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天劍:他們說真話 被勞教、判刑、下藥、處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7月11日訊】中共對中國人的言論管制是非常嚴厲的。它允許中國人說的話,怎麼說都行,甚至罵罵共產邪黨也行,這就給中國人造成了一種言論自由的假像。可是,它不允許你說的話,哪怕是對別人、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話,誰要是堅持說出來,它都可以把這個人投進監牢肆意摧殘。法輪大法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有幾篇報導,涉及到中共對說真話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回員警一句真話 山東婦女被囚北京勞教所》的報導說的是,山東省招遠市辛莊鎮北臺上村的法輪功學員王淑佩,二零一二年四月三日,去北京接表姐回老家。六日上午,她在北京東城路邊一擺書攤處,見有兩個巡警在看佛教書,就問他們:「你們信佛嗎?」他們回答「信」,隨後又問王淑佩:「你信嗎?」她也回答「信。」他們又問:「你信法輪功嗎?」王淑佩說「信啊!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麼一句話,兩個巡警就將王淑佩綁架到了東城公安分局。第二天早上又把她關入東城區拘留所。王淑佩質問他們為什麼無理關押我,他們竟大言不慚地說:「因為你說真話,就關你七天。」可是七天到期後,又告知她半月放人;半月到期後,又說一個月才能放人。快到一個月時,又把她轉到了東城看守所。時間不長竟非法勞教她兩年半。

王淑佩以前在山東招遠就曾因說真話被多次關押,在濟南女監及招遠洗腦班,都曾遭到過中共惡徒的藥物迫害。這次在北京大興勞教所,一次,李姓隊長在會上公開誣衊大法,說什麼法輪功有病也不讓吃藥。王淑佩馬上站了起來嚴肅地說:大法沒有這樣講,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七分精神三分病」。人生老病死沒有不得病的,人有病了得吃藥,不然要醫院幹什麼?師父在法中告訴了我們有病與吃藥的關係問題。修煉法輪功不只是為了治病,但真正修煉的人一開始修煉就能達到祛病健身的目的,修煉法輪功能使人身心健康,還能提高人的道德水準,變成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王淑佩的真話澄清了中共員警誣陷法輪功的邪惡目的。而這個姓李的隊長竟指著王淑佩說:這個人精神不好,她家裏的人準備把她送往精神病醫院。姓李的隊長為什麼要這樣說?那是為下藥害她找藉口。王淑佩親眼見到勞教所二大隊員警把藥物放在法輪功學員吃的熟菜中,惡警隊長也當眾承認,還辯解說是醫生叫這樣做的。

《被冤判十四年的優秀教師寫給師生的信》,是黑龍江省雙城市第三中學語文老師法輪功學員康昌江寫的。康昌江為人師表堪稱表率,從來不收受家長的禮品,無償為慕名而來的學生補課,他所教的學生語文高考成績在全市排前十名的年年都有。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康昌江和妻子王亞莉同時被綁架。康昌江被中共員警暴力逼供,被打落十顆牙齒,被折磨致昏迷,之後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康昌江在被非法關押在雙城看守所期間,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滿懷深情地寫給三中母校師生一封長信。他在信中說:就因為我多次講真話,我才多次被強加罪名,多次被非法關押,也才有了現今的十四年長刑……

《北京國際廣播電臺翻譯管霖生前的故事》講的是家住北京石景山永樂社區東區83號塔樓、在國際廣播電臺擔任斯瓦希裏語語系譯審的法輪功學員管霖以前的故事。管霖曾患子宮癌,修煉法輪功後徹底痊癒了。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旬,她去天安門為法輪功鳴冤,去打真相橫幅,發自肺腑地喊:「法輪大法好!」為此管霖被天安門的員警綁架、毒打,遍體鱗傷,後被關入石景山看守所,幾天後被送往醫院,搶救無效而去世。

我們列舉的這幾篇文章,只是明慧網一天內的幾個報導而已。其實,這麼多年來,法輪功學員遭到的所有迫害,都與他們堅持不懈地說真話有關。一句真話就遭到如此的迫害,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超出世人的想像和道德底線。

就一個人而言,對於朋友敢於說真話,人們稱之為諍友;對於君主敢於說真話,人們稱之為諫臣;對於社會敢於表明自己的心跡,並用生命捍衛自己的信仰,人們稱之為義士。可是在現今的中國,人與人之間互相設防,政府的信譽成為負值,老人跌倒沒人敢扶,一名女嬰被車軋過,十八個路人熟視無睹……這不就是缺失誠信導致的後果嗎?這一切又是誰造成的呢?說句真話遭到如此的虐待,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卻成了中共最仇視的人。

中共封堵法輪功學員說真話的口,是想讓中國人都在虛言假語大話套話中互相欺騙,其目的是便於它的暴力統治。然而這樣帶來的後果,是中國人對中共的絕對不信任。法輪功學員因為說真話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在法輪功學員的講清真相中,中國人越來越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如此迫害,正是它恐懼法輪功學員說真話的表現。中共的邪惡與虛弱,在它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完全徹底地暴露了出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