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新疆衝突不斷 禍根何在?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3年7月3日訊】【熱點互動】(995)新疆衝突不斷 禍根何在?中共軍警是維吾爾人對抗的主要對象。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最近新疆接二連三的發生了數起官民衝突的血腥事件,造成大量的人員傷亡。那麼新疆的局勢為何持續的動盪?中共當局的維穩,為何越維越不穩,這背後的禍根究竟何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將圍繞相關的話題展開討論。那麼在開始之前,首先請各位觀看一段背景短片。

6月26日,新疆吐魯番鄯善縣連木沁鎮發生襲擊事件,中共喉舌新華社報導指稱,衝突造成35人死亡。2天後,位於南疆的和田地區,又發生一起爆炸事件,傷亡人數不詳。

29日清晨,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俞正聲,帶領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和公安部長郭聲琨等中央高官組成的工作組,抵達烏魯木齊召開幹部大會。

俞正聲在會上宣稱,要保持嚴打高壓的態勢,全面加強社會整體防控。

29日中午,超過一百輛武警裝甲車、巡邏車、列隊駛入烏魯木齊市市區,並有超過2千名武警搭乘軍車到場。多架直升機在空中盤旋,烏魯木齊市政府從下午5點開始,對市區主要街道進行臨時交通管制。

(烏魯木齊一家旅館)張先生:「至少幾十輛,五、六十輛、七、八十輛吧,上面拉著武警戰士,然後全程巡邏。」

烏魯木齊市民張先生:「現在烏魯木齊街道和市場上,人比平時少很多,就是感覺氣氛和當年7‧5一樣,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它(中共)切斷網絡。」

新疆地區近年來陸續發生多起流血衝突事件,最嚴重的是2009年的「7‧5事件」,造成近二百人喪生。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表示,26日以後,至少有67名維吾爾族人被拘捕,其中包括婦女,年齡最小的只有13歲。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新疆衝突不斷,禍根何在?」,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熱線電話:950-40-333555,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同時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語音或文字互動,Skype的ID是RDHD2008。

今天在我們節目現場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同時我們也通過Skype連線美國維吾爾族協會的副主席伊利夏提先生加入我們的節目。

首先我先請陳破空先生,您能否跟大家介紹一下,最近我們知道連續發生了數起在新疆官民衝突的事件,影響和傷亡都是很大的,您能給大家簡單的介紹一下這幾起事件的情況?

陳破空:首先6月26日,在北疆的吐魯番鄯善縣發生一起所謂的暴力衝突,中共官方的英文日報首先有報導,但中文日報它先不報導,海外都立即報導它還不報導。那麼它英文《中國日報》當時的解釋是什麼呢?它這麼說:死了27個人,其中有9個是警察,8個是市民,另外10個是襲擊者。這它當時的說法,27個人。但是過了幾天之後,它中文的《人民日報》官方媒體開始報導了,人數增加成35個,但是人數的結構發生了變化,它說死了2個警察,其他平民有22個,然後說11個是襲擊者。

從它這兩個說法就可以看到,中共在縮小警察的死亡人數,誇大平民的死亡人數,它的目的是要人們注意到這是一個恐怖襲擊,因為針對平民就是恐怖襲擊,它沒有把它說成是針對警察。實質上這個襲擊是針對警察局,針對巡警中隊,針對鎮政府。中共政府把它東拉西扯,拉到了建築工地、什麼美髮店、商店什麼的,它的目的就是想跟平民發生關係,而且追擊過程也涉及這些地方。所以這兩個報導就說明這個事態是非常嚴重的。

另外兩天之後,6月28日,在南疆和田市又發生一起中共所稱的「群體持械暴力行動」,說它採取措施什麼的,又造成傷亡。究竟詳情如何我們不知道。實際上這兩起加上4月23日一起,4月23日是在南疆喀什,也就是巴楚縣那個地方發生了一起,說死亡人數是21人。那麼這三起是連續發生在新疆「7‧5事件」四週年之前,顯示這個氣氛很不同尋常,中共的高壓政策到最後,連最溫和的像吐魯番、北疆這樣的地區都已經出現了混亂。

主持人:接下來我想請教在線上的伊利夏提先生,接二連三地發生了數起這樣的事件,您從維吾爾族人的角度怎麼看待這幾起事件?

伊利夏提:這幾起事件,從我們維吾爾人的角度看,是一種被迫的反擊。被攻擊者,不管是維吾爾人也好、漢人也好,他們都是中共的一線打手,大多數都是軍、警。從「7‧5」以後,特別是2011年開始,維吾爾人在東突厥斯坦的反抗開始轉換目標,主要是針對警察機構,比如最早是2011年的和田,18個維吾爾勇士襲擊一個派出所,就是為了「升旗」(註:中共汙衊維族人以聖戰旗幟在派出所樓頂懸掛);以及4月份,巴楚縣色力布亞鎮維吾爾人的反抗,也都是針對中共一線打手,軍、警;也就是中共的暴力機器。

他們的反抗,是一種被迫;而這些被攻擊者,儘管中共極力改變他們的身分,說他們是平民;實際上他們是奸細,也就是所謂的社區工作人員,每天到維吾爾人家看誰在做禮拜、誰在戴頭巾,誰在唸誦《可蘭經》。即便他們沒有穿軍裝或警服,但實際上他們是中共的一線打手。所以對這些人的進攻,從我們維吾爾人的角度來看,都是正當的反擊。因為維吾爾人就是在自己的家裡也不得安寧,這些社區工作人員也好、便衣民警也好,或者協警也好,這些人隨意的闖入維吾爾人家庭,干涉在家裡的祈禱,或者是封齋,或者是穿衣等各方面。

對於這種已經到了使用暴力、藉助於政府的強權,干涉維吾爾人穿衣服、留鬍子、禮拜、封齋等純粹個人生活方面的這些打手的反抗,我們認為是一種正當的反擊。

主持人:謝謝伊利夏提先生。這是從維吾爾族人的觀點看待這幾起事件,中共官方稱這些是恐怖事件。究竟如何看待?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日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新疆衝突不斷,禍根何在?」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

接下來我想請教陳破空先生,中共對這幾起事件,用了「恐怖事件」這樣的字眼,同時稱其為暴徒。您是否認同?您如何解讀這樣的說法?

陳破空:中共總是汙衊維族人,說他們先攻擊,然後中共才出擊。實際上中共自己就否定了它的說法;因為中共是維穩在先,出事在後。比如它動不動就開維穩大會,4月12日開了個維穩大會,新疆的黨委書記張春賢在會上講,要「以鐵的手腕、鐵的決心,主動出擊、重拳打擊,要把恐怖消滅在萌芽狀態,要明確現場處置原則。」一個「主動出擊」,說明是中共挑釁在先;所謂「現場處置」就是殺人滅口。

「主動出擊」說的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指預謀。什麼是「預謀」?我們知道法律上有「無罪推定」,如果有人想什麼、有人說什麼,不代表有犯罪行為,只要犯罪沒有發生。比如一個中共的貪官、市委書記,他跟秘書講:某某人如果給我2千萬,我就給他提個什麼官。也許他還沒有做這個事,那中共的中紀委聽見了,是不是就立即跑進來把他逮捕,判10年?說:你是行賄罪。這個貪官肯定不服嘛,他只是說說而已,不見得是;他只有實施了行賄、收賄,那才有可能抓到證據。這個中共貪官他是不會服的。

那麼你現在用到新疆人身上,而新疆還不是什麼預謀犯罪的問題。它不准新疆男子留鬍子、不准婦女戴紗巾、不准人家戴花帽;這是文化滅絕政策,文化滅絕就是一種種族滅絕。中共是十足的挑釁,剛才伊利夏提先生也提到了,中共挑釁在先,然後是維族人正當防衛和自衛還擊在後,這才造成了暴力衝突。而中共的單方面報導,從來是不能令人信服的,除非有單獨國際性的或者周圍一些獨立調查組核實情況,才能知道事實真相。所以中共這個定義完全不成立。

主持人:我們也聽聽觀眾朋友是怎麼想的?大陸的趙先生,趙先生您好。

大陸趙先生:您好,嘉賓好。中共對於新疆的迫害、打壓是非常嚴重的,我們江蘇的武警回來說「慘不忍睹」,有的整個區內的人都被殺光了。它對新疆地方的迫害是非常嚴重的,沒有底線,警察採取高壓、鎮壓措施,把一個小小的矛盾激化以後迫害人民,還不只是迫害新疆人民,對全國人民都是這樣迫害的。

主持人:趙先生講到了中共採用的手段非常嚴酷。我們也知道,目前中共採用的就是維穩手段,在新疆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和軍力。接下來一個問題,我想請教伊利夏提先生,中共在新疆越維越不穩,您從維族人的觀點怎麼看待、如何認識?

伊利夏提:原因很簡單,根本的問題沒解決。根本的問題是什麼呢?是維吾爾人被極嚴重地極端邊緣化,而且中共從「7‧5」以後,已經開始系統地、全面地衝破維吾爾人的最後底線。這個底線就是語言、信仰以及個人的生活方式,也就是傳統的生活方式。現在更公開的對戴頭巾、留鬍子的維吾爾人不能坐公共汽車、不能進醫院、不能去加油、不能進商店等等。

從我在石河子當老師的時候就開始,學生一律不准去做禮拜、不准封齋,這已經是長期的了。對於傳統服裝嚴重的干涉,這只是在生活和民族身分方面;在經濟上,維吾爾人也是同樣被嚴重地邊緣化,這就反映在就業問題上,我在當老師的時候,我帶著民族學生去參加就業介紹會,很多企業的老闆99%都是漢人,他們見到民族學生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不要維吾爾人,我們不要少數民族。

在這種情況下,維吾爾人不僅失去了土地、又失去了就業的機會,現在又面臨個人本身民族生存的危機、信仰的危機、文化的危機以及語言的危機。在這種情況下,當整個維吾爾民族被逼迫到極端危險的處境的時候,他只能是不顧一切的進行反抗,以求得生存,或者是絕地反抗,背水一戰。所以這幾年,自「7‧5」以後,中共花了大筆的財力、物力、軍力,但是反而反抗愈演愈烈,也正好就證實了維吾爾人被逼到了這種絕境,所以不得不反抗,以求得生存。

主持人:剛才您是從整體的範圍內來分析為何越維越不穩的原因。我們看一下近處,陳破空先生,現在中共派政治局常委俞正聲去解決、參與維穩,中共為什麼派俞正聲去?對新疆地區,軍力和警力究竟又有多大威懾力?您怎麼看待?

陳破空:派俞正聲去,實際上洩露了俞正聲在分管政法委。但是這是一個矛盾,因為俞正聲的職務是政協主席,「政協」就是政治協商,政治協商就代表漢人跟其他少數民族、維族人或者藏人的和平共處局面。這是一個巨大的諷刺,一個政協主席帶頭去鎮壓少數民族,所以中共現在已經到了慌不擇手的地步。一個政協主席現在去管政法委、管公安,完全不避嫌,中共現在已經把所有的武器都用上了。而且俞正聲是常委裡面最大的,別的常委可能不願意去幹這種事,最後推出一個年齡最大的人去唱黑臉。

所以上次俞正聲講了中國絕不走西方道路,也是他講的,就是讓他去唱黑臉去了。另外現在政法委被降級了,政法委的書記和公安部長都成了他的部下,所以這個東西可以看出中共內部的一個權力的演變,以及它根基不牢靠,信心不足的一個表現。

另外新疆的兵力有多少呢?中共自己公佈警力有7萬,軍力有10萬。這個已經是在中國各省區駐軍最大的,從警力的角度上來講,當地維穩的警力是最大的。事實上它還有所謂的以前的建設兵團,或者是建設兵團所留下的鎮壓根基,隨時可以拿起武器來跟維吾爾族人幹的這種東西。所以一個在2千多萬人口的地方,佈署這麼多的軍力和警力,這證明中共是坐在熱鍋上的螞蟻。

主持人:謝謝。我們再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密西西比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密西西比王先生:我剛才看到題目還挺吃驚,我說怎麼是「禍根何在」呢?剛才我聽到背景報告,我真是感到很震驚,因為清朝的統治就是這樣,當時是留頭不留髮,沒有想到3百多年後,中共還用這種極端的封建統治手法,為統治而統治,真是可悲又可憐,我們真的不能理解。我記得六四以後香港有一個報人黎智英,他說中共的李鵬就是個王八蛋,我只能說中共就是個王八蛋。

主持人:好的,謝謝王先生。接下來的問題,我們要請教一下伊利夏提,也接著剛才王先生所說的看法。您覺得現在咱們維吾爾族人的文化傳統在新疆的保留,是造成目前新疆一系列衝突事件的原因嗎?您怎麼分析。

伊利夏提:它是原因之中的一個,也是主要的一個。因為每一個民族都喜歡自己的文化,延續自己的文化;每一種文化在他的地理環境,在他那個時代都是有他的意義。也就是說維吾爾人的文化能夠延續至今,他是有合理的理由存在的。

而中共一味的認為維吾爾人的文化是落後的文化,只要和漢文化不同的東西都是落後的。所以它就要改造,實際上也不只是漢文化,實際上是共產黨的異端邪說,只要是不符合它的,它都認為是落後的,所以要改變。

那麼在「改變」的時候,就觸擊到了維吾爾人的靈魂深處,而維吾爾人的文化又是和伊斯蘭宗教信仰是融為一體的,有很多的文化傳統是從宗教信仰來的,而信仰又是一個民族之所以能夠成為民族立身存在的一個信念的基礎。

所以對維吾爾人文化的這種衝擊,對文化的這種強力的干涉,是使維吾爾人進行反抗的主要原因。經濟的原因有,但是如果我們去觀察的話,前幾十年剛改革,所謂改革開放的時候大家生活都好,那麼一開始相對還是比較平穩,但是越到後面這種反抗越來越激烈。

主持人:剛剛我們是從文化上來分析,接著我們再來看一下中共的政策本身,我們知道前任的王樂泉可以說是暴力治疆,那麼現在換成張春賢,也有人分析認為他是採取一種懷柔政策。陳破空先生,您怎麼分析現在這個政策卻造成現在的局勢?

陳破空:王樂泉我原來給他定義是8個字:「腐敗巨蠹,殺人魔王」。他當時經營了山東幫,把新疆內部的大部分重要項目控制,他的女兒甚至控制了天山的水資源,這個就不用說了,他是暴力治疆的典型,造成了「7‧5」事件死傷甚極。

張春賢去,張春賢這個人跟張春橋差一個字,也是戴個眼鏡,表面上文質彬彬,實際上骨子裡非常陰柔、狡詐、凶狠。他到那個地方去,他面臨一個問題,他所謂的安定人心、柔術,所謂安定民心並不是安定當地漢人的心或是維吾爾族的心,他是安定當地官兵的心。

因為這裡邊有個維穩費的問題,維穩費有個維穩利益在裡面,共產黨在新疆的官兵吃的是維穩飯,如果新疆一片風平浪靜,他就沒有那麼多維穩費,也沒有那麼多機會去分獎金、分錢;但是一旦有事情,他有機會領獎金、有機會拿補貼、有機會吃維穩飯。維穩費源源不斷地進去,當然職位越高分得越多,職位越低分得越少,士兵也分一些。

他不可能打斷這個利益,因為張春賢是政治局委員,是圈子內定的,他首先要滿足圈內人的既得利益。所以他到新疆去,首先要把政權圈子裡的既得利益要維持住。你看他吃維穩飯吃到什麼程度呢?比如說最近他大規模的軍事演習。

你說軍事演習怎麼出的?軍事演習指的是對方有軍隊,你搞軍事演習有針對性,但對方並沒有軍隊,沒有存在什麼軍隊,連游擊隊都不存在,他卻給它大規模軍事演習。因為軍事演習的時候他就有補貼,就有獎金,所以他就有錢發,這是一個安定官兵的方式。

另外,他還在烏魯木齊動不動就萬人武警上街,什麼坦克裝甲車都開上去耀武揚威。你說對面如果有幾千人、幾百人你這麼幹可以,對方就幾個人、十幾個人,甚至沒有人,手無寸鐵,人家最多就是拿大刀,他就全副武裝上萬人的武警。這些人上鏡頭最後都是有補貼,都有分錢在裡面,維穩費在裡頭。維穩費是個大頭,所以維穩這些傢伙是吃維穩飯的,所以張春賢不可能改變這個局面,他也跟著去吃維穩飯去了,就這麼回事。

主持人:我們看到美國政府對最近新疆所發生的事情表示嚴重的關切,當然中共方面對此非常的不滿意,說是採用雙重標準。那麼究竟國際社會對這些事情是如何的關注態度,你怎麼樣分析?

陳破空:美國現在對國際社會的關注態度很簡單,就是你要對少數民族的宗教文化的侵犯問題給予關注;另外,即便你抓了人,你的法律的程序必須是公開和透明的,都要有國際監督。但中共反咬美國是雙重標準,中共本身才是雙重標準,它對中東地區的恐怖分子它是包庇、讚揚甚至憐惜的態度,它覺得那是牽制美國的力量;但是新疆不管任何人幹任何事它都跟恐怖弄在一起。

其實「7‧5」事件是個分界線,「7‧5」事件把新疆分成兩個,一個是漢人的新疆,一個維吾爾族的新疆。我聽說在烏魯木齊,漢人經營的地方,維吾爾族人不去,維吾爾族人的地方漢人不去,最後漢族人的公司也不請維族人。中共就是製造分裂。

中共說三股勢力,實際上它就是,它說分裂勢力,中共就在分裂新疆;它說恐怖勢力,它就是國家恐怖主義;它說宗教極端勢力,中共就在那裡搞極端的無神論,它就是宗教極端勢力,只不過是邪教勢力。所以說三種勢力的帽子只能給中共扣在頭上。

主持人:伊利夏提先生,您做為維吾爾族人,面對這樣的事情,未來又會如何想、如何做?

伊利夏提:令人非常的失望,由於中共這種極端民族主義煽動一部份不明真相的漢人,醜化、妖魔化維吾爾人,使得維漢之間對話的可能性幾乎全部徹底消失。如果這種現象繼續下去,東突厥斯坦的車臣化或者是巴勒斯坦化將愈演愈烈,我想提醒中共不要忘了。

主持人:非常感謝現場陳破空先生和伊利夏提先生加入我們今天的節目共同討論。感謝觀眾朋友的參與和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