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 】7月18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7月19日訊】【中國禁聞 】7月18日完整版

提要
民間反腐遭寒潮 反貪學者遭拘捕
官媒高調報毛長江游泳 引左轉質疑
刺激文化市場? 電影審查舊規重提

打壓民間維權加劇 傳知行被取締

繼北京法律學者、知名維權人士許志永週二被中共當局拘留後,北京公益組織「傳知行研究所」也在週四(7月18號)突然被取締、查抄。分析認為,事件顯示,中共對民間維權運動的打壓加劇。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北京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創始人、所長郭玉閃證實,民政局20多名人員,當天上午突然到辦公室宣佈所謂取締,並搬走了600多本資料和辦公室用品。

郭玉閃表示,中共當局的這一行為非法,他們會訴諸法律,採取回應措施。

郭玉閃認為,「傳知行研究所」被取締,可能與許志永事件有關。他說,在此之前,他本人因為許志永事件,已經被軟禁在家兩週。

「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成立於2007年,主要致力於調查研究社會轉型過程中有關自由與公正的問題與現象,主要涉及稅制改革、公民參與等。創辦人郭玉閃曾參與幫助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和2008年「毒奶粉」事件、及2009年的「鄧玉嬌刺官」等事件的維權活動,「傳知行」也成為公民維權運動中的重要組織。

許志永辯護律師被限制自由

而北京法律學者許志永週二被當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後,關注事件的大陸維權人士也遭到當局打壓。

7月18號,許志永的代理律師劉衛國,帶著委託書到北京市第三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但遭到警方拒絕,劉衛國本人還被帶到派出所問話,目前,劉衛國已被山東國保限制自由,大批大陸維權律師已經連夜前往聲援。

當天還有數十位曾受過許志永幫助的訪民和維權人士,前往看守所給許志永送錢送物,也被守候在看守所門口的警察抓捕。

許志永2003年為「孫志剛事件」維權而聞名,近來參與呼籲官員財產公示、教育平權等維權活動,被視為中國公民運動的領軍人物之一。

強拆廣告牌 從業人員上街示威

7月16號,湖南省長沙市200多名廣告從業人員,因不滿政府強行拆除街上大型商業廣告牌,影響他們的生計,而集體上街抗議。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示威者手持幾米長的維權橫幅,一邊高喊口號,一邊沿路示威。期間與正在拆卸廣告招牌的城管人員發生衝突,當局隨後派出幾十名警察到場,以暴力驅趕示威者,過程中,十多人被打傷,多人被帶走,一人被拘留。

編輯/周玉林

民間反腐遭寒潮 反貪學者遭拘捕

中國公民維權的領軍人物,北京憲政學者許志永,以反貪腐著稱,倡議官員公開財產。他被中共當局軟禁家中3個月後,日前當局以 「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將他刑拘。反腐人士預感:「中國夢變惡夢」的寒潮已經來臨。我們一起來看以下這則報導。

16號午夜12點左右,法學博士、北京郵電大學講師許志永遭到刑事傳喚,當局人員進入他的家中,抄走了三臺電腦以及手機等物品。

拘留書上說:許志永因「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刑事拘留,現羈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北京憲政學者許志永辯護律師劉衛國:「他們不讓見,說許志永是剛剛抓進來的,警方有可能要加大審訊力度,所以要我48小時再來。這顯然是違法的。我說恰恰是因為剛剛抓進來,我的當事人才最需要我第一時間見到他。」

許志永的辯護律師劉衛國懷疑許志永遭到刑訊逼供。他對《新唐人》說,當局對許志永任何不合法的行為,他都會提出控告。

不過,北京時間18號下午6點左右,推特上有消息傳出,劉衛國律師在等待會見許志永時,被北京大興公安局民警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為由,帶到孫村派出所。

18號當天,也有3、40名維權人士到北京市第三看守所,為許志永存錢送物,但下午2點左右,警方抓走了馬強、李學會、姜流勇、康素萍在內的十多位網友。

據了解,中共當局今年已經利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及「聚眾擾亂公共秩序」三個罪名,抓捕了一些人。

中國《維權網》統計,僅北京地區因要求官員公布財產、參與「同城聚餐」而被抓捕的人員已經上升到14人,其中還不包括失蹤的,以及各地在北京因同樣原因被抓的上訪維權人士。

那麼,當局這次以許志永「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把他刑事拘留,許志永是怎樣擾亂社會秩序的呢?

知名學者吳祚來在網上留言說,許被軟禁了幾個月,是警方在非法侵犯人權,卻說公民擾亂社會秩序。

北京律師黎雄兵認為,許志永非常正直,是有良知的知識份子代表。

北京律師黎雄兵:「他(許志永)宣導新公民運動,幫助訪民、幫助弱勢群體,幫助小孩入學,要求教育平等權這些公民行動。」

許志永是北京「公盟諮詢有限責任公司」的創始人之一,他也是中國司法史上「三博士上書」事件中,建議全國人大廢除「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的提議者之一。他宣導公民以非暴力的方式維護自己的權益。

與此同時,曾曝光重慶淫官的《人民監督網》負責人朱瑞峰,他的微博和網站都在週三被關閉。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對《新唐人》表示,當局新一輪的嚴打,使「民間反腐」遭遇了惡夢。胡佳認為,公民要求反腐敗、要求籤署公民政治權力,這些自發的訴求都是在憲法範圍之內的,何罪之有?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因為共產黨就是靠謊言、恐怖和暴力統治的,它現在的謊言…現在有人不聽它了,它就用暴力鎮壓一小批人,用恐怖來威懾絕大多數人。」

胡佳表示,中共根本目地就是維護獨裁統治,維護幾百個家族的特權——那些紅二代、紅三代的特權,而不惜動用一切,包括謊言和暴力。

胡佳說,中共犯下的人權債根本還不完。但中共暴政把公民的怒火積纍到一定的臨界點程度,將被引爆而迅速燎原。

採訪/朱智善 編輯/宋風 後製/王明宇

華潤「一哥」遭實名舉報 前景難料

大陸記者通過網路實名舉報貪官,自去年至今已經有多名高官因此被拉下了馬。日前,大陸財經記者王文志通過微博,實名舉報國有企業「華潤集團」高層涉嫌貪腐、瀆職。雖然舉報的內容已被刪除,不過有分析人士認為,行事霸道的「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前景難料。

7月17號,微博認證為「新華社《經濟參考報》首席記者」的王文志,在網上實名舉報「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等人,涉嫌巨額貪腐。王文志在微博「致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留言中指出,宋林等「華潤」高管在收購山西「金業」資產的百億併購案中故意放水,致使數十億元國有資產流失。微博內容當天被多家官方媒體轉載,但是,很快的又被相繼刪除。

據王文志舉報,央企「華潤集團」所屬的「華潤電力」,2010年以百億元的對價收購上市「金業集團」所屬80%的股權。而在宋林的直接指示下,「華潤電力」的收購資產評估比競爭者的出價高出50億元,並且違規提前支付收購款項,造成了數十億元國有資產的流失。

記者採訪了「華潤集團」及「華潤電力」的相關人員。

華潤集團梁先生:「對我們的聲譽,對我們的領導人。造出了非常不良的影響。」

華潤電力董事會辦公室人員杜女士:「我們華潤電力這邊也會儘快做出正式的回應。」

香港時事評論人士何亮亮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王文志是通過網絡舉報,這跟他在所屬報社發表文章,情況完全不同。

香港時事評論人士何亮亮:「我也了解到,這個微博其實後來都被刪除了。華潤是中國副部級的一個國企,王文志完全是個人的行為?還是他後面也涉及到官方某種的授權?一定是很高級的當局,下令刪除王文志的舉報的。宋林的問題傳出來,是不是有人要保護他?現在要看王岐山主持的中紀委要怎樣處理這件事情。」

其實,早在6月9號,署名「公民李建軍」的網友,已經在個人微博上實名舉報過宋林。此外,這位網友也曾在個人的新浪博客上撰文舉報宋林,但有關的博客帳戶已被關閉無法登陸。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記者通過網上檢索,找到了李建軍6月9號在微博上的舉報留言。留言說:對「華潤」董事長宋林實名舉報:這是一樁不該發生的交易——因領導被舉報受賄「同煤集團」52億收購方案流產,「華潤電力」閃電以近3倍價格接手,買下權證缺失的無效資產﹔據合同約定,不應該支付任何款項,卻已實際違規支付80.92億。

香港《蘋果日報》報導,「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與中共已故元老陳雲的女婿陳新華的關係非同一般。2001年,陳新華由「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副部長出任「華潤」董事長時,就重用了宋林﹔其後的幾年,宋林在「華潤」的五家上市公司中執掌過四家,被當成接班人培養。2008年,宋林終於接替退休的陳新華出任集團董事。

據了解,現為副部級的宋林,曾經在中共「十八大」上有機會躋身中央委員,但是由於他執掌「華潤一哥」後,被指態度囂張,行事霸道,引起集團前任及現任高層的不滿,最終無緣在「十八大」上更上一層樓。現更遭媒體記者實名舉報,前景難料。

香港作家自由撰稿人張成覺:「我想,《新華社》的記者裡面也有一些正直的人,但是這樣的做法肯定是有一定風險的。我覺得能夠揭發這樣的事情,本身也可以說是一個可喜的現象。」

近來,在中國,實名舉報者大多是媒體記者。例如,舉報重慶淫官雷政富的是原《南方都市報》的記者紀許光,雷政富已被判囚13年。而舉報前發改委副主任兼能源局局長劉鐵男的是:《財經》雜誌副主編羅昌平。劉鐵男也已被革職。

採訪編輯/常春 後製/蕭宇

官媒高調報毛長江游泳 引左轉質疑

16號,湖北武漢舉行第40屆國際橫渡長江活動。在報導這項活動時,大陸官媒罕見播出了毛澤東遊泳渡長江的歷史鏡頭。 1966年毛澤東在長江游泳之後,立即開始打倒劉少奇、鄧小平,並全面掀起「文化大革命」狂潮。官媒的這篇高調報導,引發外界各種揣測。

中共的喉舌之一《央視》電臺,在新聞節目中播出一段影片,作為報導武漢橫渡長江活動的新聞背景。這段影片長近4分鐘,講述前中共黨魁毛澤東1956年到1966年42次遊長江的歷史,裡面有毛的大量游泳照片和部分錄像。報導說,湖北武漢每年7月16號舉行的橫渡長江活動,就是為了紀念毛在1966年最後一次渡江。

與此不同的是,2010年《央視》在報導武漢渡江活動時,僅在體育頻道播出1分鐘節目,其中毛渡江的游泳鏡頭只有大約3秒,報導規格與今年相差很大。

毛澤東1966年在武漢長江游泳之後,便立即著手打倒劉少奇、鄧小平,全面推進「文化大革命」。此後,游泳渡長江也成為一種政治儀式。

美國「中國社會民主黨」中央委員會主持人劉因全:「現在還在去長篇報導這些問題、還在去頌揚毛澤東當年遊長江,這是很反常的。這顯示有一個團體想向左轉,想還是要回到毛澤東那個時代。」

大陸前《新華社》記者高瑜也談到,毛澤東當年為了鞏固權力,發起各種政治運動,大搞人民公社、大躍進,直至一手製造「文化大革命」,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

前《新華社》記者高瑜:「66年就是文革開始,所以也就是這樣了。就說明現在堅定不移的要把毛澤東的一切錯誤要抹過去,以求得當今中共政權的合法性。」

近來,大陸官媒在關於習近平「中國夢」的詮釋、廢除勞教制度等方面一直處於混亂狀態,左右兩派論戰不斷,被外界評為中共高層左右為難、進退失據。這其中,左派言論曾一度喧囂直上。

劉因全:「毛澤東的階級鬥爭為綱、發動文革、發動不明真相的群眾、特別是青年學生打倒政敵,這一套辦法有可能還會被使用。」

香港媒體引述中國「華東政法大學」教師張雪忠的話說,這段時間官方意識形態明顯左轉,毛澤東家鄉湖南的政法機關開會時掛出毛澤東畫像,中共高層也不斷使用毛時代的語言。張雪忠認為,中共新任領導層很可能想要通過左傾在黨內占有更多話語權,從而穩固手中權力,但這不會是另一次「文革」的前奏,因為時空環境已不同。

近期,中共高層不斷推出各種執政言論,包括:「前30年、後30年互不否定」、「中國夢」、「三個自信」也就是所謂「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等,來試圖為中共尋找執政合法性。

高瑜:「合法性就是:我們成績是偉大的,我們的道路是正確的,對人民犯下的罪錯是絲毫也不檢討的。」

7月11號,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重回30多年前起家的河北正定縣,並到有像徵意義的中共老巢——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村參觀,也曾引發外界關注。 《大紀元》新聞網報導,目前中共高層已公開分裂,習近平、李克強與江澤民派系搏擊升級。最令習近平頭痛的薄熙來案,最近更是風聲滿天飛。這對於習近平來說,將面臨一場政治上的「決戰」。在此背景下,習近平的西柏坡之行,有決心迎戰之意。

採訪/李韻 編輯/李謙 後製/葛雷

刺激文化市場? 電影審查舊規重提

中共國務院今年組建「新聞出版廣播電影電視總局」,中共黨媒週四公布了新的電影審查制度,其中「一般性劇本」審查將被取消,而其他出版、影視、新聞等領域,也釋放不同程度的監管權力。不過,這項所謂的新規定,2006年早已出臺。業內人士認為,中共面臨日益嚴重的經濟危機,而想利用文化市場刺激經濟,增加GDP,所以才「舊規」重提。

7月17號,大陸媒體公布了「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機構和人員的編製規定,其中列出了21條要「取消的職能」、8項職能下放事項、以及7項職能加強事項。

今年3月,中共新領導班子上臺後,進行所謂國務院大部制改革,重新整合後的「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職責也作出相應調整。在「取消的職能」中,包括取消一般題材的電影劇本審查,實行梗概公示。

實際上,這項規定在2006年6月22號實施的「電影劇本備案、電影片管理規定」中已有規定。但多年來,中共對電影的審查卻沒有絲毫放鬆。

北京藝術家、獨立製片人楊偉東因拍攝大型記錄片《需要》,而遭到中共當局的長期打壓。

北京藝術家、獨立製片人楊偉東:「它就說我採訪了很多敏感的人,說我們的訪談殃及影響到國家和政治的安全。它審查了我至少將近兩年了,甚麼結果也沒有。」

今年47歲的楊偉東,從2008年開始,將近3年時間,採訪了大約260名中國社會各界的人士,他希望透過訪談和記錄片形式,反映社會的價值觀,和人們對信仰、自由的看法。

而最近的規定說「取消一般題材電影劇本審查,實行梗概公示」究竟甚麼是一般題材?甚麼是特殊或敏感題材?對此,中共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界定。

楊偉東:「它沒有標準嘛,假使就是說,只要它涉及到它自己的利益的時候,它就說這個是敏感的(題材)。」

中共當局對電影導演的打壓、及電影題材的審查由來已久,大陸導演無不深受其害,敢怒不敢言。對於這項「舊規」重提,各界反應不一。

大陸詩人和文化評論家葉匡政指出,取消劇本審查這一點,看似寬鬆,但在審查成片時如果發生爭議,導演更無據可依了。

大陸詩人、文化評論家葉匡政:「並不是說它每一個審查禁令都是由某一個人,或者某一個最高長官,然後它經過系統周密的考查或者認證得出來的,但是因為一個禁令要出來的話,你必須要平衡各方意見,它可能就最後成了一個就大家不知道它背後究竟是甚麼邏輯。」

中國詩人李南:「我估計是,可能是有幾股勢力,完了以後互相妥協的結果。」

在中國,常年在中共嚴酷的電影審查制度下,敢於揭露真相的導演已不多,許多導演為了生存,早就習慣了自律。

原《河北人民廣播電臺》編輯朱欣欣:「中國的文化市場表面上看,轟轟烈烈很熱鬧,實際上質量低下,題材重復,都擁擠在很狹窄的範圍內,同時也束縛了廣大的文學藝術創造者的才能、才智得不到發揮,觀眾又不滿意,這樣的市場它必然是畸形的和萎縮的。」

六四前夕,北京的《紐約時報》特約攝影記者杜斌,因拍攝揭露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酷刑的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及《天安門屠殺》一書,被中共以「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罪名關押。目前,杜斌被取保候審。

對於這次「舊規」重提,朱欣欣認為,目前中共面臨著嚴重的經濟危機,想利用文化市場刺激一下經濟,增加GDP,但是,對於當局認為的敏感題材一樣還會被審查。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陳建銘

中共驅趕地主媳婦裸體衝鋒照曝光

微博上這兩天最火的照片是國軍74師51旅老兵在臨死之前公布的一張珍貴的歷史照片。

拍照片的時間是在1946年,介紹說是2.29會戰,這或許只是一場 小的戰鬥,但是這張照片記錄的卻是中共驅趕著地主的小媳婦裸體衝鋒,太驚人了。雖然這張照片保存的不是很好,但是仍然可以看到,前面幾個白白的身軀就是裸 體的地主小媳婦。後面土灰色的應該就是中共的士兵了。

中共驅使百姓衝鋒不是一次,而是經常性的戰術,單單國軍74師就不止一次遇到了。歷史學家辛灝年曾經在上個世紀80年代的時候,與中共濟南軍區 一位老軍官交談過。

這位老軍官跟他說了孟良崮戰役的一個悲慘的故事。 在孟良崮的山坡上,當中共軍第一次衝鋒的時候,國軍發現衝上來的是一群老頭老太太。國軍的機關槍手第一次掃射后就停止了,因為他不能拿機關槍去掃這些手無 寸鐵的老太太老先生們哪!辛灝年說,這些老人家都是中共認定的「地主富農反革命」!

中共第二次衝鋒上來的 時候, 機關槍手剛剛扣住扳機仍然不敢射擊。因為那是一群孩子,中共認定的「地主富農子女」。中共第三次衝鋒是一片白被單,正要開打的時候白被單沒有了,全是赤裸 裸的青年婦女,「地主富農」的女兒媳婦們。國軍把槍一扔,不打了,都是中國人呀。

老兵的照片正好和辛灝年說的第三次衝鋒情況相吻合。中共驅趕百姓衝鋒不光發生在華東戰場,在東北戰場,四平戰役、長春戰役都有證人證實了中共的無恥。 什麼叫戰犯?中共把這一概念與「成王敗寇」給混淆到一起了。

二戰結束之後,遠東軍事法庭把戰犯分為三類:

甲級戰犯是「破壞和平、發動侵略戰爭」

乙級戰犯 是「下令、准許或容許虐待戰俘或平民」或「故意或魯莽疏忽責任,未有阻止暴行」

丙級戰犯是「違反人道罪行」,多數指控實際執行殺害或虐待者。

國軍74師師長、抗日明將張靈甫在孟良崮戰敗自殺可恥嗎?他是敗寇嗎?不是。面對中共突破人類道德底線的戰術,他雖敗猶榮,他保住了人類的尊嚴,他是那場 戰爭的英雄。

根據國際法庭的標準,參与過國共內戰的中共將領就是三級戰犯的集合體。現在文明進步的標誌不是科學技術,是人類對於人權的尊重。中共不光是戰犯的集合體, 在中共建政之後依然殘酷迫害中國人。

二戰中德國希特勒是把人群分為種族迫害,把集中營變成了猶太人的人間地獄。

中共是把人群按照階級、信仰、政治理念分類,分批迫害,每次迫害5%到10%。 地主、富農、知識分子、資本家、和尚、道士和法輪功學員。中國大陸被中共變成了一個大的集中營。 希特勒帶給德國的是戰爭災難,幾百萬青壯年男子因為信奉希特勒而戰死。

人類對當年德國納粹黨徒的追查到現在都沒有停止。那麼中共的未來呢?中共的罪惡比納 粹更加多,單單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就是古今未曾有,國際上已經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相關文章
評論