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鎘大米和土壤污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6月25日訊】十一年前中國10%大米已經鎘超標

二○一三年五月十六日廣州市食品藥品監管局網站公佈了第一季度餐飲食品抽驗結果,百分之四十四點四的大米及米製品抽檢產品發現鎘超標,引起了人們再度對重金屬污染食品的重視。中國除了鎘超標的大米外,還有鉛超標的大米,砷超標的大米,鎘超標的小麥等等。其實早在二○○二年中國就發現百分之十的大米存在鎘超標的問題。中國每年的大米產量在二億噸左右,百分之十就是二千萬噸左右,十年累計就是二億噸鎘超標的大米。這些大米到哪裡去了?是下架了?還是像林則徐虎門燒煙那樣被銷毀了?都沒有。這二億噸鎘超標的大米都上了餐桌,進入中國百姓的肚子。

中國政府和中國科學家們對鎘大米的嚴重危害是瞭解的。一九五五年至一九七七年,日本神通川流域河岸出現了一種「痛痛病」,患者骨質疏鬆、骨骼萎縮、關節疼痛,最終衰弱疼痛而死。後經調查研究發現,是有色金屬冶煉廠排放的含鎘廢水污染了水體,污水澆灌了農田,污染土壤。在污染土壤上生產的稻米鎘超標。食用鎘超標的大米,使鎘在體內累積而得「痛痛病」。

為什麼日本人食用鎘超標的大米就會得「痛痛病」,而在中國,人們長期食用鎘超標的大米卻沒有「痛痛病」病例的報導呢?其實,這就和三聚氰胺事件一樣,嬰幼兒食得了腎結石,但是醫生沒有膽量寫出造成這疾病的原因是喝了三聚氰胺超標的奶粉,法院也沒有膽量做出讓奶粉生產廠家作出賠償的判決。

持有合法執照的污染

中國政府一直聲稱,中國不會重複工業國家先污染後治理的發展道路,而是走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道路,並且對走這條路十分自信。其實中國一直在重複工業國家先污染的老路,並走不治理的邪路。

鎘超標的大米產自鎘污染的農田,工業污染和農藥化肥污染導致了農田的污染。據報導,中國六分之一的農田遭受嚴重污染,長江中下游、珠江流域的農田大部分被重金屬污染。

雖然中國經歷了文化大革命,和世界發展的進程有過脫節,但是中國在環境保護立法方面,一直還是處在世界前沿的。根據中國的環境保護法,無論上一個什麼項目,都需要做一個工程環境評估報告;企業單位要排放廢氣、廢水、廢物要獲得環保部門頒發的排放許可證。污染環境要受到法律制裁。

中國百分之十農田的重金屬污染來自何方?只能籠統地講,來自工業,來自化肥。不能具體講,不能像日本那樣指出三井礦業是罪魁禍首。在中國,政治家、企業家和科學家,這些自稱為精英的人,組成了利益集團。到目前為止,中國從來沒有建造過一個對生態環境「弊大於利」的項目,每個工程環境評估報告的結論都是「利大於弊」,因為只要這個項目對利益集團有利,科學家撰寫的工程環境評估報告的結論就是「利大於弊」;只要這個項目對利益集團有利,環保部門就頒發廢氣、廢水、廢物的排放許可。中國的污染是持有合法執照的污染。

根據二○一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博訊北京記者報導,國家環保部長在過去十多年,通過親友設立多家顧問諮詢公司,收取污染企業「公關費」,讓重度污染項目過關。最新資訊顯示,販賣「排汙許可證」的重點是中央企業,因為中央企業有「國家利益」的擋箭牌,不易被揭發和處理。被關照的中央企業有:中石化、中石油和中國鋁業等很多項目。

土地污染分等級指標

中國官方說,十分之一的農田嚴重污染。也有不讚同的意見,認為五分之一的農田有嚴重污染。中國人分三六九等,領導打個噴嚏,可能就有幾十個專家來會診;一個普通百姓發燒到三十八度可能也只有硬挺。這污染也和人生病一樣,也分等級。

中國按所在的位置將農田分為三等。以鎘為例,三種土地污染指標是完全不同的:I類土壤環境質量執行一級標準,鎘含量為每公斤零點二毫克,即鎘在自然狀態下的含量;II類土壤環境質量執行二級標準,鎘含量可高達每公斤零點六毫克;III類土壤環境質量執行三級標準,鎘含量可高達每公斤一點零毫克。這三類土壤都可以是農田,都可能種植大米。在III類不污染的土壤上種植大米,因為鎘含量可高達每公斤一點零毫克,就可能產出鎘含量超標的大米。

什麼是土壤鎘污染?當土壤中的鎘含量超過自然值時,土壤就出現了鎘污染。從這個意思上來說,中國農田嚴重污染的數量遠在十分之一以上。有報導說,廣東省僅剩百分之十一的土壤為淨土,應該是比較符合實際。

「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社會

城市的領導說,污染的工廠不能留在城裡,污染的工廠要搬遷到農村,現在污染的工廠分佈在稻田中。科學家說,可以用工廠的污染廢水來灌溉農田,即為工業省了污水處理費又為農業增加肥料,政治家把這作為國策持續了幾十年。污水處理廠不處置剩餘淤泥,而是將淤泥當作肥料賣給農民。環保部說,我知道污染的農田在哪裡,但是不能告訴公眾,更不能把它標註出來。農民說,在污染的農田上長出來的稻米我們自己不吃,賣給別人。稻米加工商說,檢查出來的鎘超標的大米,不賣給本地,賣到外地去。中國還有一萬兩千座工業廢渣庫,隨時都有潰壩的可能。企業希望借暴雨洪水的機會,將這些有害物質衝入河道,政府也聽之任之。

如何杜絕鎘大米的再產生?如何治理污染的土壤?政治家們束手無策,科學家勸老百姓食用不同產地的大米或者乾脆少吃大米。在這樣一個「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社會裡,從二○○二年到二○一三年,中國人一共吃掉了二億噸鎘超標的大米。看來今後還要繼續吃下去。不遠的將來,患「痛痛病」的中國人就剩下一個最簡單的夢:一個沒有污染食物、沒有污染農田的中國。伴隨這個夢的是痛、痛、痛的呻吟聲。

──原載動向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