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真:社會主義和它的法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6月30日訊】奧巴馬:「要求人民守法,你就不能帶頭違法;要求人民講道德,當然你就不能帶頭不要臉!」

1945年,毛澤東聲稱已經找到一條「民主」新路,要廢除一黨執政,「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才不會人亡政息」,將建立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各級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無記名的選舉所產生……」。「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什麼是普遍、平等、無記名的選舉?什麼是社會主義法治國家?什麼是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現在回過頭來看看這個社會,感到很可笑,又感到很可悲……

「國務院安全生產委員會辦公室的『安委辦字〔2003〕5號』文件:自2003年4月起,新建、改建、擴建的電力、電信、廣播電視線路,必須嚴格執行國家的有關規定和標準,不允許出現新的違章交越和搭掛……由於『路由資源』的原因已經交越、搭掛且立即撤除確有困難的,後建方、搭掛方要主動與先建方、產權方聯繫……同時,產權方要與搭掛方簽訂安全協議書,明確各自的安全責任,強化安全管理……」

按「安委辦字〔2003〕5號」文件規定,自2003年開始,不再允許出現「三線」相互搭掛和交越的現象,唯一酌情放寬的,是僅限於2003年前已經交越、搭掛且立即撤除確有困難的「路由資源線路」。然而,自2003年至今,廣東省雷州市電信公司漠視國法,不顧安全隱患肆無忌憚地利用供電設施空架電信線路,在這信息蓬勃發展的十年裡面,整個雷州市的城鎮和鄉村,無處不見電信線路與供電線路如亂麻般互相糾纏的違章搭掛令人觸目驚心,鑑於此,本人於2012年8月在雷州市市區和郊區拍下大量涉嫌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電信拉線照片作為依據走訪雷州市供電局,供電局安全監察部稱:由於電信公司大範圍利用供電設施架線,以致每年都有電信用戶觸電的意外事故發生,但是,供電部門卻沒有清除電信線路的權力。

於是本人又籍照片多次到雷州市安監會反映,安監會卻屢屢訴說權力低微無力監管,要我到雷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室秘書股投訴。秘書股的工作人員要我到紀委反映。紀委說這不是貪污受賄不在受理的範疇之內,建議我到「三打辦公室」舉報。「三打辦公室」認為此事件屬於工商局的職責,要我到工商局去問問,工商局說他們是監督消費的與此無關……當本人沿著社會主義的法治之路走下去時,卻發現自己陷進了無底漩渦。雖然在這個社會主義體制內的行政管理和執法整治部門多如牛毛,連民眾生孩子都有專職部門監督和限制,然而,當監管的目光一旦投到「自家人」身上時,蕭殺的法制頓時化作一團和氣,非法得到了昇華,中國電信,這一國企在社會主義的特色環境裡面蛻蛹而出,一個如日中天的雷州電信依仗著皇親國戚的身份公然超越了國家所制訂的法則法規,逃脫了當地政府職能部門的管轄治理。

一邊是國企十年違法運營(2003年至今),一邊是政府十年瀆職包庇,這在任何一個「邪惡的西方」法制國家裡面都實屬罕見,然而,「特權大於國法」的狂妄行為卻真真實實在這個社會主義法制國家的光天化日之下招搖過市,長達10年之久的電信違章交越搭掛的運營事件如同肛門處的痔瘡無人(部門)敢治沒人願碰任由潰爛發臭至今而未休止,本人自2012年8月到現在,多次向省內各級紀委、信訪等部門控訴,雷州電信依然我行我素,雷州政府總是愛理不理。由此可見,國法在「自家人」面前根本就是一紙「戲」言!一黨執政之下,自家人監督自家人的先進性和優越性直令老百姓目瞪口呆歎為觀止!

就事論事,如果連國企都可以不遵守國家的規章法則,憑什麼要求民企守規守矩?如果其它民營企業也像雷州電信公司那樣恣意妄為,當地執法部門是否也會視若無睹?請問社會主義距離特權主義還有多遠?法律的公平公正體現在哪裡?中華人民共和國到底是「法治」還是「人治」?雖然全球的現代文明已經代替了昔日的封建王朝,然而,在當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治」的封建思想卻依然根深蒂固,似乎還沒有擺脫舊社會的影子。毫無疑問,在這起「十年違法運營」的事件中,雷州市電信公司和雷州市政府執法部門明顯存在嚴重的藐視法律和執法無力的犯法與瀆職行為。時下大街小巷都流傳什麼蒼蠅老虎一起打,說這話的人滑稽之極,連一個公然強姦法律的地方電信公司也奈何不了,還整天喊打喊殺,咋就不覺得臉紅哩。只是可憐了當下的中國夢——人治之下不公孳生,特權與人民對立,百姓做的必然是噩夢!

自個兒在實行特權人治,卻無端指責西方法治國家為邪路——「我想奉勸這些人,首先要照照鏡子,管好自己的事。」這是外交部華春瑩說過的話。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