的過程。63年只發生了一次變化,前後就沒變化了,都是在守成。所以「中國夢」就有兩個解讀,《南方週末》解讀「中國夢」就是「憲政夢」,代表了民間的解讀;而黨內那一伙人解讀「中國夢」就是「帝國夢」,要船堅炮利、富國強兵,要嚇阻別的國家,在南海、東海、釣魚島到處找事兒。這種「帝國夢」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反覆重演,重演的結果是什麼呢?

如果現在還在講中國夢就是帝國夢、就是復興夢的話,實際上就承認現在的共產黨是封建王朝。而封建王朝有它的軌跡和命運,它的軌跡就是王朝興起、王朝鼎盛、王朝腐敗、王朝沒落,這個命運軌跡是不可逆轉的。中共也經過了興起和鼎盛,現在正在經歷腐敗和沒落。如果按照習近平說的話:「道路決定命運」,它今天是道路的其中一個階段,決定了最後的命運,就是王朝的覆亡。如果他們要繼續走封建王朝的道路,最終就是滅亡。如果他們沒有這樣的認識根本不算政治家。

主持人:剛才我們新聞中也講到了,網友對「中國夢」的解讀也有很大的熱議。目前習近平所說的「中國夢」與人民所期待的「中國夢」您覺得有何不同?

陳破空:你要不要看看「美國夢」啊?「美國夢」是具體到每一個人,通俗的說法,就是有房子、有汽車、有工作,這是「美國夢」;一些外國來的移民,經過一段時間的奮鬥有了這些,他覺得實現了「美國夢」,這是具體到每個人。當然,「美國夢」裡面還有自由,就像自由女神像所昭示的一樣。過去來美國的人都經過自由女神像,看到自由女神像,就覺得找到了解放的大陸、自由的大地。今天從世界各地匯聚到美國的移民,除了要找經濟上的好處安身立命之外,最重要的是找自由,精神上的自由和心靈上的自由。這就是「美國夢」。「美國夢」是實實在在落實到每個人,當每個人領到綠卡的時候、每個人拿到公民的時候、每個人買到房子、有工作的時候,那種發自內心的踏實感,那就是踏踏實實的「美國夢」。

反過來,我們說「中國夢」。現在習近平所描述的「中國夢」,實際上是一個政權的夢,不是人民的夢;如果是人民的夢,你要落實到人民的頭上。現在講「中國夢」,如果講富強、講非常的富裕,早在中共的官場就實現了。葉利欽任職莫斯科市長的時候,說:共產主義實現了沒有?很多人說沒有實現,他說:我說實現了,在克林姆林宮實現了,就是各取所需、豐衣足食。那麼今天的「中國夢」實現了沒有?在中南海裡面實現了,在各省、部的樓台、館所裡實現了;他們實現了他們的富貴夢、他們的發財夢、他們的淫亂夢,但是中國人民卻在苦苦掙扎。

大學生失業、找不到工作,農民工進城受歧視,很多農民還過著食不裹腹的生活,還有很多的工人失業、很多的退休人員工資不夠,還有大批的失學兒童散居在全國各地等等。如果把貪官污吏的錢分給他們,如果把軍費和維穩費平攤到他們頭上,他們的夢早就實現了,每一個人的「中國夢」早就實現了,富裕的、自由的夢早就實現了。所以今天政府所倡導的「中國夢」,顯然和民間所期望的「中國夢」完全是背道而馳的。

主持人:這一次人大閉幕式上,李克強正式以總理的身分接見記者,您如何評價李克強在二會上的表現?

陳破空:這次全程觀察了李克強在記者會上的表現,3月17日人大閉幕之後,我就得出一個結論,李克強等於胡錦濤加溫家寶。看到他就是一個溫家寶加胡錦濤的混合體,為什麼呢?他講話的口氣是「胡錦濤」,特別是他講話中間不斷的「啊…啊」,動不動就是:「呃..呃..這個啊…呃..前段時間啊…我呢就覺得我們國家,呃..所以啊…我們要怎麼怎麼艱苦奮鬥」,動不動來個「啊…啊…啊」,這是胡錦濤的口氣。他跟胡錦濤跟久了,從共青團一直跟到中央,跟久了把胡錦濤那套「啊…啊…啊」的官腔學會了。

另外就是學溫家寶那一套,他那個手勢很像溫家寶,動不動就做些固定手勢,這些動作就是溫家寶的動作;一再延長記者會,假裝顯得戀戀不捨,也是溫家寶的動作。只有一樣屬於他自己,就是他的「笑容」屬於他自己。胡錦濤不會笑、苦著一張臉,10年苦著一張臉,不會笑;而溫家寶笑容比較少,有笑,也是比較勉強的一種憨笑。所以李克強能夠自然的笑,是文革後這一代大學生在大學裡培養出來的,他看上去的確是在1970、1980年代成長起來的那一批大學生,所以他能笑。這個笑容跟這兩個人不一樣,其他都很像。

李克強在會議上表現如何呢?我說他是溫家寶和胡錦濤的混合體,那麼他的表現就是,講「保守」他像胡錦濤一樣保守、謹慎;講「感性」和有「改革」的一面,有點像溫家寶。所以他是兩個加起來,他不想表現得像溫家寶那麼感性;比如吟誦唐詩、宋詞,他即便說了幾個字,他也說不是引經據典,而說是自己的總結,然後說話盡量平實一點。但是他這個人又很謹慎,但謹慎也沒有胡錦濤那麼謹慎,胡錦濤謹慎得就是要照稿子讀、背下來,他的謹慎就是比較低調,姿態既不想太招搖,又不想顯得太古板,所以相對說來,他就顯得比胡、溫還自然一點。但是整個記者會,看不出他有什麼新意,尤其沒有提出具體的政綱,基本上一切都是重複官樣套話。

主持人:剛才您提到了他在記者會上的表現,根據李克強的個人經歷和背景來看,中共官方媒體一直在說這是個北大畢業的「博士總理」,在接下來的任期中他是否會有所作為?您怎樣研判?

陳破空:李克強的背景,不管是國內的說法,還是國外媒體的說法,都說他跟習近平不一樣,習近平是「太子黨」、中共元老之後;說李克強不是,他出身於貧民、家境貧寒。這是錯誤的判斷。李克強的父親是鳳陽縣副縣長,中共的副縣長。副縣長在那個時候是很不得了的。我高中的時候有個女同學,她的父親就是副縣長,這個女同學跟我們全班的同學就非常不一樣,她穿比一般人穿得好的多,她的伙食開得比我們好的多,全班的人都非常羨慕她;一個副縣長的女兒在我們班上,可以說是有轟動效應的。

李克強作為一個副縣長的兒子,他絕對是在甜水中泡著,儘管有上山、下鄉的經歷;習近平也有、王歧山也有、張德江也有,那是上山、下鄉的一代。所以說李克強是貧民出身,是不對的。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節目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討論的話題是「二會閉幕,點評中南海新人」。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我們請陳破空先生繼續剛才的分析。

陳破空:當時作為一個副縣長的工資雖然不能比中央大員,但比一般老百姓好得多,他的老婆和子女絕對不會挨餓,也不會穿補疤衣服,而且住的房子是很像樣的,可能是幾居室的。所以李克強出身在這種家庭不能算貧寒,也算是一個幹部子弟。在文革後期他是有插隊幾年,但在那時候普遍都有插隊,不見得有那麼艱苦,可能過了幾年艱苦的生活。這是其一。另外,他這次講到1977年,他得到高考錄取通知的時候,正在田頭鋤地。這也沒什麼稀奇的。我在1980年接到高考錄取通知的時候,當時16歲多,我在河裡跟很多小孩子一起抓魚,聽到田埂上喊,說我的錄取通知書來了,而且說我的分數也很高。然後我挽著褲子、拿著魚,回去接通知書,在一個小鎮上。這在當時的中國是非常的普遍。

另外講他的個性。他最初在北大讀書的時候還有點個性,比較善於思考、比較進取、比較接受新事物,尤其是來自於文明世界的、西方的。但是由於團中央招幹部他受到了挫折,第一次沒把他選上,後來有人力保才上去了,之後他學乖了,在後來整個從政生涯中,他學會了八字訣,就是「幹對事,不如跟對人。」他覺得事情幹得對不對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跟對人,所以他緊跟胡錦濤,從共青團一直跟過來,後來胡錦濤平步青雲,他也就平步青雲。所以他是胡錦濤的一面鏡子,整個是胡錦濤把他提上去的。

他在河南主政,政績乏善可陳,有愛滋病,但他不得罪前任李長春;在遼寧主政,到處礦難、火災,政績也乏善可陳,他知道事情做得對不對不重要、有沒有事故不重要,關鍵是你跟上級關係搞的好不好。所以李克強把這個關係處得很順,所以他上去了。他這次笑瞇瞇的舉行記者會,也就是在處理順的關係中養成笑的習慣,隨時他都是滿臉帶笑,因為他整個一生就是要把關係處順。所以他這種個性就證明了他的任期中很難有所作為。

而且國務院另外4個副總理的年齡全比他大,他是年齡最小,57歲,連汪洋都比他大一歲、58。所以一個年齡最小的管幾個老大,劉延東比他大10歲,張高麗比他大9歲,你怎麼個管法?而且張高麗是在那裡監視他的。

所以他的情況,至少在最近5年任期不大可能有多少作為。所以他的記者會顯得平實,有人說他顯得很平實、低調,就是他願意降低人們的期望值,「我也不說那麼大話了」,不像朱鎔基那麼大喊反腐,最後走的時候貪官更多;也不像溫家寶高談政治改革,最後也沒辦成。所以最後他就想乾脆還是低調一點,不要給人們期望值太高。這就是李克強所展現的第一面吧!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二會閉幕,點評中南海新人」。您有什麼意見和見解?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我們來接聽觀眾朋友的電話,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紐約王先生:主持人您好,陳破空先生您好。「中國夢」還是「美國夢」,為什麼所有的人到美國來都要追求「美國夢」?美國有自由嘛!你要看什麼、你要聽什麼、你要講什麼、你要做什麼都可以,你去創造,你做得成功是你,做不成功也是你,那就有夢了。如果美國跟中國共產黨一樣,你什麼都不能看、什麼都不能聽、沒有自由,沒有自由哪裡來的夢啊?夢就建立在自由身上;你什麼都可以做、什麼都可以看、什麼都可以聽、什麼都可以寫,你才有夢嘛!你什麼都不能夠做,像個傻瓜一樣的怎麼有夢呢?所以中國的夢你要跟美國學,就把美國自由、民主那一套學回去,那就有「中國夢」;你如果不學這一套,永遠沒有「中國夢」。謝謝。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我們再來接聽加拿大馬先生的電話,馬先生您好。

加拿大馬先生:主持人好,陳破空先生好。我認為所謂「新人」,是由舊人培養、選擇出來的,所以沒有什麼跟舊人有多不一樣的地方。至於說李克強也好、朱鎔基也好、溫家寶也好,我個人不認為他們將來對共產黨改革這方面有什麼變化,我沒有任何的希望。但是我現在要問嘉賓一個問題,中華民族為了目前這個罪惡累累的利益集團發財,而付出了極大的環境和道德的代價,中華民族的忍耐性究竟有多大?現在距離忍耐爆點還有多遠?

另外我要提醒大家,回去中國不要吃豬肉。上海黃浦江上漂浮的死豬,據說是嘉興拋棄的死豬,是因為現在官員不讓吃、喝了,所以豬賣不出去,那豬是吃了有機性的慢性毒藥,4個月大的時候趕快殺了就不會死,如果超過4個月,5、6個月的話自然就會死亡,我估計是這種情況。所以我建議大家回去中國千萬不要吃豬肉,不要吃中國的豬肉。

主持人:謝謝馬先生。我們請陳破空先生回應一下。

陳破空:對,馬先生講的「新人也是舊人」,因為換湯不換藥,而且這個機制是倒過來的。在文明國家,領導人的出現,是民間推上去的,至少是下屬把他推上去的,推上去之後他領導的下屬是支持他的人。但是中共的機制倒過來,是老人把這個新人推出來的,然後下屬不是他自己選的,也是老人給他安排的,甚至很多是來監視他的。所以包括政治局7個常委大家都看出來了,7個裡面有4個是屬於保守派,江系的。這就是一個倒機制,所以要談舊人或新人,從邏輯上來說的確是很混亂的。

另外,剛才馬先生講得很好,這個利益集團就為了他們的發財,他們的「中國夢」就是發財夢、就是貪官污吏的「發財夢」。為了他們發財,糟蹋了中國的環境、破壞了中國的生態、讓中國道德淪喪,而且讓貧富分化等等,整個社會亂了套,付出這麼沉重的代價。

這個代價的臨爆點在哪?中國民族有多忍耐?我剛才講了,封建王朝自有它的命運。封建王朝幾部曲,在歷史上的封建王朝,有的是幾百年,300多年、200多年,有的是100年,有的幾十年,王莽的新朝只有16年,秦始皇的朝代也只有15年;或長或短,但是封建王朝最後就是歸於瓦解。因為腐敗就決定了要沒落。而中共的腐敗引起人民的痛恨現在非常明顯,連習近平、李克強本人都感覺得到,為什麼他煞住吃喝之風呢?部隊也要煞吃喝之風、官層也要煞吃喝之風呢?並不是他們吃不起,而是他們知道老百姓恨他們吃、喝了,所以他們表面上煞住吃喝。

比如這次開兩會很多人裝行頭,像李鵬的女兒好多行頭不見了,並不是她節約了,並不是把錢拿給老百姓了,是她藏起來了。原來她滿身的行頭、滿身名貴的東西,她把它放在櫃子裡鎖起來。所以習近平起了個作用就是,你要富你悄悄富;你有行頭你給我藏在櫃子裡,你在別的場合去戴,不要在兩會戴;你要吃喝你回家吃喝,不要在街上大吃大喝。所以他是把這個東西藏起來而已,並沒有發生實質性的轉換。所以老百姓對這個痛恨他們都知道,他們很清楚。所以引爆點在哪?我們不是算命先生,但是爆炸點肯定是會出現的。魯迅就講過「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發。」

主持人:我們再來接聽觀眾朋友的電話,湖北的楚先生,楚先生您好。

湖北楚先生:您好,中南海什麼人?中南海60多年全是漢人的,都是漢人。統治中國的壞蛋,要分兩段,前面是山溝裡的土匪;現在是學校裡的許多壞蛋,都是知識份子,這就是中國的特點,他就是這種人。在這一堆人裡,除了你們所說的這個特點之外,還有一個安徽幫。現在裡面安插了很多安徽人,汪洋是、李克強是、劉奇葆也是,而且這都是胡錦濤立的,所以這一幫人應該是我們漢人的恥辱。中國的爛,爛在漢人,不是少數民族,少數民族是愛國的,甚至我跟你們說,包括外蒙古,外蒙古我聽說都有好多人想回中國來,包括領導。

主持人:謝謝楚先生。我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們一會兒請陳破空先生集中回應一下。我們再來接聽華盛頓DC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

華盛頓DC陳先生:你好。我們對中南海選出來所謂的「新人」,其實我們不要對他們有任何的幻想,他們其實就是穿著共產黨老衣服的所謂的新人,他們只要不在政治上對中國進行改革是沒有出路的,中國人也不要在他們身上看到什麼希望,也不要期盼什麼希望。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國內所謂的「政治精英」們現在在做什麼?他們幹嘛不起來聯合一些必要的力量,在國際上進行呼籲,對中國進行改革,然後團結起來?為什麼還在幻想呀?這個幻想要等多久?我們國人的忍耐是有限的。我們希望他們能夠起到他們真正的精英作用,不要掛著皮,在那說我們都是民運、我們都是什麼,最後他們一事無成。我們國人看了20年,等待了20年,希望他們有所作為,不要去盼望所謂的中南海的新人能給我們做什麼!他們不會給我們做什麼。我希望我們的國人應該覺醒。這就是我要說的。

主持人:好,謝謝陳先生。陳破空先生我們請您回應一下,同時除了剛才觀眾朋友兩個問題,那麼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點評現在這些新的面孔,我們也知道有些新的面孔其實也是內定的,比如說人大的委員長,也是內定通過了張德江,已經定好了。那麼通觀二會整個的情況,它的表現究竟如何?同時結合著剛才觀眾朋友所提出的問題。

陳破空:剛才觀眾都講了不抱希望,那麼結合了張德江,張德江是江系,江澤民的一個幹將,因為跟著江澤民而飛黃騰達,張德江這次當了委員長,他早在十八大之前就內定了,十八大的時候他當了政治局常委,當時就知道他是委員長,這個是沒錯的。他這次當上委員長的一個看點是什麼,就是閉幕式的時候他的講話,他有這麼兩句要點,他說現在的制度和法治已經確定了,不以領導人的更換而更換,也不以領導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轉變而轉變。他的意思實際上對新領導人是個警告,他實際上就是代表江系在那看盤子的,看住既得利益的。

所以他這兩句話是個嚴重的警告,意思就是這個制度是不會改變的,換人不會換制度。另外就是你這個人有什麼看法,有什麼注意點,你新領導人也不會改變這個制度,他強調得很清楚,他就表示我把人大這攤給守住了,給保守派守住,給強硬派守住,給這些貪官污吏守住,給既得利益集團守住。所以張德江是徹頭徹尾的這麼一個保守派,肯定是在未來的中國發展中起阻礙作用的。

主持人:好的,那麼「二會閉幕,點評中南海新人」,您有什麼樣的見解和意見,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我們再來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上海的熊先生,熊先生您好。

上海熊先生:破空先生好,主持人好。我覺得從李克強的講話,包括習近平的講話,我感覺到沒有什麼新意,為什麼呢?特別習近平的講話,他要堅持社會主義道路,他第一條講,實際上就是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中國從49年以來造成人間的苦難,包括造成台灣海峽分裂,根源就是共產黨的領導,它是萬惡之源,你現在可以堅持,那麼就否定了政治改革。這是一條。

第二,習近平也好,包括李克強,他們個人的品質沒有問題的,他們跟江澤民不好比的,跟江澤民、跟這些淫亂份子不好比,他們人品還是好的;但是人品再好,你的這個制度不好,你下面用的這批官員又不能全部換掉啊。你比如講中國的八大老家族,他們掌握了1.3~1.6萬億美元財產,富可敵國,你怎麼能取代他呢?下面的大大小小官員都是腐敗官員,你怎麼改啊?你制度不改這些官員怎麼辦?我簡單談一點。

主持人:好,謝謝熊先生。那我們再接一下加拿大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您好。

加拿大李先生:你好。我想不管是李克強也好,習近平也好,不管他們是個什麼人,不管是誰啊,中國最後走向民主是必然的。現在我有個問題想問陳破空先生,一旦我們走向了民主以後,那麼以前的私有財產,比如說解放前上海的永安公司是郭氏家族的,那麼這些東西以後還給誰呢?共產黨已經把它賣掉一遍了,又賣給私人,那麼這些東西到底是還給原來的主人呢?還是還給哪個?怎麼還法這是個大問題,我覺得。

主持人:好的,謝謝李先生。我們請陳破空先生先點評一下。

陳破空:我倒過來,我先回答李先生的問題,李先生提到一個,就是中國實現民主私有財產,中國如果實現民主,不僅在政治上要進行整的一個整頓和清算,政治上理順,那麼經濟上自然會有一個清理,這種清理就是,首先共產黨的貪官污吏貪到多少,吃了多少,他應該是要拿出來的,這個是要來充實國庫,中國人民是可以一夜之間實現小康的,不用等到什麼2049年,全面小康,一夜實現,在中國民主化的時候。這是一個。

另外,至於追到以前那些財產,後來被共產黨收了,現在又被貪官污吏占了,當然冤有頭,債有主,這就要找下去,如果說過去那些私有財產的傳人已經沒有後代了,那麼當然它屬於國家,如果說還有後代的話,應該說……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二會閉幕,點評中南海新人」。剛才觀眾朋友提了很多的問題,尤其是觀眾朋友具體的問到,將來如果事情發生變化了,那麼這些財產怎麼樣的分配,我們請陳破空先生繼續剛才的分析。

陳破空:剛才講到私有財產,如果說他還有後人,那麼當然要找到他的後人,私有財產是應該給他的;如果已經沒有後人的話呢,那當然是充公。還有一個情況說,如果找到了後人,私有財產已經無法返還的時候,那國家應該是做出補償,在整個共產黨的統治期間,造成了無數的損害,這些被損害的,被污辱被損害的人,都應該在某種程度上得到國家的補償,或多或少。我想這個是一個安慰人心的過程,這也是一個民主化的必然的心靈運動。

另外剛才有一個上海熊先生說個人品質沒有問題,的確這樣,我們很難想像,像習近平這樣小時候被關到少年所,也被整過,父親也被整過,這樣的人他會說一生下來就會是壞人,或者說是恃強凌弱的,或者說要去欺負人的人。我們也很難想像李克強會是一個要當壞人的人。從習近平、李克強的經歷來說,看不出非要當壞人不可,但是關鍵是這個制度和這個集團,他們共產黨是個黑社會的機制,你要在黑社會裡面立住腳,你必須在黑社會有功勞,就是你要趁月黑風高,有殺人越貨,或者手上沾血,你否則黑社會怎麼能排上位子。

所以由於你進了這個黑社會,壞人不要說更壞,即便是好一點,也會變壞了,所以說這樣的情況下,不是個好人壞人的問題,最終還是個制度問題。鄧小平自己都講嘛,說制度不好,好人都會幹壞事;要制度好了,壞人都幹不了壞事,這鄧小平自己說的。這就說明他們已經意識到,這個制度給他們自己造成的結果是什麼。

主持人:好,我們再來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加州王先生:你好,我只想說,你看那個閉幕式,習近平在閉幕式上講的講話,他說要堅持鄧小平理論,堅持三個代表。你想他堅持鄧小平理論,那六四鄧小平下的命令鎮壓的嘛;那堅持三個代表,那就是江澤民把法輪功給鎮壓了。你說他現在這兩個一堅持,這還能有變嗎?好,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王先生。那我們請陳破空先生回應一下,同時我們再繼續點評,我們也知道在二會上,也通過了內定的俞正聲任政協的主席,那麼在政協的閉幕式上,俞正聲有這樣一個發言,他聲稱「中國絕不照搬西方的政治模式」。您對俞正聲的表現,還有他說的這句話究竟有什麼樣的解讀?

陳破空:對,剛才觀眾講到習近平講話,提到社會主義道路、鄧小平路線、三個代表什麼,我們可以做兩種理解,一種理解是習近平他的權力來自於政治老人,他是在對政治老人表忠心,他必須這麼說。那麼也可以做另外一種理解,就是習近平在麻醉這些政治老人,我現在不得不對你們這麼說,我剛上位,那將來我這麼不這麼說,再說。這也是另外一種看點。

至於說俞正聲這次當了政協主席,那麼他在閉幕式上說了一句話:絕不照搬西方模式,我們非常熟悉的是上一屆政府中,這個話說得最多的是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從這點可以看出來,中共內部有分工,誰來說,他們內部有個商量。

甚至於常委裡面,誰當黑臉、誰當白臉,誰來說一些比較狠的話,誰來說一些比較漂亮的話,都有分工的。比如說吳邦國就分到一個,可能就是要講「絕不照辦西方模式」。有可能溫家寶也分到一個,如果說他政治改革不是出於他真心的話,可能被分配到,都講的當白臉,講了政治改革。那反過來,這一次我們看到俞正聲被分配到這樣的角色,因為聲音不能中斷啊,這個「絕不照辦西方模式」不能中斷啊,那誰來講呢?最後分來分去,分到俞正聲來講,年齡最大。但是你看不管是習近平、李克強不會講這個話,為什麼?他們還是要當白臉,畢竟是一、二把手,不要把話說絕了。所以中共內部肯定有分工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如果俞正聲說出了他的心聲的話,俞正聲實際上他也在表忠心。因為他自己有個問題,他的哥哥俞強聲,1985年叛逃美國,現在在南美過著逍遙的日子。他們都是黃敬的兒子,那黃敬的第一次的太太是江青,所以他們跟江青有關係,後來江青嫁給毛澤東,後來中共解放黃敬做到天津市長、機械部長,後來被毛澤東迫害致死,兩個兒子俞強聲、俞正聲都受過苦的。俞強聲1985年,他當國安部長黎明的秘書的時候,他就已經投靠美國了,他發現美國的國防部有中國的間諜,就是金無怠,他告訴美國,所以美國把金無怠給抓了。

金無怠後來在美國獄中自殺,因為中共見死不救。後來俞強聲由於這個事叛逃美國,後來領了一筆錢,到南美洲隱居了;據說只有俞正聲知道他的下落。所以俞正聲跟這個事情牽連,按說是沒有升遷的理由。但是俞正聲緊跟江澤民,而江澤民自己的家世也不清楚,是個漢奸家世。從來不提自己的生父,因為生父是漢奸嘛,他提個養父江上青,江澤民表示是新四軍,誰也不知道是不是養父。所以江澤民知道自己也說不清,派個說不清的人,好管。你要是不聽話,那我把你家裡的事弄出來。

所以俞正聲就這麼上去了,是意外的上去的這麼一個老頭。所以年齡最大,他現在都已經67歲,到68歲就應該退休了。他明年就該退休,但他又不可能退。所以這個俞正聲上來事實上是一個表忠心,哎呀,雖然我哥哥逃到了西方,我堅決不照辦西方模式,就這麼個話。但還有一點,俞正聲說這個話恐怕還話中有話。因為俞正聲說這話的時候他們很清楚,中共領導人把他們的子女、家屬、財產都搬到西方去了。他這個話的準確含義是什麼,一定不要把西方的政治制度搬到中國來,但一定要把中共官員的財產搬到西方去。他就這麼個意思,我們可以做這麼個理解。

主持人:那我們再來看一下,唯一的國家副主席李源潮,這也是多年來第一次非常委的副主席。在這背後有什麼樣的解讀?您有什麼研判?

陳破空:李源潮上位可以說是劉雲山的失敗。劉雲山是江系人馬,原來是黑馬,是意識形態的殺手、新聞殺手。劉雲山緊跟江澤民,從內蒙古的一個小的宣傳幹事扶搖直上,什麼宣傳部副部長、宣傳部長,而且這個人在新聞界臭名昭著,最後居然還當了常委。事實上,李源潮本來在去年應該當常委,李源潮是一個年輕的,也是改革派、也是團派,也是地方上的實力派。而且李源潮的父親,也算是中共的一個資歷不淺的元老,也算是太子黨。但是李源潮的入常本來是沒事的,波瀾不驚的,結果由於江澤民、李鵬強力干政,硬把李源潮給擠了出去。

李鵬就講了一句話,說李源潮上台會平反六四。因為李源潮在六四的時候,只有三十出頭,那麼他就對六四鎮壓表示非常不滿,他在地方上發表很多言論。所以李鵬就覺得李源潮是要平反六四。而江澤民就藉李鵬之勢把李源潮推出去。江澤民就是堅決堵死政改之路,堅決保住既得利益。

平反六四還得了嗎?所以就由於兩個政治老人一起封殺,所以使李源潮跟汪洋兩人都飲恨,沒有入常,而代之入常的是劉雲山這樣的壞蛋。所以劉雲山入常就已經定下了他當國家副主席,因為當時定的基本上不會變,像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政協主席俞正聲。那麼劉雲山被定國家副主席,但後來發生了很多的爭鬥,包括胡派、包括習近平這邊人馬、包括江澤民那邊。而習近平的性格是各派都想擺平,各派都不想得罪。包括李源潮和汪洋在入常的時候失意了,被掃到門檻之外,習近平也想安慰他們。所以說習近平是力主要拉這兩個人。

所以李源潮這次當國家副主席,不是政治局常委,這是很罕見。以前,上任副主席是習近平,他是政治局常委,再前面曾慶紅,是政治局常委,再前面,往前推,以前當過副主席的人都是政治局常委;有一個副主席沒有,那是資本家叫榮毅仁,那是特殊時期的一個產物。李源潮當上副主席應該是習近平力爭的結果,是習近平看中他開明的一面,或者說他們之間還有一定的緣分,他這個人比較正派,不至於來搞他,搞陰謀詭計,他寧願要這麼一個人。

所以李源潮上台實際上是對江派的一個沉重打擊,應該說李鵬也如喪考妣,因為李源潮上了這個位置之後,他是正副手,按憲法規定主席有什麼事的話,他可以立即接任主席的。另外副主席經常主持外事活動,有曝光的機會。所以這在江澤民和李鵬看來都很心痛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剛才您也多次提到汪洋,汪洋也從廣東省委書記成為國務院副總理。當然過去也有人把汪洋視為改革派,您覺得中共到底有沒有改革派,您怎麼評價的?

陳破空:如果在十八大之前,勉強說汪洋是改革派還說得過去,包括溫家寶、汪洋、李源潮都有改革思想。比如汪洋在地方上創造了烏崁模式,創造了不鎮壓模式,跟民眾談話的模式等等,他跟重慶模式形成了對照。

跟薄熙來這種毛派比起來,他算是改革派。但是問題現在的改革派,因為在中共內部不成主流,邊緣化了。而中共內部的主流是既得利益集團,一定是保守派才是主流派,因為他們被邊緣化,實際上改革派就是式微,銷聲匿跡。

像溫家寶談了5年的政改,最後在離任的時候反而隻字不提政改了,這就說明,要麼表演結束了,要麼就是曲高和寡,受到了黨內的圍攻,講不下去了。而這次汪洋在兩會上出人意料的說了一番話,引起網友的譁然。他說:西方害怕中國的制度優勢。

像他這話也是一語雙關,原來中共一直說西方害怕中國崛起,這是中共散播的一種語言體系,動不動就說中共崛起西方害怕。這句話從來不成立,因為西方並不怕日本、德國或者什麼國家以民主和平的方式崛起;害怕的是日本以侵略的面目,德國以法西斯的面目崛起,同樣害怕中共以對內鎮壓,對外擴張的方式崛起。

所以談崛起,害怕什麼?美國害怕中共獨裁的制度,對內鎮壓,對外擴張,是必然的。所以汪洋的話一方面點到了要害,西方害怕的就是中國這個制度;但另外一方面,他用了黨內的語言說制度的優越性。實際上這個制度有什麼優越性可言呢?

這個制度在頭30年經濟崩潰,那麼多人非正常死亡,和被迫害致死;而後30年是嚴重的腐敗和貧富分化。這個制度的劣勢昭然若揭,而環境破壞、環境污染大家都看見的。所以汪洋說了這話引起了很大的非議,但我理解他是一語雙關,他本來想說這個意思,說成那個意思。這是我個人的理解。

但是在今天看來,中共內部要有改革派的空間是非常難了。所以汪洋能當上副總理,我也相信是習近平、李克強努力運作的結果,否則連副總理都當不上。他本來也是入常的人選,當時說薄下汪就上,這兩種模式總該上一個人,薄熙來式微那汪洋就該上。但是後來由於保守派的大反撲,掌控了十八大,保守派壓倒了改革派,所以汪洋他們就非常式微。在這樣的情況下,汪洋在未來5年很難有改革的一些什麼可以推進的措施,況且汪洋在副總理裡排名第三。

主持人:再說說第一副總理張高麗也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常委,在兩會上他表情比較麻木,您對張高麗有什麼點評?

陳破空:張高麗這個人大家都很清楚,就在十八大之前他是天津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天津發生大火,死傷枕藉,他還平步青雲毫不受影響,這完全違背了中共所謂的明規則,說死亡多少多少人以上市委書記要負責,他沒有負責。

他是江系的鐵桿,有一個圖像大家永遠不會忘記的,就江澤民某年登泰山,當時當山東省委書記的張高麗,就在後面步行,把江澤民放在八抬大轎上,下面幾個黑漢子抬著轎子。張高麗在背後步行,表示他的忠心。這種奴顏卑膝、卑鄙下賤的姿態,完全是歷代奴才面目的寫照,滿清人打進中國叫奴才,見上官、皇帝口稱「奴才在」,上面動不動就喊奴才過來。所以江澤民終於耍透了,好像自己也是大清官員、皇族,不得了啊。一個退休的國家主席,不顧臉面坐在一個八抬大轎,下面的人抬著,抬得下去嗎?坐得下去嗎?有哪個國家的領導人有這個臉皮坐得下去?居然就在上面坐得殺氣騰騰的,而張高麗跟得下去嗎?他就跟著下去,也厚著臉皮在後面背著手跟著,那就是十足的奴才。

一下就想起當年那些著名的奴才,什麼李蓮英、什麼小德子、小德張這類的奴才,動不動就「奴才在」。這種角色由於跟江澤民、捧江澤民的臭腳,最後平步青雲。我們看他這次的表現,你看他沒有任何才幹,居然當國務院的副總理而且是第一副總理,而且是政治局常委。實際上把一個政治局常委放在那個位置上就是對李克強的監視。

你看李克強在記者會上講話給記者介紹他,他面無表情,兇兇地坐在那裡;整個李克強的記者會他都是面無表情、非常凶神惡煞坐在那裡。你看其他幾個表情都很自然,那個汪洋、劉延東還有馬凱表情比較自然,都是比較正常,唯獨張高麗露出一副很不賣帳的樣子,就是「我看你要說什麼,老子就要監視你,你敢給我亂說,老子就回去打報告」,就做出凶神惡煞的樣子。

整個鏡頭幾次對準張高麗,他都一具殭屍的形象,骨子裡就充滿了對李克強的仇恨,就是不服氣、仇恨,他比李克強大將近10歲,做李克強部下他當然不服氣,但他又不得不做這個監視的角色,他就是一個監工,他就在那當監工,古代叫監軍,司馬昭在四川打仗的時候就派個監軍,他就是個監軍。

主持人:您覺得目前政協副主席還有人大副委員長這些裡面又有什麼樣的看點?有什麼可以點評?

陳破空:政協裡面完全是權力分贓,這次鄧樸方下去了,鄧楠又上去了,鄧家的利益得到了保障;還有一個陳元的兒子,中國三大貪,鄧家、陳家、還有李家三大貪,王家王軍,居然陳元巨貪當了政協副主席,這就表明了習近平性格四平八穩的就是討好既得利益集團,表示「苟富貴,不相忘」,既然我當了頭大家都分點羹吧,大家分點銀子吧,分點好處,所以陳元這樣臭哥兒們也上去了。

另外副主席裡面有港澳的這些人在裡面就是顯示一個花瓶,我建議他們政協可能開會將來開這樣子:主席台擺個大花瓶,然後二千多個委員每個委員抱一個花瓶,睡覺的時候把花瓶放桌子上,時間一到就宣布我們就是花瓶大會,這就是俞正聲講的我們就不走西方道路,完全就是花瓶。最後政協可能建築物修成一個花瓶的狀態,然後進出花瓶自由自在。

主持人:剛才觀眾朋友也提到上海黃浦江頭漂浮了8千多頭死豬,引發嚴重的環境災難,您覺得這和兩會有什麼關係嗎?

陳破空:這有巨大的象徵意義,因為兩會在這一、兩千個代表,將近3千多代表,總共是5、6千個代表,這黃浦江漂流了幾千頭豬跟這個數目很接近,兩會就是打瞌睡的死豬,黃浦江漂流了死豬,這個就是巨大的象徵含義,表示這些死豬就是兩會這些代表和委員的靈魂附體。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二會閉幕,點評中南海新人」。通過討論您覺得新人新嗎?好,非常感謝今天陳破空先生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