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男子非法偷渡來美被抓 終獲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6月25日訊】備受關注的美國移民改革法案,6月24號,在美國國會參議院開始進行投票,外界普遍預測此法案將在參院順利通過。

不過,此改革方案預計在眾議院還將遭遇強大阻力。這一法案將對美國數十萬不具有合法身份的華人移民產生深遠影響。

最近,一名偷渡來美的福建男子,在被移民監獄關押一年多後,經外界呼籲獲得保釋,但是這名男子的未來並不明朗。他正密切關注著移民改革法的結果。今天,我們一起來看看他的故事。

在剛剛過去的週六,歐巴馬總統在華府,發表了例行的每週講話,他再次呼籲國會議員支持他的移民法改革。就在歐巴馬講話的同一天,在距離DC5小時車程的紐約,一名已經來美14年的福建男子,帶著自己年幼的兒女和家人,走進了美東聯成公所。由於身負遞解令,這位福建男子,在過去的21個月裡,一直被關押在移民監獄中,直到幾個月前,他的家人無奈之下求助於聯成公所,通過公所和國會議員的幫助,該男子終於幸運的獲得了保釋。

懷抱著三歲半的兒子,和兩歲的女兒,37歲的福建男子陳某,已經有一年多沒見過自己的兒女了。2011年9月,身負遞解令的他,在工作的餐館外被移民局抓捕,隨後在移民監獄,一關就是一年多。

陳姓男子:“(我)打我姐姐電話,兒子就說‘爸爸你在哪裏’,我心裡很難受,我不可以跟他說我在監獄裡。他就說,“爸爸你怎麼這麼久了不回來啊”。

陳某23歲時偷渡來美,之後和有公民身份的妻子結婚,並育有一對子女。被抓時,他的女兒半歲,兒子一歲半。妻子由於壓力過大而精神崩潰,離家前往外州。

陳姓男子:“當時我真的很絕望,我不知道,我頭腦整天都是胡思亂想,都不知道想甚麼。我也想過自殺。”

由於陳某沒有有效護照,美方需要中共領館發給陳某一張旅行證,才能將他遣送回中國。但陳某等了一年多,也沒等到這張旅行證。

陳姓男子:“不知道中領館……。我也求,我家裏人也寫信到中領館,他們照樣沒有發出旅行證啊。”

既無法遞解出境,也不能輕易放人,陳某只能繼續被關押。他曾先後被移送至新州、加州、阿拉巴馬的五處移民監獄。

陳姓男子:“它不像你犯法了,就是坐牢,一年兩年,是有時間的。移民局是沒有時間的。就是好像沒有盡頭,不知道時間在哪裏。”

像陳某一樣,因為被自己國家拒絕接納,而導致被長期關押的華人,不止一二。陳某表示,在阿拉巴馬移民監獄,還有十多個中國人和他一樣,等候旅行紙遞解出境。有的比他等的更久,甚至已經精神失常。

紐約亞裔律師協會移民與國籍法委員會主席 余翠杏:“有的國家合作,有的不合作,就是不發旅行文件。”

直到兩個月前,陳某的母親,持旅遊簽證來美。她帶著兩名孫兒前往聯成公所下跪求助。聯成公所趙文笙向國會議員維樂貴絲的移民服務律師陳情,聯手呼籲,才使案件出現轉機。
聯成公所顧問 趙文笙:“在法律上,我們知道做不了的,但是我的責任是,我們用人道(主義),用影響力,用我們的方法,去幫把人放出來。”

有律師表示,社會的關注,確實會給非法移民帶來一線生機。

紐約亞裔律師協會移民與國籍法委員會主席 余翠杏:“看案件是否獲得媒體關注。如果社區很多關注和支持,移民局也會看這個案件,那就不同了。”

陳某表示,由於現在暫時還是沒有身份,走在街頭依然會擔心。不過律師認為,紐約市對移民的態度相對是較為寬容的。

紐約亞裔律師協會移民與國籍法委員會主席 余翠杏:“十年前彭博市長就提出,政府職能部門不去上報非法移民,尤其尋求醫療救助和警察幫助的人。”“當然有例外,就是出現違法行為的時候,為公共安全,會進一步查問。”

這也導致有移民來美十年,根本不知道政府會抓捕非法移民。

華人林先生:“我也沒有身份啊。這個有啊。(有遞解令?)對。紐約非法移民不是合法的嗎?沒有在紐約被抓過,除非你犯法、犯罪。”

目前,陳某的遞解令已經被撤銷,他的政治庇護也獲得重新打開。但他的未來,還不是很明朗。

他陳姓男子:“現在就是安排甚麼時候見法官,等移民局的結果。”

聯成公所趙文笙表示,希望正在推進的移民改革法案,能惠及陳某這樣的群體。

聯成公所顧問趙文笙:“我希望,這個人已經來了十幾年,有工作做,有報稅,我也希望在大赦裡面有他一份。”

在當陳姓男子走出移民監獄時,大約還有700名中國人,被關押在全美各地的移民監獄中。除此以外,還有大約3.9萬的中國移民沒有身份,被聯邦當局記錄在冊。對於歐巴馬政府的移民法改革,他們都翹首以待的關注著。於此同時值得關注的是,一份官方報告顯示,今天的中國,正在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移民輸出國。而且,移民的人群越來越年輕化、精英化。移民法改革對這部分群體又將產生甚麼影響?我們還將為您繼續關注。

新唐人記者林瀾、宋升樺紐約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