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相對:照一照「鏡子」裡面的特權有多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4月22日訊】中央要求開展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全過程都要貫穿「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總要求。

總要求的第一項就是「照鏡子」。人們從「鏡子」裡面第一個看到的是什麼?就是特權——

如今,職務消費早就染上了特權的色彩。應不應該有職務消費?應該。但是,職務消費完全可以照章辦事。可是,官員們不斷地挑戰規定,隨意性越來越大。「一桌酒席一頭牛」已經擋不住官員們的消費慾了。即使「八項規定」出台之後,一些人還頂風作案:一頓公款吃喝花費1.5萬元,1月25日晚,海南瓊中縣財政局局長王群被免職;8個人,一餐消費7064元,2月24日,福建莆田市交通綜合行政執法支隊簽單者被停職調查;「學酒哥」格力集團黨委書記、總裁周少強2月5日晚間被停職……實際上,這些只不過是特權腐敗的冰山一角。

此外還有什麼超標辦公室、超標車啦,額外福利啦,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比如,領導的超標辦公室更是花樣不斷升級。2月21日,山西呂梁糧食局長賀海昌辦公室配備3萬多元的沙發、能熱水沖洗的高檔坐便器、豪華雙人大床。

特權腐敗還表現在特權房、養老金待遇等等方面。

據媒體披露,2010年,山東省日照市被曝在市區「絕版」黃金地段興建3500套官員住宅。與此同時,還有陝西省眉縣,首個大規模經濟適用住房「城市美景」小區開工,首期610套有409套分給了縣委、縣政府下屬各部門人員。另外的例子還有:山西省忻州市,首例限價房項目專供市直機關,卻被轉手大肆高價倒賣;2011年,浙江溫州市蒼南縣第四期安居工程涉及的850套龍港限價房,分給鄉鎮368套、縣機關單位318套……

在城市中,「雙軌制」的存在使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的養老金之間顯示出較大的差別。據新京報(2013年02月24日)消息,養老金待遇差別竟然達到了數十倍之多!在「中國社會保障30人論壇」上,發佈了中國社科院編撰的《2012社會保障綠皮書》和《中國社會保障收入再分配狀況調查》。其中披露說,在福建廈門的調查中,被訪者在2011年8月領取的養老金最低為200元,最高為10000元,後者是前者的50倍。

令人厭惡的「特供」也是特權腐敗之一種。

最近王石在一次演講中說,這次北京的霧霾,他特別高興,因為空氣不能特供。在民眾得不到最基本的生存保障時,權勢者卻在享受特供,用公權力砌起一個堡壘,「讓自己先安全起來」。如今的官員,不得不與老百姓「同呼吸」,但絕對不與老百姓「共命運」。

社會資源越稀缺,權勢者的追逐就越激烈。作為社會的掌權者,在稀缺資源面前,不是忙著完善規則,反而近水樓台先得月,忙著為自己、為身邊人搶佔資源,用公權謀自肥。讓稀缺資源更稀缺,讓普通人的追逐更艱難。

至於說特權就業經商,這方面的特權腐敗,那是早就與改革開放同步了。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權力的蔭蔽作用,往往被發揮得不遺餘力,陽光雨露福蔭後代。

去年9月,《人民論壇》雜誌在一次調查中得出,94%的受調查者選擇「優先安排子女上學、就業的特權」為最不能容忍的「特權腐敗」。

2011年,湖南省懷化市鶴城區人事局一次公開招聘的報名條件被曝光,其中要求「父母有一方或雙方在本區事業單位工作」。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公安系統招聘明確規定,公務員子女筆試成績加10分。江西省武寧縣事業單位招聘出台「限招政策」,只允許縣科級幹部子女或家屬報考。更隱蔽性的還有,不同部門的領導子女交換進入對方部門工作,這種做法俗稱「換手勾背」。

現在的中國社會,基本上定型為「龍生龍、鳳生鳳」了,讓「鯉魚」失去「跳龍門」的機會,渠道封閉,階層固化,底層民眾失去向上的希望。

如果老百姓連向上的希望都沒有了,他們還會去做「中國夢」嗎?

「鏡子」一照,怪像頻現,「中國夢」頓消。現在中央要開展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了。我希望這種「實踐」首先從反特權開始。特權不除,民心不順。

民心不順,國豈能安寧?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