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善:吉林宣傳部四密令透露出的罪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3月24日訊】中共兩會召開第一天傳出的長春盜車殺嬰案,引發了全國民眾的高度關注,正當人們悼念小嬰孩和反思社會道德淪喪的根源時,吉林省委宣傳部一道密令曝光,揭開了長春市媒體對這一重大事件裝聾作啞的內幕。同時,四條密令猶如四顆炸彈,投放在民眾悲情的心中,將人們的目光導向了世界上少有的另類——宣傳部。

吉林省委宣傳部下達的密令有四條:一、控制報導數量,報紙不把孩子的事情放在頭版,內版不超過半版;二、通稿和新華社評論,宣傳什麼公安怎麼破案的所謂「正能量」;三、不指責公安辦案不力,不渲染悲情;四、三月六日之後不再報導這件事情。

從密令可以看出,中共宣傳部是想控制輿論、壓制民憤、歌功頌德,最後讓人遺忘,因為任何一個痛苦的記憶和由此帶來的反思都不利於它的高壓統治。所以,中共宣傳部門的密令,實際上是為了鉗制媒體和對全民實施精神控制。

不要小看這四條密令,它通過對新聞事件的報道數量、時間長短、如何報道及限制報道的控制,完全可以達到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掩蓋罪惡的目的。中國民眾都不會忘記,中共最瘋狂的輿論操控莫過於對法輪功的歪曲報導,它正是採用了這四條手法,掩蓋了十四年來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惡。

首先,從報道數量來看,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的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批判,一度讓人以為是文革再現。中央電視台每天動用七個小時播出各種事先製作的誣衊節目,兩千家報紙,一千多家雜誌,數百家地方電視台和電台,全部超負荷運轉,全力進行抹黑法輪功的宣傳。而這些宣傳,再通過官方的新華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的中共媒體等,散播到國際社會。在短短半年時間內,誣衊報道竟然達到三十余萬篇。

第二,關於宣傳什麼,一直以來,對法輪功的報道都是中宣部統一口徑,強制採用新華社通稿,所以全中國上下一種聲音,一個論調。最典型的莫過於「×教」論。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江澤民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採訪,誣衊法輪功為×教(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第二天,喉舌媒體《人民日報》就發表文章《法輪功就是×教》,從此,所有的中共媒體都以「×教」詆毀法輪功,再加以從上至下統一進行的大量歪曲篡改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話,加上所謂自殺、他殺、死亡、自焚等案件栽贓,對法輪功和創始人進行誣陷和抹黑宣傳。幾年後,在了解了真相的人們譴責中共迫害的殘酷的時候,中共當局又和媒體唱起了雙簧,將血雨腥風的迫害描繪成和風細雨的關懷。

第三、所謂限制報道,至今沒有哪一個事件象法輪功一樣成為中共嚴防死守的絕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實施的是江澤民的群體滅絕政策,「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其導致的酷刑折磨、肉體虐殺和精神摧殘,尤其是活摘器官,是媒體萬萬不能問津的;中共當局違反憲法踐踏法律,濫用司法枉法裁判,也是媒體絕對不能染指的;還有《轉法輪》、《九評》、三退、神韻,訴江案等等,不止媒體不能報道,在互聯網中,所有這些法輪功真相都成為最高級別的屏蔽詞。事實上,這些對媒體也是封鎖的。

第四,什麼時候停止報道,也是中共一手操控的伎倆。在法輪功學員將迫害揭露出來的時候,中共面臨國際上的起訴和正義的聲援,被迫在媒體上噤聲,將迫害轉入地下。對國內,給人以法輪功已經被消滅的假相;對國外,給人以改良和人權紀錄良好的虛幻,從而打造虛假的國際形象。

中共宣傳部門通過操控媒體的四種手法,將對法輪功的仇恨宣傳根植於人們心中,欺騙了海內外的民眾;也以這四種手法,掩蓋了它所有人神共憤的罪惡。可見,這四條手法搭配在一起,就是一張完整的謊言編織機,它生產出來的產品,既能做到嚴絲密縫包裹住真相,又能展示出面目全非的虛假幻象。它不休不止的長期運作,是中共罪惡得以延續至今,一些民眾也被欺騙至今的基本保障。今天的殺嬰事件中,中共又是以這四種手法,阻止人們對悲劇事件的關注,拉低國人的道德底線。所以這四條手法,本身就構成宣傳部一手遮天、助紂為虐的罪證。

可笑的是,中共自以為通過宣傳部可以塗脂抹粉,掩蓋罪惡,殊不知它的存在本身就是罪行的展示。有洗腦、欺騙,才會需要宣傳,遍尋往古來今的政治體系,正常社會都沒有宣傳部,只有在法西斯和共產黨政權體系當中,才有宣傳部的一席之地。它從來都沒有自己的意志,它以當政者的意志為意志,以當政者的利益為根本利益,所以它的工作就是一面封殺真實,一面製造虛假以取代真實,其精髓就是納粹法西斯宣說的:「謊言重複千遍就是真理。」

可是騙局從來都不能永久,總有被戳穿的一天,民眾也總會有覺醒的一天。吉林省委宣傳部密令一曝光,馬上就有民眾說,悲劇的來源正是由上至下對生命權的無視和幾十年洗腦教育的惡果。誰能料到,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真相的曝光,尤其是活摘器官的廣泛知曉,會引起怎樣的心靈震撼呢?又會引發多少對愚弄民眾的宣傳部的痛恨和清算的呼聲呢?

文章來源:明慧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