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江青」的奇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4月27日訊】(新唐人記者李劍綜合報導)67歲的美籍華裔舞蹈家江青4月26日到她的母校北京舞蹈学院,参加她在大陸出版的第一本回忆录《江青的往时往事往思》发布会。事前她曾被出版商告知,新書遇上麻煩。這一切似曾相識,她說,已習慣將名字當作測量中共政治氣候的溫度計。

《南方都市报》報導說,就在简体版《往事往时往思》在中國临近上市前,出版方突然告知江青,新书遇上了「麻烦」,叫她先别急着买飞北京的机票。

「不知道这回是不是又因为我的名字,让大家『多心』了。」在江青的印象中,这一切都似曾相识。

半个世纪前,17岁的江青作为「香港国联影业公司」当家花旦,随「金牌导演」李翰祥赴台拍片。在申请入台签证时,她被人问道:「好选不选为什么偏偏要用江青做艺名?」她这才得知,自己与前中共魁毛澤東夫人的名字撞车了。

这场历史的「恶作剧」,在1967年被推向极致,江青女士因主演由琼瑶畅销小说改编的影片《几度夕阳红》,获第五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毛澤東的夫人江青则在这一年里,一口气推出了包括《智取威虎山》、《红灯记》等8部「革命样板戏」,被称为「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旗手」。

江青说,當時「由于报禁还没开放,台湾媒体只好把我的名字用特号字在影剧版刊出。还常用这岸这个江青和对岸那个江青做区分。」

她的母校北京舞蹈學院的老師也因為「培養叛國潛逃江青」被鬥得死去活來,她老師說,「為你這個江青,那個江青給我們吃了多少苦啊!」江青說,若她当年还留在大陸,恐怕是没等江青知道她的存在,就一命呜呼了。

文革後,江青獲邀回國演出,但是人們仍極忌諱提「江青」,她的母校送她一頂草帽,改名江菁。當地一篇報道竟這樣介紹她:「江菁原名江青,恰與『四人幫』江青一筆不差,故她毅然改名江菁。」讓她哭笑不得。

北京奧運前夕,江青與譚盾合作歌劇《茶》在國家大劇院演出。她身兼編舞、導演等數職。上演前朋友告訴她,海報找不到你名字。她去問演出公司,對方回應,寫了啊,CHIANGCHING。對方還解釋:「你是美國護照,我們按護照英文名寫。」誰讓你叫江青的呢?

江青說「我很了解中國國情,其實你提前打個招呼,對我尊重,我可能就無所謂了!」

江青原名叫江獨青,1946年出生在腊月里的北平,50年代考入北京舞蹈學校。聊起名字的来由,江青回忆,主要是父母想在「天寒地冻里添一点春意,再加上一点私心,又加了独字」。江青姐弟四人的名字依次是「青、秀、山、川」。

50年代初期,为响应毛澤東的所謂「自我改造」,身为小学校长的母亲主动提出将女儿名字里的「独」字去掉,意在斩除「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毒草。当时派出所专门派人登门了解改名原委,得知用意后,还表扬他们家「思想改造工作做得彻底」。1956年,江青小学毕业后考入北京舞蹈学校(现北京舞蹈学院)。

真正的江青–毛澤東夫人

在当时,毛澤東的夫人江青并不为人熟知。那个时代,大众只知道毛的夫人本姓李,艺名是「蓝苹」。

據《新史記》第6期記載,毛澤東在「文革」中一直在利用江青。在『文革』中,毛澤東對江青的利用是盡人皆知的事情。批判吳晗的《海瑞罷官》,是毛澤東點的『文化大革命』的第一把火。

據悉,毛澤東在「文革」中對江青極其信任,最有力的證明,就是他1966年7月8日給江青寫信講「黑話」,和1967年8月4日又給江青寫信,提出給左派發槍,武裝左派等,這封信通過江青向中共政治局傳達,以在全中國「貫徹執行」。

江青作為毛澤東發動「文革」的急先鋒,是他最直接、最密切而又始終如一的合作者和支持者。

相關視頻: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