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 】7月18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7月18日訊】【中國禁聞 】7月18日完整版

提要
迫害法輪功黔驢技窮?勞教所放人
軍隊反腐指向配偶子女 管外國人?
中共GDP數據與李克強唱對臺戲?
封殺《人民監督網》中共惱羞成怒

軍隊反腐指向配偶子女 管外國人?

中共軍報7月16號的頭版刊文,將整飭軍隊風紀擴充到配偶子女範圍。從「打勝仗」到「禁酒令」,從「下連當兵」到「禁用豪車」,所謂「部隊整風」越燒越旺,目前已蔓延到部隊家屬層面。但評論人士指出,子女都成外國人了,這些規定還有甚麼效用?

中共這次將軍隊反腐整風明確指向配偶子女並非首次。5月2號的《解放軍報》報導中提到,「四總部領導公開承諾管住管好配偶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不違規插手工程建設和物資採購等事項。」

大陸湖北作家阮雲華:「你限制也好,規定時間返回國家也好,這些措施無非就是做給老百姓看的。不一定人家就聽你國家政府的。人家很多都已經換國籍了。你有甚麼資格要求人家?本身從法律角度來看的話,他這樣做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很多子女都已經換國籍了,你有甚麼資格要求他回國呢?」

《解放軍報》5月連續發表文章,宣揚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的「強軍夢」。中共軍事科學學會副秘書長羅援在和《環球時報》網友對話的時候罕見的承認,腐敗是中共軍隊戰鬥力的第一殺手。他表示,中共的軍隊存在著腐敗問題,這是「不可否認」的。羅援警告說,軍內腐敗不除,則未戰先敗。

中共軍隊房產領域,一直是軍隊腐敗的「高發區」,此前,先後兩名副部長中將谷俊山和王守業都因此落馬。今年6月,身兼中央軍委主席的習近平要求糾正治理軍隊住房的「不正之風」。

2006年原海軍副司令王守業因貪污1.6億元人民幣、包養5名情婦,在接到情婦蔣雯的舉報信後,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他是中共軍隊目前為止公布貪污贓款數額最高且職務最高的軍官。時隔6年,同樣曾是總後副部長,同樣曾擔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的谷俊山也因經濟犯罪落馬。

香港媒體報導說,在調查谷俊山的過程中發現,谷俊山的問題越揭越多,其貪腐行徑遍及全國多個地方,無法僅限於軍內調查。報導引述接近軍方的消息人士說法,谷俊山案確實難辦,因為涉及高層太多太深,連根都爛掉了。

阮雲華:「他們現在還拿得起槍?我都表示懷疑。大腹便便的,只會唱歌,只會喊口號的。有幾個有戰鬥力的?中共部隊文工團有多少?真正能上戰場的又有多少呢?現在當兵的已經看清楚了部隊官員的腐敗,他們還是否願意為那些官員賣命?現在都要打問號。所以說,所謂的戰鬥力,首先你自身不廉潔,不正義,不正派,你怎麼有戰鬥力啊?」

6月21號,中共中央軍委授意,由總後勤部部長趙克石領銜的全軍基本建設項目和房地產資源普查工作領導小組,召開了第一次全體會議,會中研究部署兩項普查工作,包括基建項目和房地產資源。

山東獨立作家樂仁說,中國最大的腐敗是軍隊的腐敗。軍隊有槍桿子,地方政府、媒體無法監督他們,也沒有其他黨派的監督,社會群眾更無法監督。

山東獨立作家樂仁:「打大老虎、小老虎,軍隊你連個蒼蠅都很難打出來。所以對他們,這個體制不改革,軍隊不能國家化,那是不會有甚麼實質性進展的。因為黨對軍隊有絕對的領導,槍桿子對黨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是有絕對性地位的,現在沒有人去動槍桿子。只有習總,其他人誰也不能染指。」

外界認為,由於中共元老紛紛安插自己的子弟在軍隊的各個重要位置,如果當局在軍中深入反腐,就會打破這種權力結構,從而危及中共政權。因此,中共的整風也好,整軍也罷,都不可能深入進行下去。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鐘元

許志永被拘 新一輪打壓反腐人士?

公民維權領軍人物——北京律師許志永,7月16號被北京警方以「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名刑事拘留,目前,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據許志永的朋友在微博上透露,許志永被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分局傳喚帶走時,家裏的三臺電腦、手機等部分物品也被抄查拿走。

許志永被捕事件,在大陸知識界引起強烈反應,很多人擔心這是中共當局新一輪打壓維權活動人士的標誌,中共首要目標是對準那些敢於要求官員公布財產的公共知識份子和民間人士。

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對《法新社》表示,其他人可能也會遭到逮捕。

中共新一屆領導人上任後,曾在部分大陸人士中激起政改的希望,在當時的氣氛鼓勵下,一些人挺身而出,公開要求官員公布財產,以期帶動反腐倡廉的清風。但是,截至目前,中國已有16人因為要求官員公布財產而被捕。

上海秘審「打倒共產黨」案 民喊放人

7月16號,上海閘北法院外,七、八十位上海民眾手舉標語,高喊口號,聲援被秘密開庭的上海維權人士王扣瑪和魏勤,群眾要求當局立即釋放兩人。

現場聲援的民眾表示,王扣瑪、魏勤根本無罪,中共當局亂抓人。

據了解,上海當局對王扣瑪的指控是,去年1月5號,王扣瑪和魏勤等數十人在家中設靈堂、燒紙錢,祭拜母親,喊了「打倒共產黨」的口號。對魏勤的指控是,去年7月1號,魏勤和數十人參加陳小明的祭奠,魏勤帶頭喊「打倒共產黨」,當時的視頻和照片被傳到了網上。

但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卻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罪名,將他們刑事拘留,目前是以「尋釁滋事」罪名,開庭審理。

新疆要求民眾拒絕受訪 舉報記者

新疆6月發生大規模流血事件後,局勢持續緊張,本週,中共當局又在烏魯木齊各居民社區內張貼公告,聲稱,日前一些地方相繼出現有人假借媒體記者身份,要求電話採訪「巴楚事件」和「鄯善事件」的經過,以及受訪者對事件的立場看法等,要求居民拒絕接受採訪,並舉報記者。

國際記者組織表示,新疆發生連串大規模流血事件後,中共當局力圖嚴密封鎖信息。

編輯/周玉林

中共GDP數據與李克強唱對臺戲?

在很多經濟學家大談中國經濟硬著陸,經濟危機已經悄然來臨的同時,中共統計局宣佈,中國上半年GDP同比增長7.6%。不過這個數字,令外界跌破眼鏡,認為無法與中國社會出現的錢荒、通貨膨脹、失業和外資的撤逃,以及股市、房市等經濟下滑的現況相匹配,也背離了「李克強經濟學」所謂回歸市場的規律。

7月15號,統計局公布上半年經濟數據,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GDP)248,009億元,同比增長7.6%,二季度GDP同比增長7.5%。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中共的統計數字是完全不可信的,它造假顯現出來的虛假的繁榮與它的錢荒,通貨膨脹和其他令民眾不滿的失業和外資的撤逃,和股市、房市都是不相匹配,在GDP上造假,其他方面很難圓融。」

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馮興元,日前向《新唐人》表示,經濟危機在中國已經局部爆發。英國《金融時報》財經版塊主編徐瑾則撰文說,中國經濟增速將下臺階,已逐漸成為業界共識,但北京所能容忍的經濟增長「下限」仍諱莫如深。中共總理李克強的憂慮,恐怕難以隨著李克強經濟學的走紅而消解。

「李克強經濟學」是以限縮政府行政職能、利率市場化、淘汰落後產能等,擠掉GDP「水分」,以短痛換得健康的經濟成長。

台灣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 「李克強經濟學,其中有一個東西是不要去刺激經濟,讓經濟增長。那當然掉的就會更快,跟過去完全相反,一漲一縮,掉的就非常大,可是現在所公布的降的不是那麼大,這個就非常讓人懷疑。」

7月9號,統計局公布生產者物價指數(PPI)數據顯示,PPI同比下降2.7%,已經連續16個月下降,而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則在上漲,兩者呈燕尾式背離狀態,不符合價格傳導規律。

7月1號,中共當局發佈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降到50.1%,創4個月以來新低。同一天,匯豐控股發佈的PMI終值為48.2,更是跌破代表製造業擴張與收縮的榮枯線50%,創9個月以來新低。

7月10號,中共海關總署公布的外貿數據顯示,6月份進出口貿易數字雙降,出口同比下降了3.1%,進口同比下降了0.7%。

各路經濟學家早已指出,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嚴重失衡,地方債務高築,面臨大量違約風險,拉動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投資、消費、出口全部趴下,而國內消費早就一年不如一年。

謝田:「它(中共當局)在系統性的給它提高了一個數字,或者變換數字,實際上從它造假的數字當中,我還是可以分析出來它的一些趨勢,從最新的趨勢看來,它也不得不承認,中國的經濟危機已經在發生之中,這實際上我們大概在兩個月之前就提出來過了。」

國務院參事夏斌撰文指出,中國已存在事實上的經濟危機,之所以危機還沒有引爆,壞賬沒有暴露,是靠多發貨幣掩蓋。夏斌還指出,當前的中國經濟,不整頓,早晚要出事,但是整狠了,馬上就出事。

7月11號,中共財政部長樓繼偉在華盛頓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中共當局今年的目標,未來也許可以容忍低到6.5%的水平。樓繼偉還說,今年的增長目標是7%。

謝田:「有一個可能,現任經濟決策層不願意背前任的黑鍋,在外界的壓力之下,慢慢的把中國的經濟暴露出來,這樣的話,他們可以撇清他們和前任的關係。」

不過,7月13號,中共喉舌《新華社》一篇英文稿,將此前引用樓繼偉說的GDP增長為7%的報導,修改到7.5%,以符合官方宣佈的目標。

謝田:「它如果把中國的造假一下就全部公開,讓人們大吃一驚,極為震驚的話,可能會危及的政權的穩定,我想它就是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的降低。」

台灣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教授指出,中國經濟面臨崩潰已經是經濟學家的共識,只不過,是以硬著陸或是軟著陸的方式崩潰,專家們還存在一些分歧。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鍾元

封殺《人民監督網》中共惱羞成怒

日前,引爆重慶官員雷政富「不雅視頻」、及中南海高官范悅醜聞的《人民監督網》遭到封殺,創辦人朱瑞峰的三個微博帳號被銷號。朱瑞峰表示,他的內部爆料讓當局忍無可忍,高層直接下令封殺。請看報導。

《人民監督網》於2006年6月由公民記者朱瑞峰創辦,2007年5月被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批准成立。

自成立以來,《人民監督網》揭露了中國各地49名廳級以上高官、32名處級以下貪官,其中三分之二以上的官員被黨紀處分、免職、撤職或送進監獄。

目前,網站已經無法登陸,而朱瑞峰的三個微博都不存在。

朱瑞峰對《新唐人》表示,他目前仍然比較安全,但由於他最近對「特供」、「夜總會」的爆料,導致有些人極其惱怒而採取了行動。

《人民監督網》創辦人朱瑞峰:「我的微博全部被中央辦公廳下令封殺了,我的網站因為報導中南海高官范悅,還有關鍵詞『特供』,一直遭到他們的屏蔽。」

但一些民間的反腐人士並不像朱瑞峰那樣安全。

江西三名維權人士劉萍、魏中平、李思華,因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而在7月16號被刑事拘留,此前,他們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和呼籲習近平結束獨裁體制的照片,在網上廣為流傳。

截至目前,僅北京至少有十三位維權人士,因要求中共官員公開財產而失去人身自由。

中國當代詩人、文化評論家葉匡政對《新唐人》指出,如果中共認為你有組織行為,就會對你更加嚴厲打擊,因為它擔心組織化行為的發展壯大,能對它的政權合法性構成威脅。

中國當代詩人、文化評論家葉匡政:「很多人他有各種事情被拘留或者甚麼,不一定是他表面的事情,有可能他背後從事一些組織化的行為。北京有10個律師被拘留,據說他們也是因為形成了一個組織化的這種模式。」

葉匡政認為,處在政權的交接期的中共權力並不是特別穩定,它更加缺乏法治精神。

16號晚,維權法律學者許志永被北京公安局刑事拘留,理由是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許志永是「公盟」組織的創始人之一,也是公民維權的領軍人物,他倡導以非暴力的方式維護自己的權益。

最近中國有很多維權人士失去自由,像上海的王扣瑪、魏勤,北京的自由作家杜斌和杜導斌、還有,北京《風行網》的總監侯志輝等,他們都被當局扣以「尋釁滋事罪」。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中共)對輿論的鉗制一直有,尤其到現在更加嚴密。這個在大陸每個人都感覺得到,因為現在局勢非常嚴峻,所以越到這時候,它的掌控比以往更加嚴密。」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還表示,中國目前處於非常嚴峻的經濟形勢、民間越演越烈的拆遷抗爭,加上幾百萬大學畢業生一畢業就面臨失業等問題,使中國成了巨大的火藥庫,一個火星就能引爆。所以中共現在處處要滅火。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想改變中國症狀非常簡單,第一清算『血債幫』﹔第二平反六四;第三把中國所有的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從監獄裡放出來,解決少數民族問題、解決自焚的問題。都是非常能抓住民心的問題,民生、民計都在這些問題上迎刃而解,這比抓幾個大的貪官更得民心。」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表示,從現實看,中共目前還是沿用原來的維穩老路,還是不惜一切代價鎮壓。

華頗指出,從中東和其他國家的民主趨勢看,人民是最強大的,他們起來反抗,統治者任何手段是無效的。中共的鎮壓只能起效於一時,不能起效於一世。

採訪/易如 編輯/宋風 後製/李勇

迫害法輪功黔驢技窮?勞教所放人

近年來,中共勞教制度完全變成了鎮壓訪民、維權人士及法輪功學員的維穩工具,因此遭到了海內外正義人士的強烈譴責和抨擊。在國際輿論的壓力下,北京的兩個勞教所,已經開始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及其他冤民。但實際上,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沒停止,反倒在加劇。

美國國務院曾經記錄,在中國,仍有25萬人被關押在勞教所,法輪功學員可能佔了一半,但真正被釋放回家的不過寥寥數人。

7月16號,《明慧網》報導說,日前,「北京新安勞教所」和「北京女子勞教所」,已經釋放了被劫持到那裏的部分法輪功學員。

7月5號,被非法關押在「北京新安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大部分由家人或片警接回家。而拒絕違心表態放棄信仰的或聲明「轉化」作廢的法輪功學員,則被當地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組織接出,送往各個地區的「洗腦班」繼續迫害。

「北京新安勞教所」是男勞教人員的調遣處,每年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約350人。「新安勞教所」因不定期將法輪功學員「賣」到外地勞教所牟利,所以人員數量不穩定,具體放出多少或被轉到其他場所繼續被迫害的人數,目前仍是末知數。

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中共勞教所勞教制度本身就不符合憲法,在國際上臭名昭著,在強大的國際壓力和國內維權律師、法律學者也公開呼籲取消這個勞教制度,中共現在黔驢技窮,這場迫害它已經維持不下去了。」

今年1月,中共當局提出要改革勞教制度,但是,後來沒有了下文。4月初,大陸媒體揭露了「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黑幕,將中共的勞教制度,再次攤在國際的目光下而遭到全球輿論的聲討。6月中旬,江蘇、北京等多地勞教所開始低調轉型為強制戒毒所。

去年下半年「北京女子勞教所」已經掛上「戒毒所」的牌子。今年3月開始,「北京女子勞教所」再沒有勞教人員進入,5月開始,則陸陸續續釋放被非法關押在此的法輪功學員。

被多次勞教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徐立:「中共的勞教迫害已走到了盡頭,但是,中共的邪惡本質並沒有改變,它依然以其他的形式,如洗腦班,監獄,還有以各種形式跟蹤、監聽迫害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指出,實質上中共勞教所並沒有真正把人放出來,對法輪功的迫害不但沒有改變,還在加劇。

張而平:「今年頭6個月,被迫害死43個人,被非法綁架的2101人,被非法勞教14人、被非法判刑的445人,也就是說,今年上半年在中國大陸,每個月得有7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每兩天得有23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每兩天將近5個大陸學員被判刑。」

中共當局和江氏集團從1999年7.20迫害法輪功以來,從未停止過對法輪功學員的抓捕和關押,數百萬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劫持到勞教所,進行血腥迫害及高強度奴役,甚至無數人被活摘器官等。

大陸法輪功學員李靜:「法輪功學員經過14年的反迫害,證實法講真相,還有國際上,上至官員下至貧民百姓明白真相以後,都站出來揭露中共的暴行,來支持法輪功停止迫害,中共已走到了窮途末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維持不下去了。」

針對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03年成立,這個組織多年來收集大量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名單,併發表聲明:將全球範圍內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都將追查到底,直至每一個罪犯繩之以法。

採訪/陳漢 編輯/李韻 後製/黎安安

【禁聞論壇】為何習近平女兒拒絕回中國?

就在中共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南加州非正式會面的前夕,BBC新聞透露,習近平彭麗媛夫婦的女兒習明澤在哈佛大學讀書,並且顯然相當自主。

報導說習近平上任之後,曾試圖讓女兒回國讀大學,但女兒拒絕了。伍凡先生,BBC的這條消息出來之後,中共並沒有出面反駁,可見習近平也默認了女兒繼續留在美國求學的現實。為甚麼一向的乖乖女習明澤會拒絕回國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