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心:「沒強拆就沒新中國」 ——由朱光英家的遭遇看強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5月4日訊】 2013年4月14日,天剛濛濛亮,約80多名不明身份者,手持著木棒,把武漢市「紅旗哥」朱光英家的房子團團包圍了起來。緊接著,大型挖掘機開到朱家樓下,20多人戴著防毒面具,爬上了朱光英住的四樓,接連往朱家扔「催淚瓦斯」。頓時嗆鼻熏眼的濃煙四處瀰漫,隨後這幫人撬開門窗,衝入朱家。

當時,朱家屋內還有朱光英年邁的老母以及他的弟弟、弟媳等人,於是朱家人與闖入者展開「殊死搏鬥」。結果,朱家人一個個被綁架下樓,並被扔到馬路上。人被「清理」後,接著就開始暴力強拆,各種機械「耀武揚威」地一起轟鳴,轉眼朱家的老屋便成為一片廢墟。

朱光英家合法擁有這棟房產,但近年來卻一直被逼迫強遷。由於朱家拒絕搬遷,當地政府便動用「黑社會」、「流氓」手段,迫其搬遷,斷水、斷電、斷路、火燒、煙熏、毆打等等。

2011年7月1日,朱光英家的房屋遭斷水、斷路、斷通訊;2011年8月8日,朱光英家遭近百人圍攻;2013年2月8日,大年二十九遭斷電;2013 年3月18日凌晨3點,強拆大軍從三路進攻,由施工吊車破窗、強拆隊員暴力破門,但是朱家奮勇抵抗,用汽油瓶自衛還擊,最終勉強保住了房屋,但朱光英本人卻身受重傷。2013年3月27日,強拆人員縱火焚燒了朱家在樓梯口設置的防衛障,欲再次強攻而未果;2013年4月8日早上7點,朱光英遭遇8個不明身份者攻擊,他們用羊鎬等鐵器猛砸朱的胳膊及腿部,致使朱手骨骨折,全身多處淤血……而當地政府的「喉舌」《XX都市報》,卻指責朱光英家「抗遷」、「漫天要價、破壞穩定」……

2010年9月,江西宜黃縣政府在進行強拆中,發生住民自焚抗議事件,其中一人死亡。事後,當地一位官員發表文章,居然說「沒有強拆就沒有中國的城市化,沒有城市化就沒有一個『嶄新的中國』」,因此「沒有強拆就沒有『新中國』」。該官員很實在,道出了中國執政者普遍的心態。在他們眼裡「政府利益、國家利益」是至高無上的,而所謂的「政府利益、國家利益」就是官僚集團的利益,為此公民的私產、權益算個屁,他們可以肆無忌憚、不擇手段地將之剝奪乾淨,誰敢說「不」,就以破壞穩定論處,或抓去坐牢,或讓你家破人亡。

中國政府總是教育人民:「個人利益應該讓位於公共利益」、「在利益面前,應該先國家、再集體、再個人」;官員們動不動就斥責百姓是「刁民」、「自私自利」、「不顧全大局」,這些論調在「極左」時期曾盛行,但在所謂「依法治國」的今天,當局依然老調重彈——不同的是,毛時代還有個「共產主義理想」;而當今,官僚集團只有自身私利,「國家」、「大局」、「人民」都是幌子。

目前中國的強拆事件愈演愈烈,說到底就是權貴集團越來越貪婪。特別是,對於地方政府,土地財政就是他們的生命線,許多地區賣地收入佔政府財政來源60%以上。因此,在農村,他們就拚命地徵地,在城鎮就拚命地拆遷,總之是憑仗權力從農民和市民手中搶地,高價賣給開發商;而開發商也樂此不疲,從中大發橫財—— 官商聯手,推動中國拆遷、拆遷、再拆遷,房地產升溫、升溫、再升溫。

在中國,官商合夥強徵、強拆是合法的,而百姓對之抵制,就是「抗征」、「抗遷」,是非法的。對於小民「抗征」、「抗遷」,政府的對策就是鎮壓,或僱傭黑社會施以暴行,或動用國家機器,將「刁民」抓入監獄。總之,政權是他們的,法律、公安也是他們的,政府、官員與開發商總是獲勝者。

但是,安居是人起碼的生存所需,如果這個要求被侵犯、剝奪,民眾的反抗也將是不可想像的。雖然政府強制徵地、拆遷總是得手,並且越趨野蠻,但是受害民眾越來越多,他們的不滿、憤怒的程度也越來越高,由此政府的執政基礎將被動搖,並最終將被沖垮。這就是「沒強拆就沒新中國」的結局。

文章來源:《中國人權雙週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