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聞纏身 劉醇逸參選紐約市長 華人質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3月23日訊】(大紀元紐約記者站綜合報導)上星期日(3月17日)劉醇逸在紐約市政廳臺階上高調宣布要競選最偉大城市的市長。翌日,幾家中文媒體頭版頭條大幅報導,一片叫好聲,相比西方媒體再提其募款醜聞及其最後一名的民調數據,不看好其市長選舉的迥異態度,冷、熱程度有天壤之別。

在2013年紐約市長民主黨參選人中現市議長柯魁英、市公益人白思豪、前主計長湯信的民調都領先劉醇逸,究竟劉醇逸參選市長有無勝券?幾日來,《大紀元》紐約記者走訪社區採訪民意。下面是一些不同於其他華文媒體的聲音,希望給讀者一些不同參考意見。

華人質疑劉醇逸

對於候選人強調族裔身分以爭取華人社區的認同,張先生認為,按道理來講,如果選民能了解每一位候選人,自然應當選擇心目中最好的,為紐約市發展、福利等各方面來著想的人。但說實在的,選民並不是對每個候選人有足夠的了解,多數是根據媒體來了解候選人的情況,或者根據族裔的關係,或者是社區某些知名人物站臺呼籲支持。也因為這些因素,候選人都會去拜會這些人物與社團來造勢。美國普遍這樣。

他說:「但是華人很特殊的一點就是,不管這個人好和壞,只要是我們華人,就不聽社會對他的負面報導,只因為他是華人,就要支持華人出來。這是我們華人很容易犯的一種毛病。劉是利用這個機會抄知名度,為日後考慮。選市長不只是華裔就可以了,還需要各族裔、工會等團體的支持。」

黃先生也表示,「我們支持的候選人是能為華人爭取福利的人,他不一定是華人。我們要入鄉隨俗,跟美國的主流社會,主流文化、傳統走。如果華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這個民選官員要出來,要幫我們擺平這個問題,這是好官員,而無論他什麼族裔我都不會在意。我要認清的是這個候選人是真的為大多數的人:白人、華人還是非裔或西裔謀福利,大家族裔和諧,只要你公正、公道,就可以。」因此他建議選民:「應該選你認為最能幫到你的人,你要觀察這個候選人是不是只是口說好聽,還是實事求是。」

黃先生說﹕「只有華人才能為華人代言發聲嗎﹖劉醇逸的思維方式作風都是美國式的﹐你看他解決問題的方式﹐他沒有中國人的哲學﹐那猶太人與華人還有很多相似點呢。」

李先生表示,華人支持華人沒有什麼錯,但華人選華人出來的結果是否會幫到華人呢?這個要打一個問號。有兩個原因,第一,「因為中國人的性格和西方人不同,西方人說幫你,他就會幫你,中國人就不是這樣,遮遮掩掩的,例如民主黨的黨代會拒絕劉醇逸參加黨代會,中國人認為民主黨不公正、歧視中國人的話,是不是應該退出民主黨表示抗議呢?沒有。」

第二,「我對法拉盛事件還記憶猶新。我看到那些電視鏡頭,打人啊,劉醇逸(本來)應該站在美國官員的立場做事,兩邊協調,來平息矛盾。但我看到新聞說,劉醇逸說他沒有看到打人,他可以說他本人沒有看到,能不能把錄影證據副本留下來,讓他我看一下,調查過之後給一個答案,但是他沒有。所以我也覺得他是(立場)偏了。我覺得一個政客應該站在美國的法律立場上說話,這樣才公道和民主。」

李先生最後說:「如果劉醇逸想選市長,他那時不是這麼公平對待,還是否選他?這個問題得看每一個選民了,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劉醇逸為華人社區做了什麼?

一名社區人士劉先生說,服務性機構常需要官員協助爭取資源,支持誰不支持誰就要看得很準,才能長久的為新移民服務,真正把幫助新移民落實到實處。而現實上,劉醇逸無論是民調、還是募款、還是其他方方面面,他都輸定了。「如果我們現在支持他,到時候誰支持我們?誰能幫到新移民呢?別人喊完口號拍拍手走了,我們就必須要理性分析。」

劉醇逸就任主計長公職以來他幫到社區什麼呢?「他一分錢也沒有幫到社區。」劉先生一字一頓的說。

回顧劉醇逸從政以來所做的事情,張先生說:「劉醇逸在剛擔任市議員的時候,剛踏入政壇處於學習狀態,沒有做事、做的事情不多的話還可以諒解。第二任的時候,重點也並不在為華人服務,但華人卻認為他是在為華人服務,給華人造成印象他是華人政治圈的鬥士,這是劉醇逸的手腕,給人造成的印象。但是2008年,對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卻遭到暴力圍攻的事情,劉醇逸做得就不妥當了。如果劉醇逸要很公正地處理這個事情的話,沒有人會怨他,因為事件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站在一個市議員的立場,為了社區好的話,是應該調解,或者是兩方面避免衝突升高,應該這樣做。而不是說支持某一方面來排斥另一方面,這個事情上他就失去自己立場了,所以遭到批評。」

黃先生說,「劉醇逸做到什麼?我看不到,我看不到,說真話我看不到。許多政客在未選之前都有很多承諾,講甚麼都沒用,你要觀察這個候選人是不是只是口說好聽,還是實事求是。選你認為最能幫到你的人﹐這是我的建議。」

王先生也直接表示,劉醇逸對華人社區完全沒有貢獻。他說:「劉醇逸擔任主計長公職後,他手中掌握龐大的資金,你見到他把這些基金的尾數的一丁點兒分給華人銀行存放了嗎?他沒有。」

有人認為說劉醇逸知道華人會支持他,因此不重視華人,籌款要錢才會找到華人。競選主計長時沒有給華文媒體一個廣告,可有些華文媒體還是要給他宣傳,氣勢好像劉醇逸已經當選了的感覺,強姦民意,混淆視聽。這不能人讓人懷疑背後的因素。

劉醇逸參選市長,勝選機會有多大?

對於劉醇逸參選市長的勝選機會,張先生說:「勝選機會不大。劉醇逸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勝選的機會不大。但作為政治前途的考量,政治人物並不想自己在民望、知名度冷下去,一旦冷下去後,再打起來是不容易的。所以他現在要一直往前走,反正這個錢不是他的,都是募款來的。所以他不管能否當選市長,他都要做。他才不會去管選不上,要如何對支持他的選民交代。反而,他是用政治方式、用不斷地參選,來沖淡西方媒體報導的他的募款醜聞,如果他自己沒有動作的話,會更加深人們對這個問題看法。」

黃先生更直言:「他輸定了。無論是民調、募款還是其他方面他都不夠扳,紐約市200萬華裔人口裡面能選舉的合法選民有多少?我看就算全紐約市的華人都給他背書,他也沒機會勝選。」

黃先生很奇怪為什麼他做市主計長不做多一個任期?「亦或像我估計的那樣,他連第二任(主計長)都做不下去了才要選市長,既然走又不想辭職,他就寧願選市長,就算輸了他也『光榮』。我看他是因為騎虎難下,走投無路了出來選市長的。」

對於中、西媒體對劉醇逸熱冷兩重天的現象,黃先生認為這是「因為沒有人夠膽理智的出來講話,理智的分析,我不懷疑他是一個聰明的人,但我個人的分析他是走投無路。更進一步選市長比黯然下臺要好看。」

經常看英文報紙的黃先生還說﹕「做了兩年主計長就說選市長,然後弄到募款醜聞出來﹐華人很多真正有錢的人都非常低調,這些人會選他嗎﹖我看不會,凡是有錢的華人做的企業都要看政客的,凡是做企業的都是要靠政府的。」

募款醜聞,劉醇逸該負什麼責任?

劉醇逸募款醜聞纏身,究竟募款醜聞和他本人有沒有關係?張先生表示,不明白他這樣做(劉醇逸說FBI調查不出就「閉嘴」)是不要別人影響他,還是說他要這樣做來反制別人,認為是在侮辱他,但從中可以看到他個人的作風和道德修養。

宋先生也認為,不管FBI有沒有查出直接的證據,證明是劉醇逸授意手下人做的,情理上他都要負責任。即使他主計長辦公室的職員怠忽職守,犯了貪污罪,那他也要承擔失察之過。何況是他競選辦公室的主管涉嫌欺詐,他不可能不知情,有點思維邏輯的人都知道,競選經費很重要,參選人要選最信任的人來做財務官,而且此人要完全能夠執行他的意圖。

張先生說:「劉醇逸懂美國的法律,美國的法律是在沒有確鑿證據前,不隨便定罪,從而影響他的政治前途。那麼潘心武、候佳他們一定會想辦法守住關卡,不守住關卡的話,對劉醇逸的影響很大,對他的政治前途,甚至不法的募款幕後的人都挖出來,都會是很嚴重的事情。」

政治人物道德操守是否是重要的?

西方媒體和西方人很重視美國政治人物的道德標準,張先生認為,西方媒體知道劉醇逸道德操守方面的問題,他們一定會追究,所以西方媒體關注劉醇逸的案件並不令人吃驚。可是在調查結果出來之前,華人對此往往有一種所謂「被打壓」的感覺,認為是西方人故意挑劉醇逸的毛病,專門針對華人少數民族。「用這種想法來掩蓋真相事實的時候,對一件事情的看法就會有所偏差,而且容易不正確。比如像另外一位華裔民選官員的事情也是,一開始總有人不相信,直到真相公開了,承認犯罪了。華人尤其容易犯這個毛病。我就覺得華人不要再犯這種毛病,應該很客觀的看事情,這樣正面的做法,才會讓我們從事政治的華人都走正途,認真地為華人謀取福利,這樣不管華人也好、西方人也好,都感覺你們華人的確很優秀,這樣才是我們華人真正向美國政治發展的正途。」

如果你一定說FBI是針對劉,「我想肯定有背後的因素的。因為很多媒體報導,說劉到中國大陸去,接受招待,還選上了中共海外十大優秀青年。還有在2008年法拉盛事件上,很明顯的劉是站錯立場。」張先生進一步說。一個美國官員,要守護美國憲法精神,在美國的土地上你不代表美國利益,FBI當然要查。

張先生還說,美國對政治人物的道德操守要求很高,「如果這個人的道德有瑕疵的話,你怎麼能相信這個的人他將來不會在暗中作出一些違背他職位或者道德的事情呢?不是單一針對華人,美國常常有些政治人物,因為一些小的事情,甚至一些其他國家認為不足為怪的事情,他們就下臺。比如有一個議員打赤膊顯示身材肌肉,這個事情被揭露後,在壓力下就辭職了,可惜的同時,也說明這個人私生活方面不太檢點。美國是一個講究正直、講究道德,很可愛的一個國家。」

對於劉醇逸17日宣布競選時重提從小在血汗工廠幫忙母親賺錢維生的悲苦身世,以博取同情與支持。一位與劉母親相識多年的陳太表示,當年,劉醇逸爆出自己的父母曾受血汗工廠的剝削時,劉的媽媽還曾明確表示:這個兒子的話不對,他們沒有受血汗工廠的剝削。「這些看是小事。但不顧事實,說謊對於政治人物就是天大的大事。」陳太肯定的說。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